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在收看他們的頻道──合作影片:在政大最幹譙的事

五位政大校友Youtuber:Howhow、小熱唱、易開罐、黃大謙、Tiffany與政大學聲記者的對談現場/圖:黃堃睿攝

 以下由下列稱呼表示:陳孜昊(稱為HOWHOW)、王彥之(稱為小熱唱)、張佑僑(稱為易開罐)、黃大謙(稱為黃大謙)、劉昱廷(稱為Tiffany)、政大學聲(稱為學聲)。

影片靈魂:拍片題材

學聲如果想要嘗試不同風格,如何取捨跟原頻道的差異?

易開罐:我覺得(嘗試不同風格)還是要跟原本的風格連結,不能原本是教英文,突然變教煮飯。

HOWHOW:你是說阿滴嗎?(眾笑)

易開罐:對,就是要跟原本有連結性。

小熱唱:我覺得其實主要是要有個人的風格,可能阿滴平常教英文也很認真,煮飯也很認真在教英文之類。如果是我,我還是會想像他人的期待去做,以免引來留言自己看了又難過。

Tiffany:可是像之前我聽阿滴說,劉沛他的頻道做Pokemon Go,YouTube的演算法會透過關鍵字來推薦他的影片。但是當他拍了Vlog,觀看人次就少了相當多,因為YouTube不會推薦他Pokemon Go以外的影片。就變成說即使你的新題材觀眾接受,但還是很難吸引新的觀眾。所以現在很多YouTuber以原本的頻道來做不同主題的影片。

黃大謙:可能也是因為台灣沒什麼人在拍Vlog,也比較少人看,我覺得台灣最近才開始有人在做(Vlog),像聖結石,可能這個風氣之後才會慢慢起來。

HOWHOW:我有拍美國行的Vlog,但觀看人次很明顯地不高,因為比較無聊,只有真的比較核心的觀眾才會想要看,畢竟我沒有特別set梗,只是記錄生活。而且Vlog做起來蠻累的,原始檔有一小時但只能剪成10到15分鐘,投資報酬率不高,所以之後就不做了。

學聲當影片拍出來不符合觀眾口味時,如何調適或拿捏心態?

HOWHOW:第一要看自己喜不喜歡。如果今天只是譁眾取寵,但自己拍了不開心,我覺得這無法長久。要拍喜歡的東西才有動力跟熱情持續下去。第二的話是,合不合觀眾胃口是要慢慢調的,要調到觀眾喜歡自己也喜歡的平衡點。

易開罐:我也是以做自己喜歡的為主。如果觀眾不喜歡,我也會很開心。反而最怕沒有給任何反應的觀眾。

Tiffany:如果大家意見都走向同方向,而且數量足夠成為客觀的意見時,我覺得是可以採納的。就像我之前有被網友說聲音很做作,但是我覺得我本來就這樣,又不是做作。可是後來發現越來越多人反應這件事、身邊的朋友也說,所以我才重新訓練自己好好說話。

學聲:如何看待酸民或死忠觀眾?

小熱唱:酸民的批評的話,我當然還是會在意,但其實有些人批評就是要顯示自己高人一等,像我自己滿喜歡的音痴急診室系列,就只是好玩、教大家亂唱歌,甚至我已經在標題打「不負責任教學」了,但還是會有人在下面講一些太認真、專業的批評,我就覺得好吧,鄉民各百種。

黃大謙:我的酸民都是國中國小生,雙方有一些隔閡,剛到成人的世界來玩,難免會說出沒有理智的話。(開玩笑口吻)

學聲那有沒有遇過很理智地在批判你的嗎?

黃大謙:有啊,就那些長輩啊,可能我出一些唬爛的名言,然後他們就打了一大段論文級的留言說我斷章取義什麼的,我看完就回一個「嗯」。酸民就是看習慣就好,重點還是觀看人次。我記得我娘砲那集,很多酸民留言,但我就根本不Care,我每天坐在電腦前面,刷新我的粉絲專頁,看著按讚人數一直往上飆。

Tiffany:不管是留言罵你、或是按影片不喜歡,其實YouTube 按喜歡還是不喜歡都是對你有正面的效果,增加你的影片曝光率。那罵你的人通常都會留很多則,互動率就會很高。所以我就是抱持著影片被罵,觀看人次會刷高的心態,覺得他們都是在幫我。

學聲:如何看待有爭議的題材討論?

小熱唱:我是做女性主義的影片。原本是想看大家反映怎麼樣,也好奇我的同溫層有多大,才在婦女節做了這個影片。只是想說試試看,看一些不同的反應,身為創作者看到這樣的討論,我也覺得滿好的。

HOWHOW:我受最多討論的是「中國人對兩岸看法」的那支影片,到現在留言區還是一直在刷。我會好奇他們到底有沒有看完整支影片及後面的解釋。但對爭議的議題的話,我之後是能不拍就不拍,因為怕引來不必要的討論。

Tiffany:我有做過兩隻關於婚姻平權的影片。我覺得我們做的影片,只要有討論就是有好處的。譬如太陽花學運之後,大家討論一陣子後就冷卻了。我覺得沒有人討論這個議題,才是最可怕的,如果YouTuber能夠帶起討論,雖然還是會有人針鋒相對,這個平台還是形成正面效果。

經濟命脈:業配選擇

學聲怎麼選擇接業配的標準?你的考量?

易開罐:因為我是做教學頻道,只要Target Audience一樣就可以了,之前接的是原文書,我就覺得可以,所以我會選擇能夠幫助觀眾學英文的為主。

HOWHOW:我自己的標準是,第一個:看東西好不好發揮。如果收到信幾個小時內都沒有想法,我就會拒絕。第二個:看廠商的信譽,像是台灣之星、頂新等廠牌,我就不會接。產品面部分,我之前有接過健康食品,但我發現健康食品能不碰就不碰,因為很多有爭議。那個健康食品廠商在PTT上很黑,所以那隻業配拍完後我被網友噓「為了錢連原則都不要了」。所以後來我就緊急把影片下架了。因為我的影片風格本來就是什麼都能拍,反而不能正經,所以我可以接很多面向的產品。第三個就是時間,如果我這個月很忙,但是廠商要求要這個月的話可能就沒辦法。

學聲有什麼例子是你覺得不好發揮所以推掉的嗎?

HOWHOW:政府單位的廣告啦,因為他們會要求很多,就變得沒效率。他們很常只是看到我們粉絲滿多的,所以才找我,但其實根本沒看過我的影片,腳本裡很多我的梗他們也不懂,我寫完的腳本還問我這是什麼。

從零到有:製片過程

學聲如何面對自己一人拍片的尷尬,或是在公眾場合拍影片被側目?

黃大謙:其實這件事就是習慣就好,因為一開始一定會結巴,或覺得自己很白痴,到後面就覺得「啊,這就是自己的未來」(眾笑),以後就是要每天做這種工作。啊(看向HOWHOW),HOWHOW你在公眾場合怎麼辦(眾再笑),你都是真的一個人對不對?

HOWHOW:對,真的恥力要全開(加重語氣),完全不顧他人眼光,雖然當下還是很想死,但就是想說趕快拍完趕快回家,反正不認識我。

黃大謙:啊那會有人圍觀嗎?說「欸在拍片欸」?

HOWHOW:我有一次是真的穿了個道士袍,然後帶了個鬍子遮住我半張臉,而且那幕很尷尬,我要拍我沒有穿褲子,所以只穿了件超短的褲子,然後腳打開。那時旁邊有一對情侶經過,那女生還說「咦是HOWHOW嗎?」然後我心裡就想說我都戴鬍子還認出我,更希望你們趕快走吧!(眾笑)至於自言自語的話,其實我也克服了一陣子。之前都是拿著鏡頭拍然後配音,一直到退伍後的影片也只是對鏡頭擺出怪表情,也沒有對鏡頭講話,因為我覺得這樣尷尬,後來才克服好。

學聲有沒有什麼對影片內容或後製斤斤計較的困擾,或是分享自己剪片的經驗?

HOWHOW:我覺得創作嘛,一定會對自己的東西很龜毛,即使有時只有自己才看得出來。例如有時因為我轉場剪很緊,然後字跟字之間咬太緊,或是一個小錯字,那時可能上架影片三個小時,已經有幾百個人看了,但就會很想下架影片,然後關頻道重新上傳。可能大部分人不在意,但我覺得創作就是對自己有個交代吧!

小熱唱:我也是會滿介意後製的一些細節,比如說是錄音樂或是錄Cover時,因為影跟音是分開的,會先錄音再錄影,自以為再拍MV,這種相較於談話式的,其實花的時間比較長,也會很介意小細節沒有弄得很好。如果是談話性的話,就會剪太久,例如我自己再做「GF talk Show」是希望即使用聽的,也可以讓人聽得懂,所以每次剪完我就會放在遠處用聽得看能不能聽得懂,然後剪太久自己就會覺得很難笑。

易開罐:這部分我覺得我比較無恥地不介意(笑),反而是別人跟我說「欸你這個地方怪怪的哦?」然後我就說下次會改進!然後如果再不行,就把它改成一個梗(眾笑),對、然後可以自己吐槽自己,或是自己另外錄些耍白痴的聲音。我覺得這方面我還要再進步一下。

比鄰為友:人際互動

學聲:參加Youtuber聚會的感想、困擾或是不參加的考量?

黃大謙:我會等大家更認識(我)再去,不然大家都是找訂閱數高或同性質的人講話。

YouTuber聚會都在做些什麼?

黃大謙:吃飯、偶爾會有講座像是知名YouTuber告訴你如何增加訂閱人數、新增的功能講解、如何拍出有主題的影片之類的。我覺得交流時間最重要,創作者可以彼此交流、合作。

Tiffany:上次我去的時候遇到人生中很多的第一次,像是第一次被業配廠商邀約,可能大牌YouTuber都忘了,但是比較小咖的人對相似狀況的印象就會比較深刻。

易開罐:今天其實是我第一次YouTuber聚會。因為我時間比較特殊,我是一到五晚上、六日整天上班,所以聚會的時候我都沒辦法參加。今天是早上我就可以來,晚上再回高雄上班。我一定會想參加,多認識人,雖然YouTuber是個人拍片,但不能閉門造車,出來跟大家交流意見說不定會讓你更好。再來就是合作影片,這是一個趨勢,就像歌手也會跟歌手合作、YouTuber之間也會。

小熱唱:我之前有去過幾次類似的。如果是官方辦的我都覺得滿不錯,就是滿有心讓很多創作者一起交流。我其實很害怕去參加聚會的原因是因為有些會在開始前聚集、自拍、Vlog說:「大家好我今天來到YouTuber聚會!」我想說:這是集體治療嗎?我是要來到一個告解會之類的嗎?

HOWHOW:我跟YouTuber大部分都是合作影片、技術上的交流、簽約問題、和YouTuber互相打聽。現在彼此聯絡都滿簡單的,像是可以留言。

小熱唱:那你留言都怎麼開頭?

HOWHOW:「安安,我在網路上拍影片,這個就是我,我很喜歡你喔。」(開玩笑口氣)我會問一些創作者相關問題,如問馬叔叔之前為什麼因為版權問題被唱片公司告,是因為他把他的翻唱拿去賣,上傳別人的音樂的話,我們都要去注意那支影片的後台顯示,要先去看他的音樂政策。

Tiffany:日本音樂的版權都管很嚴。有時候我只是放日劇的背景音樂,大概放15秒,那支影片就被抓被下架。這樣又要重新輸出,再不行就會覺得很心累。有些唱片公司會開放一段期間給大家用,目的是要增加話題性,過了那個時間它可能就會抓了,情節如果重大還會被告之類的。

學聲與不同YouTuber合作契機與心境,以及遇到的困難?

黃大謙:怕剪出來發現很無聊還是一定要上傳,當初第一次跟阿滴合作那個剪出來我真的覺得好無聊,我花了兩天再剪,剪到後來終於可以上了,結果那支變成我現在觀看人數最高的影片。

學聲那劉昱廷跟張佑僑有一起合作影片,你們的想法?

易開罐:我覺得合作是兩個人要想辦法對彼此都有幫助的,像那時候我和劉昱廷影片出來就有出版商問我們要不要出書。我覺得不要單純因為誰很紅就硬合作,隨便跟人家拍,要想辦法去找你和合作對象共同的target audience(目標客群)。

HOWHOW:那如果他想邀請你,你要怎麼拒絕?因為我不知道怎麼拒絕,跟他說我很忙的話他會說:那我們去找你。

黃大謙:這個真的很難,你說他叫你自己錄一段話給他就對了。

HOWHOW:就你覺得他的腳本很爛,然後你還要去友情客串他。

小熱唱:你可以說你很想,可是你有經紀約,經紀人說不行。

黃大謙:結果他就去查你的經紀公司,發現你根本沒有經紀人。(開玩笑口氣)

HOWHOW:我覺得最尷尬的就是你去客串他還問你說你可以幫我分享嗎?因為有時候這個影片你不太喜歡,可是幫他分享他就會出現在你的粉絲團上,本身要有很大的恥力才會叫人幫你分享。

黃大謙:很多人都覺得分享沒什麼,你就分享然後隱藏,截圖完就刪掉。(開玩笑口氣)

學聲:有沒有曾被親戚長輩看到影片的經驗,或是出現正義魔人的時候怎麼處理與面對?

小熱唱:自己做頻道會默默擔心家人會不會看到,或是他們的想法。我沒有主動去跟我家人分享。我外公外婆移民到加拿大去了,因此我沒有很常跟他們相聚,但他們有時候會透過我媽的傳話說他覺得我拍的影片越來越好。心裡面會覺得滿踏實的。

黃大謙:我之前po我去演講的照片,我忘記我有加我爸好友,我爸就直接下載我的照片直接放在臉書上說:「小犬獨當一面,分享網紅的心酸」,他也很熱衷在親戚吃飯時提出來。親戚可能就會說:「大謙怎麼在影片是這樣子!」我姑姑說我在一部影片我講的話已經超過現實當中我跟她講過的話。

學聲那他們有對你的bitch語錄做反應嗎?

黃大謙:可能他們也不太敢提出來啦,提出來也尷尬啦!(說完後大笑)

記者/徐湘芸、簡毅慧、李慈媛
編輯/詹蕣瑗、史宛蓁
攝影/黃堃睿、黃庭暄、張逸

(本文刊於《政大學聲》第1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