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2016 政大學生會長選舉-場邊觀戰心得

一號候選人林富睿(上左)、林辰奕(上右)和二號候選人朱晏辰(下右)、陳材瀚(下左)。
一號候選人林富睿(上左)、林辰奕(上右)和二號候選人朱晏辰(下右)、陳材瀚(下左)。

又到了一年一度,可能比新生盃還沒人加油和觀戰的學生會長選舉了。以下我們針對幾個不同的面向,給母校的各位選民大大們一些糗爺級的不專業觀點,希望能幫助大家更難做出決定,最後能選出一個在明年此時就算不覺得自己果然高瞻遠矚,至少也要忘記自己投了誰,絕不是讓您有「後悔投柯P」怨嘆的會長。

雖為雙木林 經歷見樹難見林

首先,我們比較一些皮相的問題,就是兩組候選人的經歷。第一組雙木林的平方配候選人都是大一,會長候選人是今年的學生會權益部部員兼系棒,副會長是系籃,其中學生會部員雖然對學生會運作應該基本認識,但實務上來說,以現在政大學生會各部半獨立開會與運作的狀況來說,大概只有當過次長以上的幹部才比較有通盤理解整個幹事會的實務。除非特別花了心思,不然部員大概只知道自己部內的業務,或甚至只清楚部長分配給他過的案子。

雖然一號有兩個林,但會長候選人這個經歷很難說有見林,大概只能見到自己負責澆水的那棵樹。當然一號會長參選人在高中時也擔任過學生會長,這應該是個加分。至於大學系隊,或甚至高中社團、優秀學生、警專學生這類的,基本上是雜訊,與學生會參與經驗或未來可能性全然無關,宇失志在此建議大家當做沒看到,以免不小心佔了寶貴的腦內空間。

議會出身略勝 唯恐民代只會出一張嘴

二號的經歷就精彩多了,畢竟都是大二的,在學校多洗了一個冬天的冷水、多用了一年的爛網路,又詳細到記得把每個經歷都冠上期間,在篇幅上自然遠非一號候選人能及的了。但如同前段,寫得多不代表寫得好,有參與過不代表就是正分,不然宇失志本人修過五次大一物理,台大物理系也不會因此請我到系上擔任教授的。我們用類似一號的無視雜訊看,二號的兩位都是議會出身,還分別當過正副議長,這個出身就顯赫了,再怎麼說,王金平配柱柱姐,比上蔡英文配陳建仁,大家應該都知道要投誰吧?讀者諸公若覺得這個舉例不倫不類,那就請在比較兩組候選人時也可無視此一資歷。

當然,學生會的議長本身,在校內的自治參與的位階是與會長同等的,許多校級會議的學生代表,至少都會有會長、議長與研學總幹三人。當了一年下來,二號辰材配有機會參與的校內議題與參與的高度,都是勝過其對手的。而從議員出身的,有時會有只有嘴上說得好,手下做不到的毛病,但看起來兩位也都參與不少系學會的活動。所以除非大家從該系聽到負評,否則一旦當選,幹事會的行政財務管理等庶務工作,應該還是能相當勝任的。至於什麼「代表學生會參加什麼什麼的」,除非各位先前有在其他地方看到關於兩位在該活動上的表現或心得,不然也純屬佔欄位。

總的來說,二號的候選人經歷看來比一號勝任學生會正副會長一職。但由於經歷一欄在選賢與能的評比中,重要性大約跟選填大學志願時該校系的筆劃多寡差不多緊要──筆劃多寡確實很緊要,因為會影響之後四年原子筆墨水的使用量,所以請大家務必以相同的嚴肅態度審慎觀察之。

政見以生活經驗出發 恐歸入「玩樂型學生會」

其次我們來看政見一欄,相信多數同學會同意,這個才是投票時的重要參考,絕不是什麼誰長得帥或是他系級跟我很像這類的,是吧?

一號候選人的政見很用心,明顯是依照自身的校園生活經驗,直白地寫了下來。優點是,一條一條很好算,看起來好像也顧到了蠻多大家在校內生活上的需求。缺點則是,一條一條好像沒什麼統整,看不太出哪個是重點,不容易想像這樣的候選人選上後的幹事會的樣態與施政方向。這個問題後來他們在粉專上處理了,將整個政見濃縮為「透明、有感、參與、福利」八字箴言。基本上就是岡本001,啊不是,總之應該是希望走服務路線,引導同學由下而上發出意見,並專注處理生活議題,兼顧權益、福利、交誼功能的平衡型學生會。其中雖然點到了學生會習慣上不處理的制服日或大型活動舉辦的議題,可能會被扣上「玩樂型學生會」的帽子;但政見中也提到校際借書、體育場地、校內空間等題目,表示候選人是有看到校內這些基礎服務具體不足之處,並不是白當一年權益部員的。

整體來說,一號候選人的政見內容多半是學生會,甚至幹事會可獨力為之的。除了校際借書、五期場地與閒置空間之外,其他都完全不需要跟學校吵架或角力即可完成,以候選人自己的話來說,確實是沒什麼「高空」的議題。但我們對學生會的期許,除了務實的把腳邊的事解決外,似乎還是希望有些新的想法,一些有點難度的目標才是。一號候選人其實也有這樣的政見,雖然不是對學校的作戰,但會內的「透明」其實會是一場艱苦而寂寞的戰鬥。要如何在可預期會是「不做被人嫌,做了沒人鳥」的環境中,真的堅持著寫一年的會長日誌和公開學生會櫥窗,應該會是他們當選後最困難的考驗。若他們真能做到,也請大家不吝給予掌聲。畢竟,要在不用考試又沒人催逼的情況下還能天天進圖書館念書寫題目,確實是對意志力嚴厲的考驗。

獲異議性社團支持 但政見無創新

二號的政見寫的比一號聰明得多,以臭幹兩任校長破題,昭示了候選人認為學生會長的敵人不是同學、不是議會,而是行政大樓的長官們。這個戰略方向很讓人認同,而痛罵學校行政人員也很符合現在的風向,可謂一兼二顧。講完故事之後,又以條、項、款、目的分層將願景逐一說明,看起來內容是較為豐富的。話雖如此,但每一組的寫法又不太一樣,所以整個看下來還是有點鬆散,只能說,大概會是對校內事務提出很多興革,會內則努力擴大對系學會與社團的交關,並積極派糖。但從過去的歷史來看,這些支票的兌現機率並不高,因為有太多學生會無法控制的因素了,而從政見上看不出本屆的候選人有提出特別創新,能提高成功率的做法。

又有風聲說,二號候選人得到校內議題組織:野火陣線、勞動權益促進會、種子社等的支持,其政見也確實有許多與這些組織所提名之議員與校代的共同政見雷同之處,如性別友善廁所、社團去管制化、校園勞權、財務透明、反漲學費等等。但在野火陣線主張的校內轉型正義與檢討康樂活動等政見,在其公報中又皆略而不談,或甚至在《政大學聲》的訪問中直接表態將續辦政大之夜。這到底是候選人吃了很多口水,首鼠兩端的投機手法,或是真切經過獨立思考後取得的平衡位置,單從政見看不太出;若有同學直接認識候選人,或與他們有共事經驗,或許可以回饋出更深入的見解。

說了這麼多,這是一場中信兄弟象與義大犀牛之爭,但是贏的人接下來一年是要去大聯盟比賽的。派哪一隊,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哪一隊能在勝出後的暑訓中變強,強到能在大聯盟打出六十勝一百敗,而不是零勝一百六十敗的戰績。

(作者宇失志金時,本名陳奐宇,曾參選第16屆政大學生會會長選舉,然當時並無學籍(休學中),故被取消資格,但當年仍有10.65%得票率。)

►選舉公報: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26Nt5GTVXtKc3dDQ1FVV296S2c/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