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19983_1757055994527982_424180835199209282_o

四合一選舉/正副會長參選人:林富睿、林辰奕專訪

會長候選人林富睿、副會長候選人林辰奕

13119983_1757055994527982_424180835199209282_o

Q:請簡單說明一下參選學生會長的動機?

A:擔任學會權益部部員時,有件事對我啟發很大——安九熄燈事件。在與校方協商時,我才發現學生會可以做更多這種讓學生有感的事情。學生會似乎比較少關注這些生活上的議題,像是這次的熄燈、宿網、熱水等,反而耗費很多人力在蔣公、校歌等議題,相對這些我比較認為是「高空」的事情,我會更關注在改善生活品質上。

Q:對你所認為比較「高空」的議題,如英畢門檻、ETC、蔣公銅像或校歌,有什麼想法嗎?

A:我們當然也會關注這些,但老實說部分學生平常要忙自己的事,像之夜、跳舞等,所以比較不會關注什麼ETC、課程精實等,因此政見裡有「全民部員」這項。由於上學期權益部人手不足,讓我進一步思考,為什麼要區分權益部部員跟學生呢?「全民部員」的構想,譬如我在交流板招工,對這個議題有興趣的學生都可以進來社團一起討論,開放讓大家當權益部部員,讓大家有權利能跟校方開會,擁有發言權。學生可以把權益部當作一個平台,而不用委託社團發聲,來權益部就好了。

a-9

Q:接下來想針對政見做詢問,像是學生會透明化這項政見,可以說明一下嗎?

A:因為我一直覺得大家可能不知道學生會在做什麼,但其實我知道學生權益部很辛苦,譬如我們每周都需要開例會。我認為我們可以整理例會內容,並公開讓學生知道我們的作為,變成一個玻璃櫥窗,不管他們要不要看,我們就是公開的。再來我也會寫會長日誌,希望能更貼近學生,達到學生會和學生站在一起的這個目標。

Q:可以說明一下學生會會費退費這項政見嗎?

A:首先我們要釐清到底為什麼要收學生會費,我認為這像是基金會的概念,如果大家能認同學生會,就不會要求退費。我提退費的這個政見看似矛盾,但我是想透過退費的這個過程,讓學生思考學生會費的意義,如果真的想退費的我可以退給他,但是最後希望能喚起學生思考這件事。

Q:政見中有幾個有趣的概念,其中政大制服日還蠻特別的,為什麼想辦這個呢?

A:我不希望我們學生會總是辦像政大之夜這種活動,學生可能來聽聽音樂吃個東西就走了,沒有真的參與的感覺,所以我想讓學生有參加感,在制服日前一個禮拜可能從家鄉寄制服上來,一早起床能穿制服參與這個活動。

Q:但制服往往被批評具有威權意味,以及個體性或特殊性被一致化的象徵,在一些廢除制服的聲音下,你要怎麼回應將制服帶回大學的反對呢?

A:我非常認同這件事,但不可否認的是我們高中的確穿制服上學,我想緬懷的是上學的記憶這塊,而不是歌頌權威的力量。再來我希望讓這個活動能更輕鬆,所以想配合一些主題周,譬如告白周或青春周等,也可以選出最具特色的制服,可能有些人覺得制服是威權化的象徵,但有些人不覺得,希望藉此在面對制服日這件事情更輕鬆。

a-20

Q:體育友善空間的政見是被什麼激發的呢?對體育館的整修有什麼看法?

A:這大部分是由辰奕構思的,我們希望在棒球場及籃球場中間能做個飲水設備,不然放置水桶也好,不然每次運動時都要走到體育館或是綜院裝水,我們希望學校能正視這個問題,當然我們也在查詢一些水利法之類的。

校方雖然有替代方案像是四維堂之類的,但我覺得那遠遠不夠,所以我想活化校園閒置空間,像是井塘旁邊以及百年後面的停車場等,不只球場,也能開放其他活動,像是種菜等。最後是希望能辦理一個各系隊的場協,雖然系隊很多,但若使用時間能錯開,就能將場地做充分的運用。

Q:最後能說一下對於這次選舉的期待嗎?

A:我們這次是希望能增加投票率,輸贏其實我沒有很在意,而是希望能讓學生注意到這些事情,也希望能有更多非學生自治典型的人的新想法,不是說資深的人不好,而是像辰奕就能看到一些比較不同,但貼近學生的想法。

(文╱阮怡婷、李宜蓁)
(圖╱許閔淳攝)

* 候選人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nccuvoteforlin/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