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一支斜槓尋夢——大學百忙似廣闊江河 夢想方舟駐留哪個渡口?

 步入國際化的社會,競爭加劇,自危的人們紛紛練就十八般武藝,以求能夠脫穎而出。多數人 如此詮釋斜槓青年之始,然而,這些身兼多職的「好青年」們,卻展示出了截然不同的想法:斜槓,也可能只是暫時性的狀態,讓他們在這段時間內,於眾多身份間摸清未來、定位自己。且啜飲幾口咖啡佐甜點,他們的故事正要開始。

  

統計四王浩宇:化作永恆的時間 用熱與愛沖一杯好咖啡

人文薈萃在吧台之後 高品質咖啡的日出

 挽起衣袖、繫上圍裙,一個月裡半數時間泡在吧台後。統計四王浩宇所工作的手沖吧台主打高品質咖啡與現場沖泡展演,但比起炫技,他更愛背後的知識傳遞,因為「如果真的喜歡咖啡,你會想讓客人了解這些。」

 而王浩宇律己甚嚴,「起碼自己要覺得:『嗯,好喝!』才敢端給客人吧?」帶著咖啡職人的驕傲與使命感,說「不好喝直接倒掉!」的語氣雖像打鬧,但小聲哀怨「好豆子一公斤上千。」卻是貨真價實,也正是從不將就的品管,讓他能夠一再進步。

咖啡人生 歷經磨煉與高溫洗練

 高二開始買器材練習,大一加入咖啡社,王浩宇平日裡喜歡跑店挖掘「好味道」,也因此結識店家,並邀他幫忙擺市集,「雖然那時技術還不穩,但好玩!」王浩宇從中領略到服務客人的樂趣,讓他在這條路上越走越深。

 考取咖啡師證照,參加專業沖煮賽,成立浮島咖啡工作室,並就職於日出印象咖啡,王浩宇持續在吧台後學習獨立、完整的咖啡操作以精進自己。從喜歡的風味到與客人的互動方式,他嘗試建立獨創的風格,憑著一顆「想一直追求更多、更好」的心。

一壺咖啡百種滋味 斜槓人生複雜而豐富

 比咖啡更苦的是什麼?現實。「統計好難。」王浩宇一語道盡心中苦楚。而他將咖啡師作為志業的決定,最初也不獲父母諒解,縱有落寞但他不消沉,反倒堅定地說:「從事外界不看好的職業爸媽一定會反對,但認真拿出成績我想他們會接受。」

 秉持把苦看淡的哲學,對另一種更切身的、經濟的苦,他稀鬆平常地表示:「咖啡師很累很窮,但薪水本來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一陣微妙的停頓後,他接著補充,自己成立浮島咖啡也與此有一定關聯。

 其實,「每個咖啡師最終的理想還是有間自己的店。」把毋須害羞的事說得異常害羞,王浩宇舒了口氣緩緩解釋,從業經驗裡累積的觀察都會成為未來自己開業的養分,而浮島咖啡便是他為此提前建立的品牌。

務實地煮順口的苦 舌尖上的心中嚮往

 在大學畢業前即確定咖啡是未來想做的事,且有計畫地實踐,談起夢想王浩宇一貫謹慎,卻也大膽想像,「想去國外看不同的咖啡文化,或往上游看生豆貿易商的生態。」他滔滔說起澳洲流水線生產咖啡的特殊模式,一段話裡加了兩個「酷」字,難得顯露出學生的青澀。

 即將脫離學生身分的焦慮也有深焙、淺焙之分,對此王浩宇坦言自己屬於後者。「會有,但沒那麼強烈。因為至少有一條最穩健的路(待在原店)可以走,其他就一邊看有沒有機會。」安靜觀察、穩穩做,王浩宇用最務實的精神沖煮人生最好的風味。

  

廣告三謝繐宇:甜在嘴裡暖在心底 烘焙微笑的甜點

為剎那的甜蜜四處勞碌 不夢幻的甜點國度

 「叮咚!」每當粉專的私訊提示響起,廣告三謝繐宇總是繃緊神經,做好跳上火車趕回台中的覺悟,因為製作甜點的器材都在家裡,「停一次可能全部歸零。」她說,為順利出貨頻繁快閃台中,是非專職想把品牌做好必要的犧牲。

 乍聽之下,與甜點相伴的日子似乎不怎麼浪漫,謝繐宇用力點頭,恨恨地說起至今最強敵手蛋糕捲。「它每次都會斷掉!要抓住那個乾溼的感覺去捲􏚧緊。練好久!」失敗了捲「捲」重來,搞得蛋糕堆積如山。「家人都不吃後只能拿去餵雞。」她嘆道,且非說笑,是真有其雞。

被天使吻過的甜點 以愛撐起一座天堂

 高中和媽媽做甜點做出興趣,從「喜歡吃但怕胖」的少女煩惱出發,謝繐宇決定為身邊的人做出少油少糖的健康甜點。大學接觸網路平台,讓她開始思考商品線上販售的可能,與此同時,發生在至親身上的事件也加深她這麼做的決心。

 自己患有心智障礙的妹妹曾遭雇主欺壓,讓謝繐宇決意自創事業,提供妹妹一個能夠自在工作的環境,也因此她將品牌命名為《微笑甜點》,意在守護妹妹「永遠天真無邪的笑容」。她更堅定地表示,若將來成立自己的工作坊,希望能讓慢飛天使們在那找到最合適的崗位。

不成功便成仁 承家人意志奮戰廚房

 「都唸到政大,為什麼要做那種工作?」受家人啟發的甜點之路,卻遭碎嘴親戚攪局,謝繐宇委屈,但轉念一想,只笑笑地說:「我可以兼顧課業和甜點,甚至做得更好,那是證明自己的方式。」能豁達,因為身後是全力支持她的家人。

 趕製大量甜點時,媽媽、妹妹都會在一旁幫忙,而爸爸則是謝繐宇的精神支柱,例如幾次聊到「煮吃的地位低」時,「我爸爸都會說:『妳比任何人都努力,不用覺得怎麼樣。』」她滿是自豪地說。

 但在溫暖的家之外,是金錢與時間的藩籬。謝繐宇以驚人的怨念表示,一個新產品從試做到正式上架,為調出好吃的配方,成本動輒千、萬,而當客人與同學大啖美食之時,「我要忙著四處比價、採購,抓緊時間做零碎的工作。」看似順遂與幸運的她,背後全是血汗。

銘記一切幸福時分 不忘初心開拓斜槓生涯

 興趣轉職業難免會消磨熱忱,因此格外需要記得幸福的時刻。「一開始只要有人說好吃就覺得幸福,」而隨著時間推進,謝繐宇發現,更多的幸福是來自初衷被理解。提到曾有基金會看了《微笑甜點》的簡介後,與她交流,她低下頭陶醉地說:「那時我覺得自己好像,被回應了。」

 學生和甜點師,謝繐宇兩個身分都看重,即使偶爾必須在優先順序上作出取捨,但對她而言更多是相輔相成。「在工作中發現不足,然後回學校補強。」往返中更確定自己想要什麼。因此即使偶有滿腹牢騷,但對自己的斜槓人生,她輕快地說:「是開闢新天地!」

  

記者/林子芸、游九思

編輯/許靜之

攝影/陳重宇、李瑩瑩、趙姿涵

特別銘謝/邱海鳴

(本文刊於《政大學聲》第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