公車政策上路滿兩個月 未來續辦可能性高

公車政策上路滿兩個月 未來續辦可能性高
適逢雨天,等車人潮撐著傘退進騎樓躲雨。(圖/謝昕宸攝)

 自8月12日起,為因應指南路交通壅塞及學生安全問題,萬興里里長詹晉鑒偕同政大學生會試辦為期三個月的公車站牌調整政策,至今已施行兩個月。對於政策目前實施成效,學生會會長白家嘉認為指南路的壅塞問題確實有被改善。

 文山區指南路由於路徑狹窄,加上設有密集的公車站牌,長期為交通壅塞所苦,萬興里里長詹晉鑒說:「像是全家前的政大站,每次在尖峰時刻都會塞滿,造成人行道上來往民眾的困擾。」此外,指南路上的車站距離本來就違法,站距低於《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三十七條中所規範的500公尺。學生會會長白家嘉還提到:「有時候公車會擋在路中間,大家在穿越馬路時,如果後面有摩托車鑽出是會反應不及的。」

 詹晉鑒認為目前為止的結果確實有達到當初預期中改善的程度。「其實在我上任前就對這個部分有所規劃了,」他進一步說明「所以也花了一年半在處理相關的配套措施,包括在『政大一』興建新的遮雨公車亭以取代『政大』等等。事實上有這些規劃之後,指南路的交通問題也降低很多了。」

 平時搭乘公車通勤的社會二曹馨云則坦承,雖然仍希望有政大站方便攔車,不過她可以因理解安全因素考量而拆除,但曹也提出疑問:「比較靠近橋的『新光路口』不是反而容易擁擠嗎?」因此,她個人較傾向取消「新光路口」站牌。而同樣是通勤生的政治二王緯騏認為,門前交通的問題確實有被改善,「但靠近麥側的『政大』站是造成政大門前擁擠的主因,這個問題可能就沒解決到。」

 針對各方意見,詹晉鑒回應:「其實跟拿『政大』跟『新光路口』相比,『新光路口』有容納人站的騎樓,但在全家前的『政大』就沒有這個空間,人一多就沒地方走了。」另外,儘管有很多人表示違停才是真正該解決的道路問題,但他表示由於指南路路寬11公尺,即便兩邊都有違停車輛,事實上還是有通行的空間。「另一方面的問題是,警員取締的人力有限,這部分也不是可以說解決就解決的。」

 目前政策試辦已邁入第二個月,白家嘉說,學生會為了解學生意見及後續反應,已釋出問卷調查,未來是否再做更動或繼續實施將參考問卷結果,而詹晉鑒則進一步表示若無其他意外,會續辦此項政策。

新光路口站牌前徘徊著大量等車的同學。(圖/謝昕宸攝)

 

記者/王昱翔、吳致亨 台北報導

播「種」未來 政大包種茶節科系博覽會今登場

播「種」未來 政大包種茶節科系博覽會今登場
1
特別搭起的充氣拱門,是訪客們前來打卡拍照的一大重點。(圖/孫晨哲攝)

 今(5日) 政大年度盛事包種茶節科系博覽會,在熱舞社精彩的表演之下拉開序幕。早上十點初開幕時,已經有許多來自不同城市的高中生慕名而來,擁擠地穿過包種茶的氣球拱門。各系攤位的人源源不絕,工作人員也都仔細為參觀者講解該系的內容和未來的發展方向,校園內充滿了熱情的音樂聲與到場學生和導覽員的交流聲。

  雖然自去年起,校方取消了各系的人氣競賽,不過各系仍使出渾身解數吸引到場人士前往個別攤位,進行相關講解與遊戲。放眼望去,各系攤位的佈置色彩斑斕,有別富特色。來自桃園縣治平高中的李登洲認為傳院的各攤位最為吸引,「傳院攤位的佈置很豐富,而且遊戲是電影配對,比較貼近我們的生活。」

4
傳播學院學生向高中生解說新聞系課程及特色。(圖/薛惟中攝)

 

2
穿著火紅的新聞系以「特技傑諾」為主題,搭配圓圈道具表演。(圖/薛惟中攝)

 

7
政治系以喪屍為主題,模仿喪屍發狂啃咬,吸引眾人目光。(圖/薛惟中攝)

 四維堂及行政大樓的前是主要表演場地,每當有節目進行,就充滿歡呼聲。來自台中市國立台中二中的何容瑄特別提到,企業管理學系的表演令她耳目一新,她指出「表演的男生有的穿西裝,有的穿西部牛仔裝,呈現了企管多元化的元素,也引起了我對企管系的興趣。」

 除主要表演與攤位外,英國語文學系、中國文學系、哲學系、傳播學院、商學院等均另有開設深度座談會,而民族系則在不同時段安排教授到攤位,親自解答學生的問題。傳播學院在下午二點的深度講座,吸引了不少學生前往,講座坐無虛席,在講座尾聲的問答環節,學生的提問更是接續不斷,許多同學皆表示,「聽到很多我想知道的有用資訊!」

 來自台中市私立曉明女中的曾雲雅表示,政大的商學院是吸引她從台中遠道而來的原因,其中政大國貿也是她的第一志願,而國際貿易學系的攤位也確實使她了解許多該領域的小知識。

 中國語文學系設置許願樹,讓到場學生掛上寫有自己名字的掛牌,祈求能順利考上政大。教育系則以人氣動畫片「動物方城市」中的主角公仔當招攬,吸引不少學生前往與之拍照。

5
中文系擺放盆景,不少學生寫下姓名及願望繫於枝頭。(圖/薛惟中攝)

 除了精心設計的佈置、遊戲之外,有些系更推出攝影道具給學生「打卡」,當中以商學院的規模最大,大樓門前以一整排介紹學系的「Ccard」照片吸引人潮。

6
政大音樂節於噴水池畔宣傳,只要拍照打卡即可乘坐池中的充氣船。(圖/薛惟中攝)

 國立蘭陽女中的黃婷鈺也表示今天場面很熱鬧,「整體活動的籌備不錯,但通道比較狹窄,來訪的人數又多,移動不便」,認為這方面可以再規劃好一點。此外,亦有家長認為講座地點的指引不夠清晰。

 

記者陳彩新、彭梓華/台北報導

打破校方「假友善」 學生團體要求掛彩旗遭拒

打破校方「假友善」 學生團體要求掛彩旗遭拒
%e5%90%8c%e5%bf%97%e5%a4%a7%e9%81%8a%e8%a1%8c%e9%9a%8a%e4%bc%8d%e4%bb%a5%e5%85%ad%e8%89%b2%e5%bd%a9%e8%99%b9%e5%a4%a7%e6%97%97%e7%82%ba%e6%9c%80%e5%89%8d%e9%a0%ad%ef%bc%8c%e5%b8%b6%e9%a0%98%e5%8f%83
同志大遊行隊伍以六色彩虹大旗為最前頭,帶領參與民眾開始遊行活動,現場氣氛非常熱鬧。(圖/黃堃睿攝)

 本屆同志大遊行在昨日29日於凱達格蘭大道舉行,多達八萬名民眾揮舞彩虹旗,高呼口號,表達對「 婚姻平權」的支持。而近年許多政府、學校等官方機構,也漸漸願意公開表達對性別友善議題的態度。然而,學生會會長朱晏辰,日前向校方提出在中正圖書館上升彩虹旗的想法,卻被副校長張昌吉以需尊重多數非同志人的想法而婉拒。

 朱晏辰於27日向政大校方提議,於校內升起彩虹旗,以對同志遊行表示支持或響應。而當時張昌吉向他表示,學校完全尊重學生想法,但張昌吉也提到:「研究統計數據顯示,同志的人數比例佔4.7%,我們應尊重95.3%不是同志的人的想法。」他認為不是政大內所有人都願意發聲支持。

 對於張昌吉所提的同志比例,朱晏辰表示不知情來源。「校方需要引用同志比例,來決定是否支持同性戀婚姻等價值,我認為是完全錯誤的觀念」他說。

 而昨同志大遊行當天,校內中正圖書館的確不見除國旗外的懸掛旗幟。

%e7%9b%b4%e5%88%b0%e6%98%a8%e5%a4%a9%e5%82%8d%e6%99%9a%ef%bc%8c%e7%b8%bd%e5%9c%96%e6%97%97%e6%a1%bf%e4%b8%8a%e4%bb%8d%e6%98%af%e5%9c%8b%e6%97%97%e9%a3%84%e6%8f%9a%ef%bc%8c%e6%a0%a1%e6%96%b9%e9%83%bd
直到昨天傍晚,總圖旗桿上仍是國旗飄揚,校方都無任何動作。(圖/周祐安攝)

 剛落幕的本屆同志大遊行,主題為「打破假友善 你我撐自在」,針對近幾年的性別議題聲浪做出了不同反思。除許多公益組織一同共襄盛舉,本校部分社團也出席遊行,如陸仁賈社與性別平等工作坊等。除遊行之外,國立東華大學Rainbow Kids同伴社團,也在上周四(27日)上午十點在校內運動場上升起「彩虹旗」,也象徵該校在性別議題上的不同突破。

%e9%99%b8%e4%bb%81%e8%b3%88%e5%90%8c%e5%bf%97%e6%96%87%e5%8c%96%e7%a0%94%e7%a9%b6%e7%a4%be%e9%80%a3%e7%ba%8c%e5%8f%83%e5%8a%a0%e4%ba%86%e4%b8%83%e5%b9%b4%ef%bc%8c%e4%bb%8a%e5%b9%b4%e4%b9%9f%e4%b8%8d
陸仁賈同志文化研究社連續參加了七年,今年也不缺席同志大遊行,勇敢爭取與自己相同族群的權益。(圖/黃堃睿攝)

 而對於學校拒絕升彩虹旗的事件,陸仁賈同志文化研究社成員張智翔也表示:「政大的行政單位在性別友善方面還可以改進。」他認為,在性別友善議題的實行上,政大還有待改進,如學校性別友善廁所的設置不夠實際、性平會過度被動,甚至有些教師在話語中會夾雜著一些性別刻板印象等,都是政大值得努力改進的空間。

 

記者李慈媛、簡毅慧/台北報導

蔣中正退居「幕後」 二二八野火共生展躍上檯面

蔣中正退居「幕後」 二二八野火共生展躍上檯面

fjxh2032總圖入口處,黑布遮去大半蔣介石銅像,布幕上題著陳黎的詩作〈二月〉。(圖/李承樺攝)

 昨日(25)於總圖蔣中正銅像前,出現一大片黑幕引起來往同學注意。原來此布景為配合昨日開展的「佔/戰空間───野火x共生展」而設置,而該黑幕上是以陳黎的〈二月〉這首詩,描繪出二二八事件發生年代的社會氛圍。本展覽由政大野火陣線偕同第四屆共生音樂節團隊,為期七天,展出二二八事件相關史料。

 「選這裡就是因為大家只要進入總圖即可看見,發現蔣介石的銅像被遮住、有一首陳黎描述二二八的詩,就有一種製造衝突的矛盾感,讓經過的人發現,這就是一個目的。」野火陣線社長政治二廖浩翔表示,若大家可以透過這樣的矛盾感去思考,這樣辦展的目的就達成了。

 「展期設定從25日至31日,也算是特別設計的。」他解釋,因為頭尾兩天恰好分別為國定臺灣光復節與蔣中正生日,藉此也作為某種層面上的「紀念」。

 為了舉辦這次展覽,野火在學期初便開始計畫,而在申請過程中其實並未遇到任何刁難,廖浩翔笑著說:「意外地,蠻順利的。」

fjxh2083野火陣線社長廖浩翔正說明此次策展目標及理念。(圖/李承樺攝)

fjxh2038 兩側牆面上大幅黑布展出二二八相關大事記,吸引觀展者駐足細讀。(圖/李承樺攝)

 除陳黎的詩句外,總圖大廳內兩側牆面的長幅黑布也相當引人注目。牆上詳細展出許多關於二二八事件的第一手資料,包括當時政府政策的相關文件、新聞報導以及眾多受害者的留影,都是時日橫跨至今的珍貴史料。

  「雖然在網路上有看到很多宣傳,不過我也是剛好路過才停下來瞄幾眼。」民族一郭昱岑認為:「我覺得還蠻好的,就是不用這麼激進的手段討論轉型正義。」

 政治一劉瀚中則說,他本身有讀過相關的議題,所以其實覺得沒有得到更多的資料,但他表示:「不過其實這就是比較簡介性質的啦,也算是蠻完整的了。」

 另外,野火陣線上學期於校務會議上正式提案,欲與校方討論「校園內蔣介石銅像存廢」議題,然而已過三次校務會議,都因議程拖延,而未有實質討論。廖浩翔表示,希望可以透過這個展覽讓校內同學更多關注以及討論校園空間轉型正義,進而推進在校務會議上的成果。

記者吳致亨、胡宇鈞/台北報導

行政大樓工程恐得再等等 拼107年完工

行政大樓工程恐得再等等 拼107年完工

 當前多數政大學生,恐都沒有在行政大樓右側騎樓搭乘校園公車的經驗,因為民國102年起行大外圍便因工程圍起了綠色鐵皮,至今三年過去了,不少學生想問:「行政大樓的工程何時才會完工?」

img_0155

行政大樓外側圍滿施工警示牌與鐵皮。(圖/黃堃睿攝)

 102年政大行政大樓爆出經檢測混擬土中氯離子過高,俗稱「海砂屋」,恐影響建築結構,且建築外牆磁磚有剝落狀況,校方為維護來往師生安全,圍起鐵皮,而原先在行大右側等公車的隊伍,則移到對面風雨走廊。

 英文教育研究所碩一宋欣倫回憶,「以前雨天在行大等車比較不會被雨淋到。現在在風雨走廊等車,除了兩路排隊等車的人,隊伍中間還有往來的行人,也就是人潮擁擠的時候,會有四行隊伍擠在風雨走廊。」

 自從立起鐵皮和警示牌後,連帶行大前無障礙人行坡道也被封住,對此中文四吳婉寧則說,「之前受傷坐輪椅時,第一次進入行大,還是我自己拄拐杖慢慢走上去,再請同學幫忙搬輪椅進入。」後來她得知,可以從一樓停車場的坡道出去就好,「可是畢竟那邊出去就是車道,輪椅走那邊要注意來車,還滿可怕的。」

 行政大樓外側封閉至今,造成部分學生困擾,也不少人質疑,維修工程遲遲未有進度。

 「圍起來不代表工程開始,有很多前置流程持續在進行,可能是因為圍起來才造成同學誤會。」總務處營繕組技士陳郁蕙表示,目前維修案正在國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簡稱國震中心)進行審查,預計今年10月審查完畢,希望明年1月發包工程,最理想狀況107年完工,整體費用應落在八千至九千萬。

img_0150

無障礙斜坡因在封鎖範圍內也連帶無法使用。(圖/黃堃睿攝)

img_0149

外牆磁磚已有脫落現象。(圖/黃堃睿攝)

 根據102年5月校園規劃及興建委員會(校規會)紀錄,校方早發現「行政大樓立面、中庭外牆及入口挑高門廳樑柱多處結構剝裂、粉刷面層鼓起(膨拱)」,經檢測氯離子過高,易造成鋼筋腐蝕,對混凝土產生擠壓,因而造成外牆剝落、鋼筋外露,嚴重可能損害結構。然而,現有商用方法無法根治,行大經技師判斷未有立即危險,故採「結構補強及擴柱方式」延續建物使用期限。

 陳郁蕙解釋,只要氯離子沒有惡化,建物不要滲水,便不致有太大問題。之前已針對屋頂、中庭漏水狀況進行補強工程,這次目標在於結構補強與修復,外牆也屬於本次工程範圍。然而,前置流程繁雜,得先歷經勞務委任發包、評選建士、選擇工程工法,前述皆完成後才能招標、發包工程,最後才進入施工階段,才會一拖三年多。她澄清工程皆按進度進行,並未如外界想像沒在動。

 政大歷史悠久,不少建築屋齡已高。經校規會103年全校建築體檢結果,全校建築分為三類:第一類即須辦理整修,包括自強一至三舍、傳播學院、國際大樓、藝文中心、莊敬九舍、行政大樓等;第二類建物已超過使用年限需要進行耐震詳評,包括果夫樓、志希樓、四維堂等;第三類則為其餘建築,皆應定期辦理檢測。

 陳郁蕙表示,所有建築物皆已完成耐震評估,共計六棟建築需辦理整修,除了行政大樓工程仍在持續,其餘五棟皆已完成,請師生不需擔心。

特約記者陳品丞、記者阮怡婷/台北報導

攝影圖輯/「梅姬災情回報站」特別企劃—災後校景紀實

攝影圖輯/「梅姬災情回報站」特別企劃—災後校景紀實

27日(二)梅姬夾帶豪大風雨席捲全台,政大校園內也傳出不少災情。宿舍玻璃門因狂風而破裂;部分寢室房內淹水成災;校園街道上佈滿殘枝落葉;街燈、行道樹、警示號誌牌、道路反光鏡都被連根拔起,有的甚至倒塌在汽機車上,造成車主財務損失。28日(三)風雨停息後,學聲攝影記者孫晨哲於下午四點拍攝這一系列影像,簡單記錄山下校區的災況。

最近兩、三天以來,多處設施損毀都已見修復、整理,如果目前仍有受損之設施與或物件未經通報處理,可參考學生會提供的救濟途徑(https://www.facebook.com/NCCUSA4U/posts/1125624800825499)逕行報修。期盼藉此能將梅姬所帶來的損失降至最低,也能讓校園盡早恢復正常運作。

 

封面故事╱沒有名字的人

封面故事╱沒有名字的人

_CT_1821


 政大人熟知的
搖搖哥始終是個爭議人物,他的去留與否總引起論戰不休,今年甚至因強制送醫登上媒體版面。然而,關於他的謎團從未解開,甚至少有人知道他的姓名,只用搖搖哥稱之,忘了這個我們最熟悉的陌生人,也有一段故事。

沒有名字的人

 你或許常在政大校園或指南路上看見他,他腳踩離奇難測的步伐,以一種怪特的舞姿與世界溝通;有時兀然定格,有時碎步前行,雙手晃呀晃的,嘴裡喃喃自語些聽不懂的話,下一秒又突然放聲狂笑。

 他的服裝透露他的身分:拖鞋上總綁縛塑膠袋做的長條彩絮,雖然都已烏黑不堪;他的頭髮與鬍子,讓他彷彿以一種原始的形貌示人,眾人可能厭惡他髒亂的外表,或恐懼他難以預料的動作,總加快步伐繞道而行。

 中午時刻,人來人往的麥側,學生或單或群,穿梭於人車爭道的指南路二段,誰也不會為他停下腳步,頂多瞥幾眼,他就像人流中的孤島,兀自跳著無人能解的舞步,因而被學生取了個「搖搖哥」的稱號,多數人也都這樣稱呼他。

 所有政大人的記憶版圖裡,總有那麼一塊住著他,我們對他如此熟悉,卻只有各種流言蜚語拼湊出他的樣貌,就算知道得多一點的人,大概也僅限於他姓丁,是已故會計系教授的兒子,除此之外再別無所悉。

 他是一個沒有名字的人。

 數月前,他因被北市政府與政大駐警隊強制送上救護車就醫,一夕躍上新聞版面,有關他的校安與人權議題再度鬧得沸沸揚揚,風頭一過,他再度被遺忘在你我身邊。他是誰?他從何來?他是如何的一個人?少有人知。 

陌生的家庭與背景

 搖搖哥,姓丁,名家楓。

 丁家楓,如此詩意的名字,似乎與我們理解的他有些差距。父親是已故的政大會計系教授;丁在家中排行排行老么,上有四個哥哥,然而大哥與二哥已各奔東西,離開台灣。過去雙親仍健在時,四哥原與家楓感情最好,後來據傳因投資失利,現在也不知去向,剩下三哥照料他的生活起居。

 「他從小在這邊長大,已經把政大當自己家了。」駐警隊長蕭敬義說。丁家楓小學念政大實小,生活圈一直在附近,政大對他而言再熟悉不過。蕭敬義表示,當年丁家楓是「飄撇(phiau-phiat,瀟灑)少年兄」,雖然只念到高中,但因父親寵愛,出手大方、為人闊氣,一有錢就到艋舺(台北市萬華區)與朋友一起花銷遊樂。

 然而,後來他染上毒癮,開始吸食強力膠,精神狀況也變得較不穩定,也曾因此有些前科紀錄。但蕭敬義再三強調,近年來他從未傷害過人,僅有偶爾會有騷擾學生的情事,「我就會跟他說,你不可以再去嚇女同學。」另外當他破壞學校公共設施時,蕭敬義也會警告他:「這樣做我就不讓你進來。」

 其實起初他只是常常出入校園,不打擾任何人,在裡頭享受政大風光,偶爾還會跑來駐警隊和隊員聊天,笑那些結了婚的人,可憐他們要努力工作養家,不像他可以活得自由自在。看著駐警隊辦公桌上掩過頭的文件堆,或許他說的還真有點道理。

 父母過世後,三哥在新光路上幫丁家楓安排了一間屋子,起初會邀他到家中一同吃飯;隨著他的精神每況愈下,不僅與三嫂起爭執,甚至三番兩頭到三哥家中大吵大鬧,三哥不得已,只好拒他於家門外,但仍然每天送飯到他家門前。

 丁家楓偶爾會向蕭敬義借些錢買食物,或到政大附近的店家討食物吃。新光小吃店的小老闆就說,他會在肚子極餓時要碗魯肉飯吃,「他總說有錢了再還我們,接過魯肉飯還會說謝謝,算是客氣。」麥側旁的修鞋阿伯謝品印回憶當時情景,感嘆地說:「以前還很正常,甚至可以跟我們正常溝通,是裝模作樣吧!                        

 約莫六年前,丁家楓忽然不再拜訪駐警隊了,「起初我覺得他可能只是怕自己沒還我錢才不敢來見我吧!」蕭敬義說。不過漸漸地,他發現似乎沒那樣單純,話不聊了、也很少見面,後來才得知他常在半夜開音響到最大聲、敲打地板、水龍頭不關,有次還差點引爆瓦斯,鄰居不堪其擾而找上三哥,但三哥也只能道歉、規勸,一點辦法也沒有。

 最後一怒之下,三哥決定將房子斷水斷電,讓丁家楓無從再叨擾鄰居。

01

16

 

斷了線的生活

 白日我們總能看到在校園遊蕩的丁家楓,但晚上的他去了哪裡呢?在資訊大樓啜飲晚風後的他,是否有個遮風避雨之處?我們循著指示,前往探訪他位於新光路上的住處。

 丁家楓的住家樓下,周遭環境其實與一般住宅區無異,只有三樓顯得突兀。抬頭一望,幾個已經折損的曬衣架沒吊著任何衣物,微風吹過輕輕地晃動,鏽蝕的鐵窗已看不出原本的顏色。

 我們在公寓樓下徘徊了一會兒,引來附近居民的好奇詢問。「你們在拍什麼啊?」一位中年男子問,語氣中帶有些懷疑,經過我們的解釋,他沉默不語,匆匆離去,似乎不願與我們多談。

 隨著狹小的樓梯向上走,我們找到丁家楓的住處,輕輕推了下大門,一碰就開,但我們不敢踏入,只在門口向內探望。他門前的電線已經被扯爛,門鎖早已不堪使用,屋裡散發出各種惡臭,一部分是尿騷味、一部分源自陽台上堆積如山的垃圾,破爛的家具倒在地上,汙損的地板讓整間屋子顯得髒亂。

 蕭敬義告訴我們,以前社會局還會定期請人前去打掃,只是丁家楓會將門反鎖,不讓清潔隊員進屋,就算打掃乾淨了,過沒多久又成老樣子,髒亂的環境令他也不喜歡回去。

 但,丁家楓不回家的理由還有一個。

 據說有位丁家楓的好友在家中不幸發生意外,從此鬧鬼的陰影便籠罩著房子。據蕭敬義說,為了鎮煞,房子裡還有一把刀子插在桌上,「即便我不太信邪,但我仍然覺得那邊真的有些陰沉。」蕭敬義沉重地說。

 與其說房子散發生人勿近的氛圍,倒不如說這裡著實成為一座廢墟:髒亂的環境加上揮之不去的陰影,丁家楓不願、也不想回來;因此從小就習慣的政大校園,最終成了他唯一的去處,夜晚他便隨意躺在校園一角,說什麼也不願「回家」。

 同時間,不回家的丁家楓誤被通報為失蹤人口,被取消社會局的中低收入戶補助,唯一的生活津貼沒了也就沒了三餐;現在就算你主動給他食物,他也僅會看都不看地掉頭就走。他只願意在垃圾桶裡「喀啦喀啦」地翻找,用滿是汙垢的竹筷在翻找那些食物殘餘果腹。

 兄弟不和、餐風露宿、三餐不繼,加上年輕時的糊塗,他的精神狀況每況愈下,這些都看在蕭敬義眼裡,「我不在乎他有沒有還我錢,我只在意他有沒有吃飽而已。」回憶起這段往事,蕭敬義言談中隱約流露出無奈與擔憂。

 

自公寓一樓向上看,可見陽台充滿垃圾。
自公寓一樓向上看,可見陽台充滿垃圾。
由地上散亂的垃圾與家具,可見搖搖哥住處髒亂。
由地上散亂的垃圾與家具,可見搖搖哥住處髒亂。


強制送醫的決定

 三年前,丁家楓被附近居民通報,遭到強制送醫。

 他離開政大的三個月,醫院給他飲食、要求他先吃藥才可以吃飯,精神狀態因而逐漸好轉,如同萬興里里長詹晉鑒所說:「他不是不能好轉的,只是一定得吃藥。」治療結束後,醫院評估狀況還算穩定,讓他出院,但希望他能定期回診及吃藥。

 政大學生交流版上流傳幾張與他的合照,其實就是當時治療後所攝,照片裡的他笑得可開懷了,衣著整齊,據聞還很有禮貌地與學生攀談。詹晉鑒說,雖然他看似總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其實他很享受閃光燈下的簇擁,仿若此時才擁有凡間的快樂。

 然而,面對醫生按時服藥的囑咐,丁家楓並沒有照做。

 「他都跟我說好好好,結果藥還是全部被丟在垃圾桶裡!難怪他這幾年情況越來越差,連我跟他說話都不理我了。」蕭敬義無奈地表示。時間一久,沒有吃藥的他狀況再次惡化。

 社會局及衛生局一直都會定期派訪視員追蹤丁家楓的情形,隨時回報給院方。今年年初,丁家楓的主治醫師認定他的狀況不甚理想,即使尚不到強制送醫的程度,仍希望他能回醫院接受治療,因此社會局早準備好輔導就醫的公文,他再次被送進醫院。

 當時內湖女童割喉案弄得沸沸揚揚,時機十分敏感,員警及衛生局人員抓住他的雙臂、將他架上救護車的畫面被拍了下來,丁家楓在社會的「好心好意」下,成了市長柯文哲口中「感人的故事」,卻引來外界一片撻伐,不少人權團體連忙連署,要求法院進行提審。

 不管如何,強制送醫對丁家楓而言,肯定不是什麼舒服的事。當時丁家楓是在醫院用視訊接受法官訊問,看見螢幕上法庭的嚴肅,丁家楓似乎緊張了起來,連連問「我被告了嗎?」、「我有犯法嗎?」法官雖然盡力解釋提審的意義,但那些法學專業術語,終究無法安撫丁先生的恐懼。

 「我想回家、但也想住院。」說詞反覆的丁家楓,或許是法庭壓力讓他語無倫次、也或許是他真不知該如何選擇,就算院方給予他良好照顧,他仍想投奔自由的懷抱,矛盾與衝突讓他不知如何作答。

 「還是出院最好,經濟能力的部分,自己再想辦法。」最後丁家楓明確表示他的決定,醫院隨即為他辦理出院,隔日便有學生再次於政大捕獲他的身影。

 蕭敬義仍然擔心他的狀況,「把他送過去,這樣子對他比較好,否則一直翻找垃圾桶、不清理自己可能只會讓他的狀況越來越差。」新光小吃店老闆娘的兒子說,丁家楓以前會暴露下體,四處便溺,時好時壞「每次他從醫院回來,就會正常個幾天,但馬上又發作了。」

 面對這樣的惡性循環,詹晉鑒說,希望能讓丁家楓每天到里長辦公室拿藥和生活費,但前些日子記者為了逼三哥出來說話,弄得三哥心中壓力很大,里長一時半刻也不好向他提及這件事,只得慢慢等,等待一個無人把這事放心上的時機。

 衛生局則表示他們會持續地追蹤,但堅持不透露丁家楓狀況,他們仍再三向學生警告,接近他時還是要小心為上,除此之外就是嚷著一些「依法辦理」的官言官語。

 麥側的鞋匠謝品印也曾試探地問他,那裡有得吃、有得住,為何不去?丁家楓只拋了句:「既然那麼好,你自己為什麼不去?」說完,他便兀自走了。

人來人往的風雨走廊也經常可見到搖搖哥的身影。
人來人往的風雨走廊也經常可見到搖搖哥的身影。

 

丁先生的真實身影

  這天,我們在校園中尋找他的蹤跡,來到麥側,他卻不在那兒,原來是他的舞蹈已經帶領他到噴水池去了。他的膝蓋抖動著,說是踢踏舞也不像是,好似摻了不知名的舞蹈風格,氣溫在五月的燠熱後轉瞬下滑,他身上多了件好看的外套,可跟這舞姿沒什麼搭調。

 想到丁家楓也是嗜菸的人,為搭訕他,還刻意找了有菸的同學想請他抽。正面接觸之前,我們與他同行一段路,沒敢太靠近;這幾步路的距離並不如想像中短,我們鼓起勇氣,與他搭話。

 「你欲呷菸否?」我們操著不太輪轉的台語問他。

 「不曾。」怪哉!明明是支菸槍,居然回答不曾抽菸!

 我們討論了一會,心想這大概是被拒絕了,但態度也不很明確。就在討論時,他幾次將眼神投向我們。衝他這樣的反應,我們想再嘗試,跟在他身後若無其事,又走回熟悉的麥側。

 「阮想欲擱你……」

 話沒說完,他突然大吼:「恁哭么啊!幹恁娘咧!」然後又開始面著牆壁,跳起自己的步伐。

 那天再更晚一些,我們走在指南路上,目睹他撿起地上的菸屁股,用自己的打火機,抖著腳吞雲吐霧。也許是早已忘記如何與人溝通,除了逃避與怒吼,他也不知如何是好,又或是那道防衛的高牆,在幾次「強制送醫」以後更加堅固。

 多日後,我們某次在買飲料時,忽然覺得背後一寒,回頭一看,原來是丁家楓的「無言凝視」;他熱情的眼神中,帶有一絲戲謔,看到我們驚恐的神情時,露出一抹微笑。私自猜想,這或許是他的惡作劇,可能上次被他記住了,或他本來就會開學生玩笑,他也有屬於他淘氣的一面。

政大音樂節時,搖搖哥於操場上慢跑。
政大音樂節時,搖搖哥於操場上慢跑。


如果他堅持踏著他的步伐……

 他的歌聲成為嘶吼,蛇行的步伐搖搖晃晃,常人眼中的「怪異」行徑對他而言再日常不過。或許是對他的無知造成的恐懼使然,多數人經過他身邊時一個側身,拉開了距離,少有人認真地認識這位住戶,當校園安全與人權相互拉扯,身為主角的他,不曾理會這些喧囂,仍自顧自地遊蕩著。

 在他愈加空白的神情下、在我們的仇視與害怕背後,或許有什麼持續地崩壞。我們能否相信,經過這幾年的紛擾,丁家楓的病情終會好轉?我們能否期待,某天他可以尋常地與學生開開玩笑?在麥側、噴水池、商萊,在你我都可能走過的角落,他依然激情或平淡地獨自嚷嚷,仍在歌頌、仍在舞動,仍在注視著這個世界。

記者╱吳品杰、高鉦詠
編輯╱劉映彣、吳柏萱、黃翊庭、詹蕣瑗
攝影╱黃堃睿、許閔淳、孫晨哲

(本文刊載於第16期政大學聲)

畢業快樂!歡送104學年度畢業生 

畢業快樂!歡送104學年度畢業生 

政大今(5 )日舉辦104學年度畢業典禮,校園處處可見穿著學士服、拿著花束的身影。上午首先登場的是商、外、傳、國、教育學院。校長周行一以愛因斯坦名言「不要只為成功而努力,要為做一個有價值的人而努力。」鼓勵學生,強調「努力把才能用在有興趣的地方一定會成功。」

104學年度畢業生將學士帽拋向空中,慶祝畢業。(圖╱羅紹文攝)
104學年度畢業生將學士帽拋向空中,慶祝畢業。(圖╱羅紹文攝)

各院畢業生在管樂團的演奏中,一一由司儀唱名,並從院長及校長手中接過畢業證書,劃下人生中的里程碑,邁向一段嶄新的旅程。

中場休息由政大交響樂團帶來日劇《篤姬》主題曲,振聲合唱團則以無伴奏方式高歌〈Viva La Vida〉、及結合歌唱與口技的〈對你愛不完〉,以優美的歌聲歡送畢業生。

財信傳媒董事長,企管系校友謝金河憶及大學時光,他直言:「人生最美好的時刻就在大學四年!」他祝福畢業生們能找到自己喜歡的事,投入自己喜歡的工作,並以”Stay hungry, stay foolish.”的態度面對世界。

畢業生致詞代表由英語系王鐿婷擔任,她不僅回憶在政大生活的點滴,也對同窗四年的同學及師長獻上誠摯感激,更對畢業後的自己有更高的期許。

典禮尾聲,由校長傳遞聖火給五院代表,並一同點燃象徵希望的火炬,升起明亮的天燈,期許畢業生的未來一片光明,為上午場的畢業典禮畫下句點。

「坐了很久!」資管四徐振哲表示,畢業典禮是難得的經驗,因此報名參加,但領完證書之後便枯坐許久。會計四僑生,譚的妮和爸媽一同出席畢業典禮,她對黃達夫演講中的”What’s the meaning of life?”印象深刻,但同樣覺得典禮流程太過緩慢,讓她一度懷疑能不能中途離席。

就讀東亞所碩士班的鍾員郡則對畢業典禮感到新鮮,他笑說:「有重回學士班的感覺!」,但他覺得一一授證的方式太過冗長,希望能夠再簡化程序。由於東亞所的上台順序較後面,因此他在典禮前半部便先行離席。

下午場文、理、社、法學院的畢業典禮則於14:20開始,儘管中午開始飄起小雨,卻絲毫不減畢業生們的喜悅之情。

裝置藝術打破禁忌! 性平坊「陰道走廊」引關注

裝置藝術打破禁忌! 性平坊「陰道走廊」引關注

風雨走廊成陰道?性別平等工作坊今(12)日上午七時布置裝置藝術,希望促進觀者討論平日華人文化中,遭禁語的女性性器、性及生育議題。

「大家都是從媽媽的陰道裡出來的,有什麼好不能講的?」性別平等月總召邱婉婷表示,受華人文化影響,女性性器在社會中被討論的機會遠低於男性,如許多人知道男性如何自慰,但女性如何自慰卻顯得神秘,然而卻有不同民族十分尊崇「生育」,甚至將張開胯下的圖像擺在禮堂;她強調,此裝置藝術不僅要讓大家了解陰道外觀,更希望挑戰大眾對「胯下」、「陰道」的貶抑思想,表達「通過陰道」就如通過走廊般日常。

 

DSC_0888

性平坊社員布置過程。圖/胡景月

DSC_0846

陰道走廊引人注目,路人好奇駐足。圖/胡景月

DSC_0916

性平坊在風雨走廊裝設「陰道」裝置藝術,衝擊視覺,引發討論。圖/胡景月攝

DSC_0874

性平坊在風雨走廊裝設「陰道」裝置藝術,衝擊視覺,引發討論。圖/胡景月

► 性別平等工作坊活動聲明稿:https://www.facebook.com/nccugender/posts/524208301115274

搖搖哥突遭強行送醫 北市衛生局:有醫療需求

搖搖哥突遭強行送醫 北市衛生局:有醫療需求

只要是政大師生,都知道校內有一位丁姓男子,精神不穩,平日蓬頭垢面,常在校園中手舞足蹈或歌唱,因此被暱稱為「搖搖哥」。今(31)日中午,他卻無預警地遭文山一分局警察、消防人員及政大駐警隊攔下,強行送醫。

根據學生拍下的影片,丁姓男子於過程中數次掙扎,並質問「我甘有安怎哩係勒衝三小」,而警消人員則回應是「為了他好」,駐警隊隊長蕭敬義數次要求圍觀學生不要拍攝。醫護人員推出擔架,並強行將丁姓男子以紅色套環固定手腳,最後將他推上救護車,帶離政大。

搖搖哥1

據晚間北市衛生局新聞稿說明,丁姓男子為定期照護個案,今日訪視過程中經校方得知他疑似多日未進食,是故會同警消將其送至醫院檢查,經評估後認為實有就醫需求,而丁姓男子也已同意就醫,目前在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住院觀察。

殺童案發生不久,時機敏感,法律系副教授劉宏恩在臉書上批評,昨日才呼籲衛生福利部不應修改《精神衛生法》,讓警消人員能直接將「疑似」有危險的精神病人強制就醫,沒想到北市府今就「上街亂抓精神病友」,令人感到更害怕。

丁姓男子其實並非第一次被強制送醫。103年9月文山健康中心、文山社福中心、以及台北市立松德療養院醫師就曾來會診,判斷他病況嚴重,長期未清潔身體,還會從垃圾堆翻食,已達送醫標準。雖然丁姓男子同年11月回到政大,但有關他的爭議仍時有所聞。

然而,多年來除了偶爾有學生表示受到騷擾,並未傳出丁姓男子主動攻擊他人,多半只是在校園內及周遭閒晃,多數政大師生對他早已見怪不怪,不少學生也曾有與他交談的經驗,校方雖曾開過多次會議,皆因沒有證據他有攻擊性,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衛生局表示,若精神病人無法自理,基於關懷及保障病人權益與健康,皆會予以協助,今日送醫過程可能因有警消在場而造成誤會,日後將加強送醫時的溝通說明。

(記者陳品丞╱台北報導)
(圖╱截自影片)

北市衛生局新聞稿說明:http://goo.gl/WuEPG2
送醫影片:https://goo.gl/nlBKZ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