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公車進站,出走文山:236公車

公車地圖

 「下一站,馬明潭……」

 公車是政大人十分重要的交通工具。我們在這裡生活,卻不一定對這些地方與人們的故事瞭若指掌。其實,站牌處處隱藏著城市的發展歷程。它們展現過去與現在的生活軌跡,也給予我們探查在地的線索。

  現在,和我們一起上車,讓視線隨車外的風景移轉,挖掘這些一直在我們身邊的大小故事!

 

萬順寮

236從深坑出發,繼「台新工廠」與「東南科大」便來到「萬順寮」,但確切的萬順寮其實位於台新工廠與東南科大站牌中段,約深坑區北深路三段97至107巷一帶。

清代張、陳、林、吳幾個大姓來臺開墾,沿著景美溪溯游北上,途經適合船隻停泊的潭,便在此形成聚落。為求開墾順利,此地便被命名為萬順寮,除此之外,「萬順寮」也是紀念乾隆30年帶領先民來此開墾的張萬順。

隨著時代變遷,深坑老街逐漸興起,興盛一時的萬順寮街市則逐漸衰落。深坑文史工作室老師顏松濤也指出,十幾年前萬順寮有一大部分被劃為工業區,許多老房子現早已拆除,只剩張家祠堂一帶的紅瓦房可供追憶。時至今日,張家子嗣也因多移居外地,古厝已改為祭祀祠堂。

過去先民搭船,沿木柵溯景美溪而上所發展的萬順寮渡口,也因萬順寮沒落而逐漸消失。然而,此處新建的環河道路反而成為許多當地居民運動的好去處,吸引許多人沿岸漫步。

[huge_it_slider id=”2″]

 

木柵

「本鄉地區,代有木莊,開闢之始,於地設柵防番,故名。」是《台北縣志》對「木柵」的解釋。許多文獻指出,漢人為了抵禦原住民設置木柵,但從另個角度來看,也顯示漢人強行武力墾殖導致原住民家園漸失的歷史。

木柵文史工作室負責人之一許哲豪提到,清代泉州人高、張、林三姓來臺北開墾,為了生活而向仍荒山野嶺、主要分布泰雅族的木柵區挺進,後來更晚來的其他姓氏,則往深坑等未發展區域開發。同時,文山公民會館館長桑銘志指出,當時受漢人開發影響的原住民,也漸遷往更深山地區,甚至被趕至現今烏來等地。

此外,距木柵站不遠即是有百餘年歷史的信仰中心—木柵集應廟。曾任木柵集應廟主委的張新永提到,當年張姓在此落地生根後,也往新店、石碇等地開枝散葉,形成龐大宗族體系,每隔一段時間,眾人會再回木柵祭祀,而從清代至今,木柵集應廟也都由張家管理。

他提到,從有記憶開始,木柵集應廟與附近區域的改變並不大,且因便利的交通,此地觀光的香客也始終絡繹不絕。

[huge_it_slider id=”3″]

 

馬明潭

「八名原住民於潭中游泳,一人溺斃,與他同行的七友人環潭而哭,為了紀念,便以當時原民中『哭』的發音,命名當地為馬能潭。」

馬明潭地名由來,鄉里多採上述說法,而臺語讀音裡,「能」與「麟」、「龍」音相同,也與「明」近似,口耳相傳、以訛傳訛下,便出現不同名稱。

木柵文史工作室負責人之一許哲豪指出,臺中也有被稱作馬明潭的地方,是源於平埔族語。他曾採訪當地平埔族,發現其拼音與字義都與臺北的馬明潭近似,增添由來可信度。

地名由來有另一說,日治時期此地原為沼澤地,日人騎馬經過時,馬因土地泥濘難以前進而鳴叫,故名「馬鳴潭」。

此地現已不見潭水遺跡,不過,許哲豪表示,這附近還有一紅磚古厝。而古厝擁有者的族譜上,恰好記載這裡曾存在一個潭,這也符合1911年日人來台開通木柵路前,此地三面環山而積水的地理資料。

另外,許哲豪還回憶,父親曾提到這附近過去種滿茭白筍,是當時代表作物之一。茭白筍生長需要濕潤土地,表示此區土壤濕度高,也能證明此地曾有潭水。

[huge_it_slider id=”4″]

 

記者/許鈺屏、薛惟中、胡景月、徐湘芸、李宜蓁

編輯/劉映彣、李怡庭、黃翊庭、吳婉寧、徐湘芸

攝影/張方慈、吳郁芬、孫晨哲、許閔淳、吳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