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你在怕甚麼?精神疾病大解密(政大學生街訪篇)

你在怕甚麼?精神疾病大解密(政大學生街訪篇)

『你在怕什麼?』

『我不知道。』

我們常常不知道自己恐懼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那說不出口的害怕,你該如何面對?』

『關於他的故事,我只知道冰山一角。』

『他無法改變人們替他冠上的名字,但你能改變他在你心中的樣子。』

 

原本這個社會就對精神病患者存有刻板印象,加上媒體的推波助瀾,患上精神疾病甚至比患上癌症還可怕,精神病患者被我們當成『怪物』般對待。最近,社會上隨機殺人事件頻傳,每次只要以『患有精神疾病』為由,兇手彷彿就能逃避刑罰,這增加了社會大眾對於精神病患者的不理解以及厭惡。

一般人或許經常幫助老人、孤兒等弱勢團體,但卻很少人願意對精神病患者伸出援手。身為大學生,我們知道要消除社會大眾對於精神病患的恐懼根本是天方夜譚,但只要能影響我們身邊的人,引起他們對於精神疾病的關注,我想我們就成功達成目的了。

我相信大學生一般會去做志工的地方不外乎就是偏鄉學校、老人院、孤兒院、殘障中心等等,很少聽到身邊的朋友會到精神病院或精神障礙中心擔任志工,希望可以透過我們的努力讓大家看到精神疾病患者其實沒有想像中可怕。

在我們身邊,其實就有一位我們非常熟悉的精神病患者,只要是政大的學生應該都會非常熟悉『搖搖哥』這號人物。或許大家表面會覺得他就是一個在學校裡遊蕩的人,只要他不對我怎樣,我也無所謂。但,大家真的心裡不會怎樣嗎?為了得知大家心中的想法,我們決定進行街訪。

進行街訪之前,我們擔心或許受訪者的答案和我們所預測的有差別,畢竟『搖搖哥』是一個敏感的議題,受訪者有可能顧忌到他們的言論會被其他人批評,所以不敢透露心中真實的感覺或想法。為了讓街訪呈現出學生們對於搖搖哥的恐懼,於是我們決定加入情境題讓受訪者回答,並且在問題裡詳細地描述搖搖哥有關的行為動作。

 

我們總共有三道問題,

第一道問題:請問你知道搖搖哥這個人嗎?對他的第一印象或感覺是什麼?

大部分的受訪者會說:一開始會覺得搖搖哥很奇怪,看到他會感到害怕,但久了之後就覺得他只是個住在學校裡的人。

第二道問題:請問你平常經過搖搖哥身邊時有什麼反應?

我預測一定很多人會說:不會怎樣就平淡地走過。

結果不出我所料,大部分訪者都強調:如果他沒有靠我很近,我就會當沒事一般經過;反之,則會盡量避開。只有兩、三位受訪者很驚恐地表示:當然馬上跑掉!(我覺得大家反應好像都蠻正常的~)

第三道問題:如果搖搖哥突然在你面前做出特別的舉動,像是大吼大叫、暴躁地翻找垃圾桶、猥褻或暴衝的舉動,你會怎麼辦?

大部分的男性受訪者這麼表示:如果他沒有傷害到我,我頂多被嚇到而已,然後就會閃遠一點。

大部分的女性受訪者表示:我會嚇到然後跑開!只有一位女性讓我刮目相看,她說:『還能怎麼樣,我也不能怎麼樣啊,理性地慢慢走開就好了。一般人遇到攻擊就是要保持鎮定啊。』沒錯,如果遇到攻擊就必須冷靜才能辦法自救,可是事發突然的話,小編我覺得大部分的人應該來不及反應。

街訪的過程中,很多人不願意受訪的原因是:『搖搖哥這個議題太過敏感,我不想發表我的看法。』沒錯,很多時候我們害怕被別人批評,所以不敢表達自己真實的想法,為了在別人面前逞強,我們不敢說自己害怕。但很多事情不是你不說、不去面對,就不會發生。

在這個社會裡,我們無法鐵定地說精神病患者是安全的,但要搞清楚不是每個精神病患者都會傷人。如果我們多關心身邊的人,是否就能提早發現他們的異狀?很多精神病患者如果接受治療、按時吃藥,他們跟正常人真的沒有什麼差別。

我本身的阿姨患有精神疾病,是家族性的遺傳疾病。一開始家人都不願意承認,所以放任她,認為她只是工作壓力大。後來阿姨拿刀想要殺父母的時候,大家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阿姨才被送院治療。阿姨出院之後,身邊的朋友、丈夫都拋棄了她,這個社會給她貼上了標籤:『身心障礙』。

唯一支持她的就剩下父母以及我媽媽,她找不到工作,被人指指點點甚至被辱罵,但她沒有放棄希望、放棄生活。後來她靠種田才活到了今天,現在的她按時服藥,除了家人之外,這個社會還是沒有人願意接納她。

我只想告訴大家,如果你無法幫助精神病患者,請不要辱罵他們以及他們的家人、不要取笑或對他們指指點點,因為你不知道他們活得有多辛苦。不求大家對他們多熱情、多關懷,也不求大家不害怕他們,只希望各位減少對他們的傷害就好了。

這次的街坊更讓我們這個團隊意外得知搖搖哥的故事,有個女生說了一段震驚我們所有人的話:政大有許多的流浪狗,這些狗狗和搖搖哥一樣把政大當成家。有一天正當搖搖哥想要跟狗狗玩耍、說話,但當搖搖哥發現有人經過時,卻突然很害怕地遠離狗狗,然後趁別人走開不注意時才又開始跟狗狗接觸。

其實搖搖哥只想像正常人一樣和狗玩耍,可是他卻需要躲躲藏藏,因為大家會認為他靠近狗狗是要傷害他。

我聽了這個故事之後發現,原來搖搖哥跟我們一樣喜歡動物,但為什麼他會如此害怕我們發現他喜歡狗狗呢?無形之中,我們每個人都成了傷害他的人。我們的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剝奪了搖搖哥正常生活的自由。

其實很多時候,自認正常的我們比精神疾病患者還可怕。

 

 

文╱倪慈涵

採訪╱倪慈涵、呂欣芸

影片剪輯╱沈貝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