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長座談場次一】課程精實、浪犬管理再引討論 郭明政出席親回應

【五長座談場次一】課程精實、浪犬管理再引討論 郭明政出席親回應
校長郭明政出席五長座談,回應在場學生提問。(圖/林子芸攝)

 

學生會權益部主辦、本學期第一場次的五長座談於昨(17)日舉行,邀請校長郭明政、副校長王文杰及教務長賴宗裕到場,與學生一同討論校務議題與規劃,包括近年爭議不斷的課程精實方案、流浪犬問題等熱門議題。

 

▋「課程精實回不去了」 郭明政承諾把關教學品質

自105學年度課程精實方案實施起,各系畢業學分數調降至128學分、並以必修學分占40%為原則;教師每學年授課時數則由18小時降為12小時,全校課程數量因此減少三分之一,學生選課不易。郭明政無奈表示,難以再要求教師增加授課時數,「課程精實是回不去了。」

 

進階課、高階課沒開,比較精華的學術課程集中在大一大二,」郭明政語氣激動,「制度性的變動會造成大災難。」他直指,開課數量大減、壓縮專業進階課的空間,導致「課程品質大衰退」,是課程精實後須面臨的最大問題。然郭明政隨即承諾,校方將會積極面對,並規劃配套措施因應。

 

教務處課務組長林婉娜補充,課程精實推動三年來,教學評鑑的平均分數逐年提升。學權部卻提及,有同學反映,即便填寫教學評鑑,課程也未有實質改善。「如果有具體的、長期的事證,若學生主動告知一定介入處理,」賴宗裕則回應,若教師平均評鑑分數低於70分,校方會進行追蹤及輔導。

 

應數二林晉吉提問,課程精實方案中,系定必修佔畢業學分40%的規定,何時將開始實行?賴宗裕說明,下個月在校務會議上將討論定案,預計109學年度起適用,但不溯及舊生,除非各系自行規劃調整。

 

修訂《犬隻管理辦法》
—— 禁止餵養校內浪犬 保留細部討論空間

針對校內浪犬造成的安全隱憂,郭明政表示,為確保同學能安心在校活動,目前已提案修改《政大犬隻管理辦法》。未經認證的犬隻,將禁止校內學生或校外人士餵養,如堅持餵養則禁止入校;從管理食物來源著手,盼恐造成危害之犬隻離開政大。

 

法律三李佾倫則提問:「針對校內較溫馴、沒有攻擊行為的犬隻,學校未來是否可能收編為校犬?」郭明政對此回應,學校可以有校狗,但必須有人或社團認養,確保發生犬隻咬人事件時有人負起責任,「單位願意認養可以來跟學校談,但飼養就有責任問題。」

 

「學校最大的疑慮是沒辦法保證犬隻不咬人,」郭明政坦言,學校近期對犬隻問題已疲於奔命,且近期校內氛圍轉變,反對犬隻留校的聲量較高,即使開啟由學校認養犬隻的討論,「依目前的氛圍,在校務會議上投票應該不會過半。」

 

記者/郭宇璇、林子芸、許靜之 台北報導

 

 

【我在政大反送中】上百師生聲援「反送中」 自發活動撐香港

【我在政大反送中】上百師生聲援「反送中」 自發活動撐香港

「退回『送中條例』,譴責港警傷人!」數百名政大學生聚集在政大集英樓前,高喊口號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我在政大 反送中!」活動由廣電三林南彤、新聞三周經倫、心理三陳筱勻、廣電三周佳筠等人自主發起,於今(13)日中午12點舉行,活動也邀請了多位港澳生發言,法律系教授陳志輝、新聞系教授劉昌德等許多師生都到場聲援。

「《逃犯條例》就是不正義啊!今天台灣與香港都站在被中國侵略的第一線,所以才更要站出來。」主持人林南彤開場時除譴責《逃犯條例》修正草案的移交標準模糊,也批評昨(12)日港警對於示威行動的暴力鎮壓。此外,她也談到,非常感謝港澳生在自身如此危險的時刻,也願意站出來發言。

香港立法會原12日預計二讀《逃犯條例》修法草案,然該草案中多項爭議遭到香港民眾大規模反對,也被稱為「送中條例」。為阻擋法案二讀,上萬民眾自11日晚間到12日上街示威,卻遭港警以武裝狀態(催淚瓦斯、布袋彈)暴力鎮壓。

 

▋港生淚訴:香港是我的家 控「送中條例」侵害法治

「香港還是我的家,我還是香港人。」在台港生、法律一黃傲晴發言指出,香港目前最需要的就是國際社會的關注,昨天也參與市政府廣場前在台港生的罷課的她提到,「看著電視的轉播,心真的很痛,也一直在想自己可以做什麼,所以決定在交流版發文,決定站出來。」

黃傲晴發言時也向在場參與者解釋,香港原應享有一國兩制下,《香港基本法》所保障的高度自治自由,然而《逃犯條例》卻是把中國覺得有罪的人送去中國,她痛批「完全是衝破一國兩制,成為一國一制。」她提到,自己台灣聲援的任何行動其實都很危險,回到香港不知道會不會被約談,甚至逮捕,「但我決定誓不低頭、誓不回頭。」

法律系教授陳志輝受邀發言,他指出自己與教師會的許多教授,如社會系教授黃厚銘,都非常擔憂香港的處境,「香港居民已經忍無可忍,我們跟他們一樣在忍無可忍的地步,當然必須要站出來。」

「大家不要覺得『沒犯罪,怕什麼?』,我們跟罪犯的距離有多遠?」陳志輝以「李明哲案」為例,「任何損習近平、批評中國政府的行為,都會被視為顛覆中國政權的行為。」他強調一旦《逃犯條例》通過,任何遊學、旅遊甚至只是過境香港的人,都可以根據中國的請求,直接送到中國去不透明的審判。

▋「港警大規模武裝傷人」惹議 港生籲台生珍惜民主自由

抗議遊行初期,當地警察就使用催淚彈、胡椒噴霧、警棍等武器強制清場,在台港生、社會系譚同學表示,她的兩名在香港友人上街遊行後,兩個女生竟在手無寸鐵的狀態下,被警察瞄準噴射胡椒水;且在抗爭升級後,警察竟轉而使用可能致死的布袋彈、橡膠子彈,清場結束甚至拍照「留念」。

譚同學激憤地譴責:「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家會變成這個樣子!」譚同學也向在場群眾喊話:「我來到台灣,看到這裡的民主、自由,我覺得很珍貴,我希望台灣的你們守護你們的自由。」說話時一度哽咽,讓許多人都紅了眼眶。

「我以為香港的警察是會保護人民,至少五年前是這樣。」歷史系許捷笙發言指出昨天看著網路新聞直播,「卻看到的是從三點行動升級,到八、九點,一路每隔幾分鐘就放催淚瓦斯、胡椒噴霧。」許捷笙痛訴,香港警察已經淪為政府控制的利器,港政府甚至連103萬人的示威遊行都置之不顧,「我不會對香港警察做任何期望。」

 

▋學生組織聲援「撐香港」 呼籲向異溫層擴散議題

此次活動除數名港澳生、教授到場聲援外,學生會權益部與政大野火陣線也參與號召、聲援行動。權益部部長許人友表示,權益部將於校園各處擺放「我在政大,撐香港反送中」的海報及留言板,讓同學們拍照打卡、表達想法,希望可以看到更多同學的心聲,在網路上進行第一波擴散。「我們會整理留言板上的內容,讓大家知道政大有非常多同學關心著香港,後續串聯活動則主要看香港運動現場的走向。」

「感謝大家聲援香港,」政大野火陣線社長吳佳芊也在發言時,向香港反送中行動喊話,「台灣人民永遠都會是你們的戰友。」她提到,一國兩制就是包裹著糖衣的毒藥,讓香港失去了自由、失去了民主,失去了香港最引以為傲的法治,「我們面對中國,除了有警惕,還要有反抗。」林南彤也對此補充,「一國兩制是裹著糖衣的毒藥,去包裹一國一制,而九二共識,更是為了去包裹一國兩制。」

林南彤喊話,希望在場每個人回去聯絡三個還沒關注、對「送中條例」表態的人,無論是小學同學、家長或長輩,從日常對話開始,一步一步去勸服,揭穿無良媒體的謊言與遮蓋。

 

活動尾聲邀請多名港澳生領唱Beyond《海闊天空》,並邀請政大學生留影一句話撐香港,林南彤指出,後續會再把照片與影片串聯後釋出,希望可以藉由號召關注並聲援香港。她也提到各地學生相關組織都陸陸續續串聯,並在台灣各地發起各式撐香港的活動,以及連署與聲明。

據主辦方統計,現場約有400名的人次到場參與。

《逃犯條例》修法草案中有多項爭議,如「排除立法會審理與監督」、「僅靠行政長官的命令」及「法院僅程序審查」,甚至中國得以「個案申請」將「疑犯」送回中國審判,因而被稱為「送中條例」,遭到香港民眾大規模反對,9日「反送中遊行」更號召了103萬人上街示威,引發各國高度關注,被稱為「1997回歸後香港最大規模的社會參與」。

記者/徐湘芸、李宜恬、陳子瑜 台北報導

攝影/孫晨哲

【轉台爭議報導/李小姐首受訪回應「轉台自由」 學生自發「監督行動」盼引討論】

【轉台爭議報導/李小姐首受訪回應「轉台自由」 學生自發「監督行動」盼引討論】

 

憩賢樓3月下旬傳出因特定人士將餐廳內電視固定轉為中天新聞,進而與學生產生衝突一事惹議,此事後續也引發學生對於電視台觀看/播送自由的討論與相關行動。對此,該名特定人士李小姐(以下簡稱「李小姐」)對本報記者否認有霸台行為,並且表示:「每個人都有轉台自由。」而隨著此爭議延燒,也引發校內外學生對於「選台」的討論與倡議活動。

據政大學生交流版(以下簡稱「交流版」)3月25日貼文指出,每日早晨李小姐固定會前往憩賢樓,將電視台轉至中天新聞頻道,且不時往返餐廳確認。若頻道遭人更動,她會再向憩賢樓經理借遙控器轉台回中天新聞。該貼文指控,李小姐轉台後即離開餐廳,顯示其並無收看電視意願,甚至曾經為了轉台爬上餐廳桌子,「霸台」一舉隨即在交流板引發熱議。

憩賢樓轉台事件後,總務處現已公告電視預設頻道為公視。(圖/劉于婷攝)

針對貼文的指控,「我覺得我是被設計的,」李小姐委屈地反駁,她指出交流版曾傳言她多次因轉台爭議與學生發生衝突,但實際上她只有一次與自稱學生會的人起口角,而她認為挑起事端的不是她。對此,學生會長朱震指出,經查憩賢樓方與李小姐皆未能指名該學生性別或其他特徵,內部也無人承認與李小姐有過衝突,「目前不認為該學生為學生會內部成員。」

「每個人都有轉台自由,」李小姐強調,絕對沒有硬轉電視台一事,誰先到誰就可以借遙控器轉台,且在切換頻道前,一定會先詢問附近學生意願。她也進一步解釋「爬上桌子手動轉台」為不實指控,她表示自己僅是想開啟電視電源,是外界不了解電視的機械操作。

面對貼文質疑李小姐霸台行為,她解釋:「我是在看新聞跑馬燈,就算我只有在看一眼,也是在搜尋資訊。 」她也重複強調,自己非政治狂熱者,平常也會收看其他新聞頻道,以獲得全面資訊。「那是我的興趣,」她表示,透過看新聞來了解世界變動的趨勢。

憩賢樓主管則對此回應,李小姐大多都會客氣詢問,關於轉台爭議事宜,並不覺得她態度強硬。在憩賢樓工作的不具名員工表示,最近較少看到她來轉台,但若對電視台轉台有爭議,「同學每天來消費,應該尊重同學。」

學生會權益部長、傳院二許人友對此也回應:「學生會立場主要希望大家能自由轉台,不要去限制。」她指出,去年政大就曾與憩賢樓方商談,因此近一年電視都是自由轉台。許人友認為,這次是疑似有學生與校友衝突,才爆發此次事件,但目前仍傾向保障同學自由,「(若)衝突發生還要視嚴重度來處理。」

許人友也表示,學生會也為抵制假新聞,與臺大學生會、政大野火陣線共同發起「青年抵制假新聞陣線」,透過活動盼鼓勵及呼籲大眾表達意見,「希望大家能正視(假新聞),大家在看新聞的時候能具備查證和自己能判斷是非的能力。

 

轉台事件惹議 學生「抵制、監督活動」四起

除學生會外,轉台爭議也引發校內學生對於電視台觀看/播送自由的討論,以及相關倡議行動。會計三郭玟琪自主發起活動,邀請校園周邊店家張貼「捍衛閱聽自由」海報,號召抵制違反媒體客觀立場或內容不實的媒體,「身為政大學生,我們應該發揮自己的影響力。」

果這樣的媒體沒有被抵制、沒有被拒看、沒有被市場機制淘汰,我們就沒辦法改善傳統電視媒體的製播內容、沒辦法讓民眾接受到真正客觀且正確的資訊。」她指出,中天已於3月27日被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認定,該頻道報導損及視聽權益,及違反事實查證原則,重罰百萬。

政大野火陣線也於3月27日發起「野轉台」活動,邀請政大學生主動回報校園周遭店家的電視台播送與鎖定情況,希望透過蒐集資訊製成密度圖,讓學生知道特定電視台的鎖台情形,和不擁有新聞自由的比例有多高。

野火陣線強調,公共空間本就不該有電視台「被固定在哪一台而不能轉台」的現象,且中天已由NCC認定損及視聽權益等。野火陣線認為,該頻道不但枉顧媒體社會責任,其新聞也不適合播放給社會大眾觀看,才號召政大學生「野轉台」,旨在找回公共空間轉台自由,並藉市場機制淘汰失職媒體,希望政大同學可以熱烈響應。

事發之後,管理憩賢樓的總務處事務組則出面緩頰,電視屬廠商財產,學校方只能柔性勸導,請憩賢樓廠商善盡管理責任,不讓特定人士任意操作,避免現場混亂。

目前,憩賢樓已公告電視預設頻道為公視,若同時段有不同頻道選擇爭議,則「一律回歸預設頻道,不得有異議」。

 

(圖/劉于婷攝)

記者/劉于婷、邱亭珊、徐湘芸 綜合報導

耶誕市集(圖輯)

耶誕市集(圖輯)

 今年為耶誕市集舉辦的第二年,政大學生會將活動擴大舉辦,邀請諸多樂團在羅馬廣場演出,吸引了不少政大師生與周圍居民參與,今(21)日晚上為耶誕市集最後一天,有興趣的民眾也能到四維道與政大師生一同共襄盛舉!

政大耶誕市集進行到了第二天,約到了下午五點多鐘便已陸續有人光顧攤位。(圖/孫晨哲攝)
行政大樓前的小吃攤引來購買人潮。學生們在階梯上席地而坐,享用熱騰騰的美食。(圖/孫晨哲攝)
部分店家主打冬季服飾,也不乏前來選購的顧客。(圖/孫晨哲攝)
在販售帽子的攤位前,採買的顧客將店舖四周圍得水洩不通。(圖/孫晨哲攝)
市集中除了販售具體商品的攤位之外,也有人是以手工服務、藝術品等等吸引商機。(圖/孫晨哲攝)
店家用卡牌遊戲、占卜技術等與客人進行互動。(圖/孫晨哲攝)
校內實習單位也藉著耶誕市集的人潮,以按讚、打卡送小禮物的方式,宣傳自己即將舉辦的活動、展覽等。(圖/孫晨哲攝)
學生在市集期間與耶誕樹合影並打卡上傳。(圖/孫晨哲攝)
與神秘的耶誕老人拍照打卡可獲得小點心。(圖/孫晨哲攝)
於晚間七點半至九點,羅馬廣場上還有人聲樂團尋人啟事的表演,療癒的合聲為耶誕佳節增添了些許溫暖的氣氛。(圖/孫晨哲攝)

 

攝影/孫晨哲

 

勞動部次長政大開講 學生前往現場抗議勞基法修惡

勞動部次長政大開講 學生前往現場抗議勞基法修惡
在廖蕙芳抵達後,勞促會與種子社經林良榮同意,上台表達訴求。(圖/李承樺攝)

 「反對修惡勞基法! 」、「賴清德,沒有德。廖蕙芳,橡皮圖章。」政大學生勞動權益促進會(以下簡稱勞促會)與種子社學生高喊著抗議口號。今(9)日下午,勞動部次長廖蕙芳受邀到政大進行勞動法系列演講,面對勞促會與種子社學生針對「《勞動基準法》修惡」的質疑,廖蕙芳始終沒有正面回應。

 勞促會針對這次的行動,在臉書發表公開聲明:「我們希望能夠將反對《勞基法》改惡的意見,傳達給勞動部高層。」就在今早,行政院通過《勞基法》的修正草案,刪除一例一休,放寬加班時數上限、廢除七休一週期,讓勞工每月加班時數加到54小時,最長可以連上十二天班,這項修正草案讓勞促會及種子社抗議時直呼:「這是勞基法三十年來最可怕的修惡,等於把整個勞基法廢掉八成,臺灣居然要退步一百年把它修改掉!」

 廖蕙芳應法律系助理教授林良榮邀約,到「勞工法與社會法導論」課程進行演講,但她避開原定的講題「勞工政治與法律」,將這次演講著重在個人職涯的分享,原本預計一個半小時的講座,在約半小時後就匆匆告結。當被問及修法相關的問題,廖蕙芳也以「事件還沒告一段落」為理由,拒絕說明。演講結束後,廖蕙芳也只針對學生的行動回應:「贊成、包容學生用理性的抗議形式表達意見,這是一種在校的多元學習。」

 勞促會成員社研所林奕志指出,廖蕙芳身為政務官員,他期待她能吐露個人對於政策的看法,廖蕙芳卻在發問時間數度避答抗議學生的提問,令他感受「很糟糕」。

 參與講座的教育四顏珮筑則說:「抗議學生的舉動不是很恰當,在表達訴求時也有點強硬。」林奕志回應,這次的修法影響很大,和每個人的權益相關,不只期待廖蕙芳回覆對於修法的看法,同時也是想讓同學們思考相關議題,他表示:「這次的抗議是在做台下同學該做的事情。

(勞促會之聲明引用自 政治大學學生勞動權益促進會

學生抗議完畢後將發言權還給廖蕙芳,繼續原訂的演講。(圖/李承樺攝)
對抗議領袖的提問,廖蕙芳幾乎沒有正面回答。(圖/李承樺攝)

記者/萬巧蓉 台北報導

聲援清潔工反被告 學生斥政大放任廠商欺壓

勞工所教授劉梅君質疑,學校對於學生被廠商控告的處理不佳,也沒有肩負應有的社會責任。(圖/李承樺攝)

 「頂尖大學,血汗工廠!」今(28)日上午,政大種子社偕同勞促會及勞工所教授劉梅君於行政大樓前方召開記者會,針對校內清潔外包廠商主管控告學生一事,呼籲政大校方應行監督之責。種子社社長、社會三劉耀璘批評:「學生關心公共事務,政大卻在旁觀看,沒有盡到學校應有的社會責任!」會後政大秘書處主任秘書黃國峰則反駁校方置之不理的說法,並強調已積極地居中協調。

 今年7月3日,種子社與兩名清潔工召開記者會時巧遇唐榮管理維護公司主任蕭妙真,當時學生即上前詢問非法解雇一事,然蕭拒答並欲騎車離開現場。劉耀璘解釋當時為使她停下才轉動其機車鑰匙,另一名被告的政大楊同學則表示自己僅持大聲公提醒蕭妙真勿惡意解聘清潔工。但9月後,兩人及一名到場聲援的東華大學王同學陸續收到警方的調查通知書,三人皆被蕭妙真以「妨害自由案件」提告。劉耀璘則於本次記者會堅決表示不會接受廠商「要求公開道歉」的和解條件。

 劉耀璘說明,現行外包制度要求清潔工在每年新舊廠商換約時簽署自願離職書,6月29日便有兩位清潔工因此被惡意解雇。他指出,學校除了對清潔工惡劣的勞動環境無所作為外,在學生因關心公共事務被告後也並未譴責廠商的行為,僅表示會協助雙方和解。楊同學也質疑,校方以「不能干預新廠商聘用清潔工的權力」切割責任並放任廠商控告三名學生,並未做好學校的角色。

種子社社長劉耀璘批評,唐榮主任蕭妙真僅因兩位清潔工「上過社會新聞」便將其惡意解聘。(圖/李承樺攝)

 面對諸多質疑,政大祕書處主任秘書黃國峰則回應:「第一時間學校就請總務處的同仁了解,也希望與當事人尋求和解,並請法學院的老師轉告學生對方的和解意願。」而對於學生希望將此事件納入未來清潔包商選擇的考量,他表示此事是由當事人而非廠商提出的告訴,僅強調未來對於包商管理將會依據勞動基準法的規範,並盡好外包商的身分督促廠商。

 對於校方將事件歸咎為管理人個人行為的說法,勞工所教授劉梅君表示勞基法中已闡明管理者即是雇主的代理人,其言行即代表雇主,不能將其切割。她對學校在此事件中是否肩負社會責任感到疑問,更進而質疑道:「廠商的利益會凌駕學生關心公共事務的理念嗎?」

政大秘書處主任秘書黃國峰回應學校放任廠商欺壓學生之說,並強調學校已盡力協助。(圖/李承樺攝)

記者/王昱翔 台北報導

 

七長座談會第二場:夜間空間稀少、宿服制度爭議盼獲解決

七長座談會第二場:夜間空間稀少、宿服制度爭議盼獲解決
座談會開始,學務長高莉芬向與會人員致詞。(圖/江張源攝)

 今(20)日中午由學生會權益部主辦的七長座談會於行政大樓舉行,本場與學生一同討論的單位為學務處與體育室。座談中談及許多近期學生所討論的熱門議題,如 :「學生夜間使用空間不足」、「吸菸空間規劃」、「宿舍服務時數制度爭議」等熱門議題。

 座談中,有學生表示希望能讓樂活館全天候開放,以解決夜晚學生討論空間不足的問題,學務長高莉芬回應,由於樂活館為學生自治場域,校方並無在夜間安排管理員,「如果半夜有人尾隨學生進入樂活館,發生危險怎麼辦?」她也舉例:「還有前陣子有學生受困電梯的事件,如果發生在半夜兩三點,會不會更難等到救援?」她表示,校方為顧及安全性,考量現今設備、管理人員無法滿足24小時場館全天候開放的需求,目前才只開放大多數人可能使用的時間。

 而也有學生提出意見,希望莊敬五舍地下室能模仿安九食堂,成為山下舍胞的公共空間,學務長高莉芬則說:「這樣在宿舍區的公共空間(指安九)容易打擾到自九一樓住宿生的安寧,但是安九是一個因應山上需求而不得不的存在。」她認為若在莊敬五舍設置公共空間,也可能造成類似問題。

 此外,有學生對大一住宿生需做滿十小時服務時數的規定感到困惑,宿舍法規中提及學生沒做滿十小時宿舍服務將會被記點,記滿十點將失去住宿資格。住宿輔導組組長古素幸則回應,現行準則為「大一大二保證住宿」,大一住宿生採服務時數累計制,以確保他們升上大二後的住宿權利,而大三、大四則採抽籤制,因此並無宿舍服務時數相關規範。然校方也表示,學生宿舍管理委員會已經有提案,盼能將訂定的服務時數下修為六小時,或全面改採抽籤制。

與會學生向住宿輔導組組長古素幸(圖右)提出新宿舍落成後的住宿資格問題。(圖/江張源攝)

 針對近期學生常在在校園各處吸菸的問題,許多學生認為校方並未嚴格取締,身心健康中心人員表示,希望吸菸學生必要時能使用學校規定的吸菸區,如憩賢庭、季陶樓前階梯、自強五舍旁涼亭、安九後門外側等地,避免在無菸人行道吸菸。

 本學期七長座談會採取和往年不同的形式,分為三場,讓學生能更準確地向各單位傳達意見。權益部次長、法律二康舒涵說:「學生遇到問題時可能會不知道跟誰反應,不如讓大家直接跟學校反應,這樣他們也可以直接從學校那裏得知學校的難處。」高莉芬也表示,七長座談會是很好的溝通平台,讓學校能趁機找到問題並解決。第三場七長說明會預計於下週五召開,由校長周行一、副校長陳樹衡、國合長陳美芬等人參與討論。

體育室主任王清欉向與會學生談及體育館使用時間排定問題。(圖/江張源攝)

記者/孫佾妘 台北報導

包種茶節各系展創意 力圖打破校系迷思

阿拉伯語文學系學生不畏寒冷,向高中生展現傳統民俗舞蹈的青春與活力。(圖/周經倫攝)

 今(4)日是政大的年度盛事―包種茶節科系博覽會,即使細雨綿綿,參與活動的人們熱情依舊不減。歡愉的音樂充斥校園各方,各學系更是賣力宣傳,為到訪的家長與學子介紹科系、解答疑惑。

 為了吸引目光,各系皆使出渾身解數,以精彩又不失特色的包裝,讓來者體會視覺、聽覺與知識的多重饗宴。如外語學院各系學生穿著各國特色服飾,展露異國風情;法律系則個個身著西裝,表現專業氣度;教育系更是扮成卡通人物小小兵的造型,其獨特活潑的裝扮相當吸睛。來自東山高中的李玉茹說:「每個科系都很有特色!很多表演都能結合科系,覺得很敬佩。」

 除了表演活動外,許多科系也試圖打破社會對特定科系的迷思,例如哲學系以「哲學茶」為包裝,哲學系活動長湯淯綸說明,茶有分很多種,每一種的個性都不同,就好像哲學家一般,他們希望以簡單的方式帶領高中生認識哲學,「想讓高中生和家長明白哲學其實不是他們想像的那個樣子。」湯淯綸說。

 當被問及準備表演的過程時,傳院一的顏彤芯跟簡郁翰都表示:「很累啊,但是很爽。」他們指出,準備包種茶佔去很多時間,有些同學甚至因此辭掉打工,只為了專心投入活動。他們感性地說道:「結束的現在,還滿感動、滿想哭的。」看見學弟妹的反應,傳播學院總召蕭佳宜則強調:「我自己大一最喜歡的活動就是包種茶,所以我很高興也能讓他們這麼開心。」

 除了各大系所,社團與實習平台也不願在這場盛事中缺席,校園接待大使「引水人」以亮麗服裝登場,介紹政大生活的微小細節;政大實習廣播電台「政大之聲」則在現場實況轉播,並帶領同學往電台參觀,認識其運作。武陵高中的林致哲表示:「平常生活中沒有機會接觸電台的器材,是個很新奇的體驗。」

校長周行一在政大之聲採訪中祝福高中生都能在包種茶節找到理想志願。(圖/江張源攝)

 籌辦本次包種茶節的教務長于乃明表示,包種茶已舉辦了16年,雖然這次天氣美中不足,但學生很有創意,「我們今年的主題就是『愛政大』,不管是籌辦的學生,還是參與的人們,都能夠好好的愛政大。」她也希望高中生都能選擇自己最喜愛的科系,並在政大之聲的採訪中點播蕭煌奇的「逆風飛翔」一曲,期許學子突破重重困難,展翅高飛。

歷史學系學生透過小遊戲等互動,向高中生介紹其系所特色。(圖/江張源攝)

記者/周經倫 台北報導

攝影/江張源、周經倫

公車政策上路滿兩個月 未來續辦可能性高

公車政策上路滿兩個月 未來續辦可能性高
適逢雨天,等車人潮撐著傘退進騎樓躲雨。(圖/謝昕宸攝)

 自8月12日起,為因應指南路交通壅塞及學生安全問題,萬興里里長詹晉鑒偕同政大學生會試辦為期三個月的公車站牌調整政策,至今已施行兩個月。對於政策目前實施成效,學生會會長白家嘉認為指南路的壅塞問題確實有被改善。

 文山區指南路由於路徑狹窄,加上設有密集的公車站牌,長期為交通壅塞所苦,萬興里里長詹晉鑒說:「像是全家前的政大站,每次在尖峰時刻都會塞滿,造成人行道上來往民眾的困擾。」此外,指南路上的車站距離本來就違法,站距低於《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三十七條中所規範的500公尺。學生會會長白家嘉還提到:「有時候公車會擋在路中間,大家在穿越馬路時,如果後面有摩托車鑽出是會反應不及的。」

 詹晉鑒認為目前為止的結果確實有達到當初預期中改善的程度。「其實在我上任前就對這個部分有所規劃了,」他進一步說明「所以也花了一年半在處理相關的配套措施,包括在『政大一』興建新的遮雨公車亭以取代『政大』等等。事實上有這些規劃之後,指南路的交通問題也降低很多了。」

 平時搭乘公車通勤的社會二曹馨云則坦承,雖然仍希望有政大站方便攔車,不過她可以因理解安全因素考量而拆除,但曹也提出疑問:「比較靠近橋的『新光路口』不是反而容易擁擠嗎?」因此,她個人較傾向取消「新光路口」站牌。而同樣是通勤生的政治二王緯騏認為,門前交通的問題確實有被改善,「但靠近麥側的『政大』站是造成政大門前擁擠的主因,這個問題可能就沒解決到。」

 針對各方意見,詹晉鑒回應:「其實跟拿『政大』跟『新光路口』相比,『新光路口』有容納人站的騎樓,但在全家前的『政大』就沒有這個空間,人一多就沒地方走了。」另外,儘管有很多人表示違停才是真正該解決的道路問題,但他表示由於指南路路寬11公尺,即便兩邊都有違停車輛,事實上還是有通行的空間。「另一方面的問題是,警員取締的人力有限,這部分也不是可以說解決就解決的。」

 目前政策試辦已邁入第二個月,白家嘉說,學生會為了解學生意見及後續反應,已釋出問卷調查,未來是否再做更動或繼續實施將參考問卷結果,而詹晉鑒則進一步表示若無其他意外,會續辦此項政策。

新光路口站牌前徘徊著大量等車的同學。(圖/謝昕宸攝)

 

記者/王昱翔、吳致亨 台北報導

封面故事/打工在做 權益要有

封面故事/打工在做 權益要有

 

 上大學後,你是否曾想盡辦法,找家教、補習班、學校附近商家等,為求一份工作好自力更生呢?那在進入職場前,你知道,不管老闆有沒有詢問,他都應當幫你投保勞健保嗎?連續工作幾小時以上,勞工可以領加班費呢?加班費又要怎麼計算?依據《政大學聲》實際採訪結果和問卷調查,都顯示學生面對的勞動環境並不佳,然而卻有達四成學生不明白其權益受損。

工作權益知多少? 近四成工讀生不清楚

 大學時期多是學生開始離家、真正獨自生活的階段,為維持在外生活的基本開銷,不少大學生會選擇打工。而不論是正職或兼職工作,一旦開始打工,便代表著進入職場,就擁有了勞工身分。

 針對校內學生打工族,《政大學聲》的問卷調查顯示,128份有效樣本中,有高達94.5%的學生,其工作性質為兼職,通常被視為部分工時工作,非典型勞僱關係的一種。也因此工作待遇便具有彈性化、去規範化的特色,勞資雙方也並不期待契約持續。

 然而非典型僱傭,仍屬於勞僱關係的一種,意即學生打工族仍是具有正式勞工身分,因此雇主皆須遵守《勞動基準法》等勞動相關法令僱用工讀生。

 去年12月19日,政大勞動權益促進會(以下簡稱「勞促會」),聯合東華、輔仁、中山大學召開記者會發表「大學周邊薪資地圖」。根據該記者會的公布數據統計,政大附近受檢的46家店家中,僅有一間商家給工讀生的勞動條件完全通過檢查,其餘皆有違法事實。其中以「未幫員工加保勞健保」與「未支付加班費」,為店家普遍來說最常犯的不法行為。

 「我們把『薪資地圖』當作一種推學生勞權的運動模式。」勞促會成員吳昭儒表示,所以他們從政大開始執行薪資調查,接續至各大學開工作坊、交流,將地圖調查模式推廣至其他大學,希望藉著公開工讀生的勞動環境,督促店家改善其提供的勞動條件。

 然在店家真正改善工讀生的待遇之前,工讀生是否事先明確意識到自己擁有哪些基本工作權益?

 同時為台灣工人先鋒協會和勞促會成員的林奕志便說道:「大部分的學生都覺得有達最低薪資就好,這好像形成了某種勞資雙方的共識,造成其他勞動條件不被雇主看重,工讀生自己也不自己爭取。」

 他認為工讀生待遇普遍不好的原因有三大類,一是勞工本身對勞動權益的認知不足;二是雇主原本對勞動相關法令不熟悉,但卻會繼續仗恃著「我不知道」的念頭,而無意遵循規定;三是雇主惡意忽視法令、危害勞工權益。

 另一方面,從問卷調查結果可得知,超過半數的工讀生曾遭遇不法待遇,如未納保、延時工作無加班費,或沒有適當休息時間等,然而僅有一位學生曾向勞權團體求助、八位學生和雇主反應,其餘都未採取任何行動。

 其中未有任何行動的學生,約有40%表示沒有想到那是種權益損失,30%左右學生覺得不會成功所以作罷,約20%則是害怕失去工作。

 勞資雙方的勞動意識都不足,因而當勞工本身權益受損時,所承受的傷害累積到最後,勞方卻只能以辭職作結。林奕志對此便感慨道:「台灣勞動教育的極度缺乏,造就出一個不健康的社會。職場上『不爽就不要做』變成常態,換工作成為勞工唯一擁有的自由。」

 當學生打工族做一份工作,做得不開心、疲憊,甚至發生職災或和雇主有糾紛,就會選擇再換一份工作。如此惡性循環的情況,甚至會持續到學生畢業、完全進入社會工作後。

權利維不維護 打工族現身說法

不附勞保成定律? 工讀生爭取意願低

 「我是第二次去打工時,當老闆拿契約書給我簽才知道沒有保勞保,但最初就覺得老闆不會保了。」從去年十月起到音樂教室工作的民族一何幸怡表示,雇主並沒有替她投勞保及就保,但她認為工作環境良好,工作性質又安全,因此不在意有沒有這兩個保障。

 何幸怡在訪談期間才得悉勞保不止是保障工作傷病,還有關係到退休後的勞保年金,但這並沒有令她想要向雇主要求投保,「如果我向老闆申請投保,其他員工可能也會跟著申請,老闆未必會願意」,她也認為自己只是短期工作,要從薪水拿出一部分錢來投保並不划算。

 同時在校內行政單位和校外餐廳打工的財管二謝旻軒則表示,兩個工作單位也都沒有替他保勞保和就保。

 他在餐廳的工作主要是端菜和清理桌面,雖然工作有一定危險性,而且餐廳的員工人數也超過五位,按照法律應該為全部員工投保,但他不敢向雇主爭取權益,「說了老闆一定會叫我去找別家,反正一定有人想來做。」他認為,大家都不想把事情複雜化,因此沒有人會提起。

 至於為何不尋求校內勞權團體幫助、向店家談判,謝旻軒回應:「說了之後就算沒有被解僱,自己也會尷尬到待不下去,那我找了下一個不合理又檢舉,幫了別人,自己還是找不到工作。」

工時長短影響直接 然打卡紀錄易造假

 謝旻軒指現在的工作環境不錯,薪水高於最低工資、且不會加班,會按時甚至提前發薪資,但他提及上一個雇主卻極為惡劣:「明明是九點下班,八點時會先叫你打卡再回去工作。」

 另,正在校外商店打工的傳院一蔡濬謙則表示,自己打工至今已逾兩個月,由於為晚班工讀,工作內容多為整理商品及上架,再加上兼職沒有業績壓力,就學生來講是輕鬆簡單的。

 蔡濬謙說,其週工時為二十至二十四小時,一個班六小時,但晚班沒有休息時間,「不過我覺得還好,因為我的工作內容本身算輕鬆。」

勞動環境不友善 工讀生終只能離職

 「跟老闆發聲要權利,要面對的就是資本關係不對等。上法院要不要錢?要。要不要花時間?要。我們是學生,一個學生對一個老闆,在權勢和金錢上都比不了。」中文四李宜蓁表示,自己上學期在學校附近餐廳打工,那次工作經驗卻讓她不願再回想。

 「你要玩可以啊,我們就直接去法院玩。你還沒出社會,你確定要花時間這樣跟我這樣玩嗎?我可以讓你出社會很難過。」當時雇主語帶威脅,說話同時還用手直指著李宜蓁,兩人單獨對談良久。她說:「雖然當下錄音了,可是一想到那個畫面就覺得很可怕,所以一回家就馬上全部都刪掉。我只是想要離職而已,有這麼難嗎?」

 那時李宜蓁因為餐廳內場工作粗重,肩膀已患有肌腱炎,然而當她拿著醫院證明,跟老闆談自己要提早離職時卻遭拒絕。後來找來勞促會幫忙協調,雇主態度卻更加惡劣。

 「到最後就真的只想離職,就算他沒有勞保,也不給資遣費、醫藥費等,我都顧不了。」李宜蓁難過地表示,這樣一次打工經驗,讓她飽受精神和身體健康上的折磨。

 學生勞工維護不維護自己的工作權益?一般而言,工讀生除了可能自己「不敢言」或「不清楚權益有哪些」,還有像李宜蓁這樣,向雇主開口要求自己應得條件的案例。但是,她的經驗也顯示出另一困境是,學生勞工得要面對「資本關係不對等」的談判場面。

 其實,工讀生若長期忍受基本工作權益受損,最終累積的傷害可能是工時過長而過勞、從未領取過加班費但為賺取更多薪資而排更多班。如果工作又未投勞保,更遑論有職災保險理賠或老年退休金等。

 根據問卷調查,大部分學生中,一份工作累積超過一年年資的約占四分之一,而近半數學生則是任職一份工讀才不到三個月。

 每份工作都為期不長,反應出台灣勞工常見狀況是「做不下去就換工作」。但勞動條件不佳、對勞工產生累積性傷害,兩者反而被雇主和勞工本身忽視,這樣的現實狀況實為勞工的悲歌。

國外打工待遇優? 他國勞動條件比一比

 近年來旅遊節目盛行,許多人都嚮往著去國外打工度假,甚至有企業專門替台灣人辦理打工旅遊及簽證問題,然而,國外的打工環境真的有比較好嗎?世界各國政府對勞動條件及勞動教育的重視程度又是如何呢?

韓國:連鎖企業也違法 兼職權益難保

 斯語一的全辰鎬來自韓國,一個經濟狀況與台灣相似的國家,打工經驗豐富的他曾經當過餐廳服務生、青年旅館管家、導遊等。他提到,其實許多韓國資方,即使是大型連鎖企業,在薪資與工時上都遊走法律邊緣,「老闆們常認為兼職工作容易,所以即使他少給錢也無所謂。」

 全辰鎬來台已經屆滿一年半,在打工環境方面,例如環境衛生、同事之間的互動關係,他認為台韓沒有太大的差異,「在韓國,我是在連鎖餐廳打工,所以他們在衛生方面還滿注重的,和同事或老闆的互動也算不錯。」他分析道。

馬來西亞:法律強制性低  一份「薪」情好複雜

 「我覺得馬來西亞大部份工作環境的管理層都有一個通病,就是一個打工仔 (即打工族)領一份薪水,做好幾份的活。」在馬來西亞擔任過助教、現在就讀傳院一的鄭伃庭則表示。然而不只如此,最大的問題是,馬來西亞過去並沒有強制實行最低薪資制度。

 此外,鄭伃庭也提到,馬來西亞的兼職者往往不能選擇打工的時段,只能由主管全權安排,能彈性調整的空間較小,因而造成雙方的不對等地位。

 鄭伃庭說,就她的觀察而言,馬來西亞人在學校所學到的勞動觀念比較少,且極少應用在往後的工作上,他們往往較為被動,極少試圖站在對立面與主管溝通。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從2016年7月1日起,馬來西亞正式實行最低薪資制度,以確保勞工獲得合理薪資,對馬來西亞的勞工來說想必是一大保障。

日本:標榜「顧客至上」 休息時間被迫犧牲

 而曾在日本連鎖咖啡廳打過工、目前就讀企管一的趙誠泰則認為,相較於台灣,日本服務業極其注重待客的禮節。針對此部分,趙誠泰也說,即使在日本工作滿八個小時就要有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但因為對客服工作要求較嚴格,往往造成他們在生意旺盛時段常被迫不能休息。

 然而,相較於台灣許多兼職工作者都只能拿到基本薪資,在日本則普遍能拿到高出基本薪資許多的工資。

 此外,日本當局因地制宜,依照每個地區不同的經濟發展程度以及產業性質差異制定不同基本時薪。例如:沖繩的基本時薪為693日幣、大阪的基本時薪為883日幣,而趙誠泰在大阪打工的連鎖咖啡廳,其提供給兼職者的時薪為1200日幣。

英國:勞工過度被動 無法向上抗爭

 相較於上述幾位,來自英國利茲大學企管二、今年九月來政大學習華語的交換生秦雨嫣的打工經驗就輕鬆許多。她曾在英國公立小學的幼稚園擔任輔導老師,在薪資、工時等方面,也都有受到合法待遇,對於工作環境、上司及同事之間的互動也甚是滿意。她認為,英國在勞動法部分的制度算是相當完善。

 不過她也提到,當資方對於勞動法採取消極態度時,許多底層勞工常常莫可奈何。在秦雨嫣的本身的狀況中,除了原本的工作時間以外,為了要保持幼兒園的整潔,她偶爾要留下來加班,然而,她的加班費卻比正式工作時的薪資低,不過她卻不以為意。「我是自願加班的,所以我沒有很在意。」秦雨嫣補充道。

勞動教育成效不彰 新聞反成知識來源

 無論是哪個國家的受訪者,他們都凸顯了現今大部分學生勞動意識低落的問題,學生往往因為勞動知識不足、年紀輕、工作時間短而選擇漠視自己的權益,例如:學生本身及資方都認為,他們沒有保勞工保險的必要,而他們也都不清楚勞保相關法令。

 這展現出一個在全世界年輕族群中,極為普遍卻也極為嚴重的現象。

 同時,此現象也反應出勞動教育的缺乏和必要性。在受訪過程中,秦雨嫣說到:「在英國,勞動知識的課程佔的比例極少。」而全辰鎬亦坦言,韓國的教科書中並沒有提及勞動教育,他對於此方面的知識來源多為新聞或者身邊朋友的解說。

 在與勞動權益有關的新聞中,我們看到的往往是勞動法規的變更、勞資雙方的利益衝突,或是勞工已經受害的片面資訊,並非完整而全面的勞動權益教育。不論是哪個國家,勞動意識都應該在學校教育中扎根,替學生與職場的互利關係奠定良好的基礎。

台灣和他國勞動條件差在哪?

 


學生勞權進擊之路 勞動意識為基礎

 政大勞工研究所教授王慧玲表示,勞動意識在台灣,還在往「勞工如何維護自身基本權益」的方向努力。對比歐洲國家,勞動者則是努力爭取更好的勞動條件,這之間的差異,出於國家勞動教育的不足以及工會組織的成熟度不同。

 青年勞動九五聯盟理事鄭中睿也指出,學生打工最容易忽略的權益以勞保、勞工退休金為最主要的兩項。

 他分析,在雇主方面,有可能因為欠缺相關法律知識,或覺得麻煩而沒有幫員工保勞保、勞退;在學生方面,亦可能因為缺乏這些法律常識,或不明白這屬於法定權益,所以導致未保勞保、勞退的情形甚為普遍。

 鄭中睿表示,要提升勞動意識最基本的方法,就是將勞動教育納入國民教育體系之中,他舉例,就像民國93年頒發了《性別平等教育法》後,性別平等才漸漸成為普世觀念。但目前《勞動教育法》進度因為教育部的考量,而被阻擋、依舊停留在行政院會中。

 針對勞動教育內容規劃,王慧玲則認為,勞動教育有兩項最基本的重要概念:「了解基礎的勞動權益很重要,像是對《勞動基準法》的認識,以及對工會的作用的認識。」

 政大勞工所教授張其恆亦補充道,勞動教育也應該建立學生「職業衛生安全該注意什麼」的概念,以提升在職場中的危害意識。

 張其恆更進一步指出,現在勞動者較缺乏「組織起來維護自己」的意識。其實在勞資關係中,政府的角色終究只是第三者。勞方如果能夠有組織的力量,平衡勞資關係,在處理爭議時會更有效率。

 鄭中睿也建議各大學可以成立工會,因為當人數足夠,其影響力、抗議的聲音會比較大、更容易受到關注,雇主才會受到壓力進而改變勞動環境。另外,工會能聚集人力、交換資訊、搜集資料或證據等會更方便,不一定只有抗爭這個功能。

 王慧玲說明,台灣勞資關係的不對等,很大程度肇因於戒嚴時期對勞動運動的束縛,而解嚴後,這些束縛仍在,當勞動者們有所作為後,才有所改變。例如1990年代,體制外工會的出現,進而促成《工會法》的修正,正式將產業工會納入工會的範疇;2013年的關廠工人臥軌案,則促成了大量解僱保護法的制定。

 政大勞工研究所教授成之約便解釋,實際上現在兼職員工組工會的機會比較少,所以往往要依靠政府來解決問題。而王慧玲也說:「縱使兼職員工較難透過工會來爭取更好的權益,也可以經由法令來主張勞工最基本的權益。」

 因此,當打工族在進入職場時,更要注重法律保障的權益,成之約提到:「最基本就像是基本工資、勞工保險、就業保險跟退休金。這些都要注意到。」

 而當權益被侵害,最好的方法還是向勞動局申訴,「如果真的有所顧忌,那就至少離職前檢舉他一筆。」成之約建議。

 

記者/阮怡婷、胡宇鈞、陳彩新、吳致亨、簡毅慧

攝影/黃庭暄、阮怡婷

編輯/劉映彣、陳力瑋、徐湘芸

圖表資料來源/《政大學聲》全校問卷調查

圖表資料整理/阮怡婷

製表人/劉映彣

(本文刊於《政大學聲》第18期)

 

Q&A:打工族不可不知!

一、工作相關保險:

Q:為什麼我一定要保勞保呢?不能不保嗎?

A:當然不可,因為只要勞雇關係確認,雇主就一定要幫員工投保勞工保險。根據《勞工保險條例》第6條:「受僱於僱用五人以上公司、行號之員工,應以其雇主或所屬團體或所屬機構為投保單位,全部參加勞工保險為被保險人。」
若是員工數不到五人,雇主則至少需要幫你投保就業保險哦!

Q:雇主說要從我的薪水扣除繳勞保的錢,所以勞保保費由我自己全額支付?

A:當然不是!依照《勞工保險條例》第15條規定是,只有70%的保費由被保險人、員工給付,另外20%是雇主負擔,其餘由政府補助。

Q:如果我的工作環境很安全,為什麼需要勞工保險?

A:勞工保險除了提供你在工作期間擁有生育給付、傷病給付、職災醫療給付等,另外還有你退休後可領取的老年給付,都是其保障的權益範圍。你有投勞保,就會累積勞保年資,年資越高,退休金當然就會累積得越多哦!

Q:勞保?就保?我搞不清楚差在哪?

A:勞保著重在工作期間或工作退休後的基本生活保障,而就業保險則著重在失業或育嬰留職停薪期間的基本生活保障,因此就保提供失業給付、育嬰留職停薪津貼、提早就業獎助津貼、職業訓練生活津貼、健保費補助等,讓勞工即使短暫暫停工作,也能維持基本生活!

Q:我本來也有健保,為什麼雇主還要再問我一次要不要投保?

A:除了勞保以外,老闆也需要幫員工投保健保唷!根據《全民健康保險法》第8條第二項明定,應參加健保之保險對象包括有一定雇主之受僱者等。除非員工週工時不超過12小時,或你目前仍選擇依附於父母名下繳納保費,否則基本上只要是成年人且有工作,那麼受雇單位就必須為你投保。

 

二、工資:

Q:國定假日還要上班,那麼我是不是可領雙倍薪資呢?

A:沒錯!根據《勞基法》第三十九條,雇主經徵得勞工同意於休假日工作者,工資應加倍發給。另外,現行法律修定為「一例一休」,意指勞工每七日中應有二日休息,其中一日為例假,一日為休息日,如果在休息日上班就被視為加班,要多加注意。

Q:發薪日到了,我卻遲遲領不到薪水,該怎麼辦?

A:可以向臺北巿勞動檢查處檢舉,並請求派員實施勞動檢查。根據《勞基法》第二十七條則規定,若雇主不按期給付工資,主管機關也得限期令其給付。

Q:我的工時好長,卻不知道加班費到底要怎麼算?

A:要注意!我國訂定一日正常工時為八小時,若再延長工時,老闆就得支付加班費。而依《勞基法》第二十四條規定的加班費計算方式如下:

延長工時 加班費
二小時以內 按平日每小時工資額加給三分之一以上
再延長二小時以內 按平日每小時工資額加給三分之二以上

而根據《勞基法》第四十條,因天災、事變或突發事件不得不加班,應加倍發給薪水,並事後補假休息。

Q:因為我上班遲到,所以老闆可以扣我薪水嗎?

A:不可以,根據《勞基法》第十七條,雇主不得預扣勞工工資作為違約金或賠償費用。

 

三、工時、休息休假:

Q:我工作好久好累,難道工時是沒有上限的嗎?

A:正常工時和延長工時都是有上限的。根據《勞基法》第三十條,勞工每日正常工時不得超過八小時;正常週工時不得超過40小時。單日延長工時不得超過四小時;每周工時總數上限則為48小時。

Q:今天工時稍長,我可以休息一下嗎?

A:當然可以!根據《勞基法》第三十五條,勞工連續工作四小時,至少應有三十分鐘之休息。若是實行輪班制或其工作有連續性或緊急性者,雇主得在工作時間內,另行調配其休息時間。

Q:我好想請假,有辦法請嗎?

A:根據《勞基法》第38條,只要工作滿六個月,就會有三日的特別休假,年資越高會有越多,所以如果想請假,特別休假完全是你的權利喔!除此之外,如果在契約終止前都沒有請特休,老闆還必須按日發工資給你。

 

四、其他:

Q:老闆要我買制服,制服錢還要從我的薪資裡扣?

A:其實,這樣的行為是不合法的,根據《勞基法》第26條規定,禁止資方預扣薪資,且勞動部也曾函釋,制服的費用應為勞務成本或職工福利之一部分,要求勞工負擔或分擔成本,顯不妥當。

Q:面試時,老闆和我簽訂契約,說要工作滿一定年才能離職,否則得賠償鉅額違約金,我應該簽嗎?

A:依誠信原則,勞資雙方可以在契約書中約定預告義務及違約賠償。只是違約金的部分,仍應在合理範圍內,所以你簽約時,一定要詳細閱讀契約。另外,如果在約定時限未滿時要離職,應該在規定時間內預告雇主,否則即算違法。

Q:老闆說新進的員工都有試用期,可是真的可以有試用期嗎?試用期期間薪水要怎麼算呢?

A:其實老闆是可以跟你約定試用期的,不過試用期期間的薪水不可以低於法定基本工資。

Q:如果當初和老闆簽訂契約後,發現契約中有違法的部分,我應該遵守嗎?

A:在所有法條中,勞動法令的位階高於私人契約位階,也就是說,如果契約中的規範違法,即使你已經簽名了,還是屬於無效規範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