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突破學生自治困境 讓師生「有感」

筆者於第12屆時加入學生會,歷經的年代大約從第11到14屆,本文大致以這四、五年的觀察為主,添上一些心得及歷史回顧,再佐上些武斷的看法。

過去幾年常聽學生代表提到,有許多老師會在學校的會議上(尤其校務會議),發言質疑學生委員的代表性,還有些師長會直接點名學生代表「有多少票」,諷刺學生會投票率、得票率皆過低的問題。

在適法性上,《大學法》已經賦予學生會為全校最高學生代表的地位,這點是沒有爭議的。不過,若學生會無法凝聚全校同學的共識、或無法正確反映學生的心聲,則是否還具代表的正當性?這也是近年來馬英九總統面臨自己的滿意度大幅下低時,社會輿論常出現的問題。

資料來源/ 資料整理/施漢陽 製表人/黃翊庭
資料來源/PTT NCCU版、網路資料 資料整理/施漢陽 製表人/黃翊庭

綜觀近七年來的學生會會長選舉狀況,以總得票率(總領票率)來看,除了第13屆狀況特別不好之外,大部分都在10%左右載浮,這樣的成績其實不是太差,但的確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以下我提出簡單幾點看法,嘗試為偏低的投票率找到解決方案:

 

公共關係經營再加強:讓師生有感

我一向認為,學生會的公共關係絕對不僅止於替活動拉贊助,應當要更著重在對校內、校外公共關係的經營上。尤其學生會同學們的努力,如果無法進行適當的宣傳,沒有讓學生們了解學生會的「施政情形」,是非常可惜的。當然,所謂的宣傳,並非單方面做「政令宣導」,而是必須要及時接受學生的意見,並以最快的速度、最高的效率,將合理的答案回饋給學生。

第11屆及第13屆會長皆有以「週記」或「月報」的形式,公開在適當的社群網站對學生進行施政報告。以會長個人的口吻,編寫學生會近期的活動之外,也以比較多的篇幅集中在學生權益相關議題,學生能夠在底下留言即時反應意見,是未來學生會可參考沿用的方法。而第15屆的學生權益申訴單,也是一項開創性的表現,讓政大師生有除了校務建言系統以外的管道可以進行權利救濟,以免被「摸頭」處理。

過去學生自治圈並不容易得到媒體的鎂光燈,但在2014年太陽花學運之後,青年學子的力量展現在體制內外的操作,開始吸引媒體開始關注學生會之動向,所以學生會聲明稿在社會上的發言力量,就過往明顯強了許多,勢必也更受校方的重視。而媒體是把雙面刃,可以捧出明星,也可以讓你摔落谷底,若學生會在面對媒體發言時未查證清楚、或未考量仔細,則容易被反操作,惹得一身腥。且大部分的學生會並沒有太多危機處理的經驗與能力,面對社群媒體更是要非常謹慎。

前陣子就有一個案例,北部某校學生會不滿某主題樂園以「228」為題材推出入園促銷方案,在粉絲專頁上以斗大的紅底黑字寫著「要求道歉」,還取消所有與該主題樂園的公關活動。結果後續被不名網友爆料,其實該學生會是因為向該主題樂園要贊助不成,所以才出聲批評。暫不辯事實的真相為何,該學生會從被爆料、到廣大學生不滿該學生會刻意以渲染性強的字句撰寫聲明稿的同時,該學生會的危機處理明顯出了問題,讓事件延燒了數天、謠言如烽火滿天飛,最後在負面聲量不斷累積之下,只得以道歉收場。

倘若蔡總統所言:「8年的累積可能比不上8秒鐘的失言[1]」。臉書是一個快速傳播訊息的途徑,若無法即時打出正確的訊息,很容易就一失足成千古恨。而許多人都關注到了所謂的新媒體經營之重要,卻忽略了恆常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以學生會選舉來說,與學生直接面對面、或實質的服務,絕對遠比在粉絲專頁上發表長篇大論的聳動政見重要。尤其人脈的培養來自於人群語言上的交流,。作為會長候選人,必須要思考的不單是「想成為怎麼樣的學生會」,而是如何讓學生認同你的學生會。

 

改善與系所、社團之連結

在與系學會、社團連結這一塊,政大學生會的確是相當不足。政大的學生人數高達15000人,規模已經等同於一個小型村落,若學生會無法利用系學會、社團等方式,向外連結,則學生更不易感受到學生會的存在。而最貼切各系學生生活的,就是系學會。各系學會透過宿營、晚會等休閒性活動聯絡同學感情,系會會長(總幹事)的產生也多由民主投票產生,足以得到該系最高的代表性。因此學生會必須要思考出如何與系學會進行更廣、更深的連結,將系學會形成處理資訊的第一陣線。

本次在「野火陣線參選校務會議代表/學生議員共同政見」當中,看到其中一條「持續要求學生會增加對社團的經費補助,並健全審核機制。」令我感到相當讚賞。過去第14屆學生會主打的政策之一即是擴大社團經費補助,將學生繳納的會費實質回饋到學生身上,並藉此幫助許多經費不足、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學生團體,同時還可以拉近與系學會、社團的距離,未來也可能達到「參與式預算」的可能。但當時幹事會的好意並未獲得議會的支持,該筆預算在議會大會上被下修或刪減[2]

學生議員作為民意代表,理應當為了自身學院、學系或學生社團發聲和爭取權益,代替自身學系、社團向學生會爭取更多資源;同時,學生議員作為各學院代表,也有義務嚴格把關會費的使用,而非僅以一己之私作為判斷的依據,如此才是學生自治在校園的良性發展。

 

無突破性政見

學生會及學生代表候選人在參選時,經常會有「遠大的目標」,卻缺少說明執行的方法,無法確實「端出牛肉」,使得選舉很常變成喊口號大賽。一如政治人物總喜歡比賽誰喊「愛台灣」喊得比較大聲一樣,在學生會的選舉公報上,容易濫用「捍衛學生權益」等字詞,卻很少著墨在實際的政策執行,導致政見空泛、不知所云;也有部分候選人在發表會上大聲疾呼,批評學校沒聽進學生的聲音,卻很少說明究竟是要為誰發聲、如何發聲等實際討論,這是相當可惜的。更遑論功課做不足的候選人,發表荒謬不可行的政見,不只讓熟知議題的學生貽笑大方,也失了自己的威信。

政見如果要吸引學生注意、進而得到支持,不僅要符合民意,還需要提出實際的方案。最好的政見發表方式,除了提出問題以外,更要研擬出解決問題的方法,並進行後續的追蹤,而非只是一味的批評責備。而除了過往的政見公布以外,候選人是否能夠提出較為創新的競選方式,也是可以思考的方向。

 

只有累積,沒有奇蹟

經營議題是不能夠吃速食的,無論是尊生社、野火陣線、種子社以及勞動權益促進會等學生團體,皆已經在各自專注的議題上耕耘了許多年、也獲取了充足的資訊及豐富的經驗,才能夠得以掌握話語權,在每次的爭議事件當中適時發聲,這點是學生會需要學習的。

學生會作為溝通平台,為了發展多元化聲音,在校內外許多議題上都有跟進,很容易一個不小心便失了方向,找不到自己的核心理念。學生會應當建立一套處事原則,形成中心思想。否則每個議題都沾上一手,卻沒有深入經營,看似全能、卻萬萬不能,看起來就只是過過水、沒有展現出實踐的「誠意」,自然容易失了民信,便可惜了付出。

經營學生自治,只有累積,沒有奇蹟,尤其許多學生權益的改善,是無法一蹴可幾。校內學生也有千百種,不可能討好所有的人,如何追求更高的共識,爭取得到更多的支持,形成更強大的民意代表性,是所有學生代表都需要努力的目標。

 

[1]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604305003-1.aspx

[2]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x09oH3cpVokeXlZNE1xRnhFLTg/edit

 

(作者施漢陽,曾任第13屆政大學生會權益部部長、第二屆臺灣北部大專院校學生會聯盟副召集人。現任職於政治大學校長秘書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