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搖哥突遭強行送醫 北市衛生局:有醫療需求

搖搖哥突遭強行送醫 北市衛生局:有醫療需求

只要是政大師生,都知道校內有一位丁姓男子,精神不穩,平日蓬頭垢面,常在校園中手舞足蹈或歌唱,因此被暱稱為「搖搖哥」。今(31)日中午,他卻無預警地遭文山一分局警察、消防人員及政大駐警隊攔下,強行送醫。

根據學生拍下的影片,丁姓男子於過程中數次掙扎,並質問「我甘有安怎哩係勒衝三小」,而警消人員則回應是「為了他好」,駐警隊隊長蕭敬義數次要求圍觀學生不要拍攝。醫護人員推出擔架,並強行將丁姓男子以紅色套環固定手腳,最後將他推上救護車,帶離政大。

搖搖哥1

據晚間北市衛生局新聞稿說明,丁姓男子為定期照護個案,今日訪視過程中經校方得知他疑似多日未進食,是故會同警消將其送至醫院檢查,經評估後認為實有就醫需求,而丁姓男子也已同意就醫,目前在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住院觀察。

殺童案發生不久,時機敏感,法律系副教授劉宏恩在臉書上批評,昨日才呼籲衛生福利部不應修改《精神衛生法》,讓警消人員能直接將「疑似」有危險的精神病人強制就醫,沒想到北市府今就「上街亂抓精神病友」,令人感到更害怕。

丁姓男子其實並非第一次被強制送醫。103年9月文山健康中心、文山社福中心、以及台北市立松德療養院醫師就曾來會診,判斷他病況嚴重,長期未清潔身體,還會從垃圾堆翻食,已達送醫標準。雖然丁姓男子同年11月回到政大,但有關他的爭議仍時有所聞。

然而,多年來除了偶爾有學生表示受到騷擾,並未傳出丁姓男子主動攻擊他人,多半只是在校園內及周遭閒晃,多數政大師生對他早已見怪不怪,不少學生也曾有與他交談的經驗,校方雖曾開過多次會議,皆因沒有證據他有攻擊性,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衛生局表示,若精神病人無法自理,基於關懷及保障病人權益與健康,皆會予以協助,今日送醫過程可能因有警消在場而造成誤會,日後將加強送醫時的溝通說明。

(記者陳品丞╱台北報導)
(圖╱截自影片)

北市衛生局新聞稿說明:http://goo.gl/WuEPG2
送醫影片:https://goo.gl/nlBKZt

十萬元鼓勵走斑馬線? 交安宣導新招挨批浪費錢

十萬元鼓勵走斑馬線? 交安宣導新招挨批浪費錢

只要在一學期內,過馬路走斑馬線18次,就可能得到市值1萬3000元的iPad mini 4!那麼好康的活動,其實是政大軍訓室為了宣導行人安全,不惜砸下新台幣10萬元重本辦的集點抽獎活動,獎品還包括3C產品與超商禮券,價值約五萬元。然而,活動不僅宣傳不力,更被學生批浪費公帑。

政大學生違規穿越馬路情況嚴重,為了宣導對用路安全的認識,交通安全委員會主辦、並由軍訓室承辦了一個集點抽獎活動,只要學生「過馬路走斑馬線」,即可在東側門、大門及麥側三處找修服務課程的學生認證蓋章,一天限蓋一點,集滿18點即可參加抽獎。

過馬路圖1
中午下課時段,麥側外路口人車爭道。(圖╱李宜蓁攝)

活動立意甚佳,獎品也吸引人,但多數學生表示從未聽聞此活動,就連軍訓室網頁上也找不到相關訊息。中文三程羿樺坦言,沒有看到任何宣傳,也不知道活動內容。記者上週三(16日)實地於麥側觀察,一小時內僅有兩人前來認證,且當天已於別處蓋章。

承辦活動的教官朱清義表示,現今社交網路發達,故活動宣傳不像以往公布在學校網站,而是請服務課同學分享在Facebook及PTT等平台,同時請各系助教張貼於系網。

有趣的是,麥側的認證攤位設於校內,正門的攤位則位於校友服務中心與樂活館中間的小路中,兩處皆無法直接看到路口;換言之,就算有人沒照規定走斑馬線,認證員也難以確認,恐令活動淪為形式,10萬經費究竟能達多少效益令人質疑。

過馬路圖2
中午下課後,學生前往麥側攤位進行認證。然而,認證員從此處難以看到路口,學生參與狀況也不如預期。(圖╱李宜蓁攝)

「我覺得完全沒意義,蓋完章大家還是會用一樣的方式過馬路,毫無任何效益。」畢業於金融系的薛竫批評,活動根本不符成本效益。廣告四林熙堯對活動表示訝異與不解,「這讓我想到國小、國中時期的宣導活動。」

「這些錢拿去捐給關愛之家動保協會還更有意義一點。」阿文二莊畯喬上學期修過朱清義的交通管理服務課,他認為違規行為不是在學生的本身的道德觀,而是設施問題,「如果校園附近的路夠寬,不會動不動被等公車人潮或是排隊買滷味的擠到馬路上,我幹嘛沒事要闖紅燈違規找死啊。」

事實上,過去曾有學生於路口舉牌、口頭勸導,呼籲學生過馬路走斑馬線以避免危險,但效果皆不彰。朱清義表示,活動結束後會進行統計,目標希望中午時段每小時逕自穿越馬路的人數,能從去年的2000人降至一半,「但如果成效不好,明年也可能需要轉換方式。」

(記者李宜蓁、陳品丞╱台北報導)
(圖╱李宜蓁攝)

太吵了! 安九四月起午夜熄燈

太吵了! 安九四月起午夜熄燈

學務處住宿輔導組11日發布公告,山上的安九食堂用餐區4月1日起將於晚間12時熄燈。住宿組組長古素幸表示,因多次接獲九舍學生投訴噪音問題嚴重,影響夜間安寧,經宿服會研議後才做出此決議。若情況未改善,不排除進一步關閉用餐區。

安九熄燈圖1

「宿舍是學生的空間,更是休息的空間。」古素幸澄清,熄燈並非關閉用餐區,安九店家與福利社營業時間不受影響,有需求的學生仍可使用用餐區空間。她說明,以前安九食堂營業時間只到晚上10時,後來因山下活動空間關閉,但學生仍有活動需求而湧入宿舍區,食堂才改營業至12點。對此,阿福早餐店老闆娘宋澤欣說:「並不擔心生意受到影響,可是聽到這個消息感覺很突然,也沒有事先宣導,就忽然宣布熄燈。」

除了熄燈,噪音違規記點也從原先兩支警告記一點,改為與山下舍區相同,記一次四點,滿十點退宿,但古宿幸仍然強調,熄燈措施是柔性勸導,希望大家將心比心,共同維護宿舍的夜間安寧。

「熄燈好像不能真正解決噪音問題,需要的人還是會待在安九吃消夜、討論報告或進行活動。」中文一許華珊認為此政策並不可行。英文一陳奕彤則感到十分訝異,表示安九食堂的噪音主要來自外頭大聲嘻笑喧嘩,反倒不是食堂內活動的學生。

有學生質疑,噪音問題的解決方式應由舍胞投票,古素幸強調,安九夜間噪音最主要受害者為居住在九舍較低樓層或靠近中庭的學生,然而他們屬於少數,多數學生沒有同樣遭遇,較無法感同身受,投票並不可行。

根據第14期《政大學聲》報導,學生多認為交誼廳有「環境不整潔」與「設備老舊」的問題,古素幸也表示自強六舍的交誼廳設備已更新,同樣開放至晚上12點,若有需求的同學可就近使用。

(記者李怡庭╱台北報導)

必修不給退 生捍選課自由 系辦:為學生好

必修不給退 生捍選課自由 系辦:為學生好

民族二陳怡彤6日於政大學生交流版表示,系主任王雅萍禁止授課老師簽退課單,該系學生隨即發起連署,要求不應以「必修課不得退課」為由,剝奪學生自主選課權利。系辦公室回應,此為確保學生能按進度修課,以免到時無法畢業,並澄清若有正當理由,絕不會刁難學生。

民族一王育紘表示,前一學期早已事先以打工為由,向系主任申請下一學期退課,也已獲同意,然系主任現在卻以「剛上任沒弄清狀況」為由,表示承諾不可能兌現。

他因而展開連署,獲得35位學生簽名支持。他發現許多學生有退課需求,例如「必修時段已安排固定就醫」、「計畫雙主修、輔系」等,但皆被系辦以「理由不足」為由拒絕退課。他質疑,系上並沒有明確規定不能退必修課,應是系主任濫權侵害學生權益。

選課自由圖1
民族系學生為抗議選課不自由,發起連署,圖為連署書。

然而,根據《國立政治大學學則》第15條規定:「學生選課應按年循序就該系(所)規定必修科目表修習並依科目表採計畢業學分,科目內容有先後修習次序者,除經各該系(所)核准外,不得顛倒修習,違者該科目學分及成績均不計。」

助教張文思表示,系辦一切按照選課辦法辦理,歷年來也沒有改變過做法,更沒有濫權之事,民族系必修往往一年只有一門,而課程會議上更常調整學分及課程內容,「是擔心學生不懂系所運作規則,一旦盲目退課,造成修不了課的情況,只會徒增困擾。」

民族系學會學總幹事徐俊文表示,系務會議決議將退課權力下放給各課程的教師,由教師自行審核學生退課理由,系辦尊重教師決定。對於原先「雙主修、輔系需要」等特殊退課理由,系辦也將在日後的會議中訂出相關細則,以期未來有更加明確的規範。

 選課自由 Vs. 專業養成

事實上,許多系所考量學生基礎能力培養,對學生退必修課有所限制,例如外語學院為避免學生沒打好基礎語言能力,影響後續學習,禁止學生任意退必修課;然而,也有人批認為大學的精神應為自由、開放,選課自由是學生的基本權利。

成功大學法律學系教授許育典在《教育法》一書提及:「大學生的學習自由,應屬憲法第11條學術自由的保障範圍,其中包含自由選擇科系、課程及講師,因為大學生在學習自由的保障下,才可充分的培養其學術興趣。」

王育紘指出,學生往往有自己的大學生涯安排,系辦不能因為覺得不合理就干涉。同樣參與連署的民族系學生范潶翔(化名)說:「生涯規劃是學生的權利和自由,用這種(禁止學生退課的)手段拖住學生,沒什麼意義。」

王育紘同時也質疑是系主任擔心民族系被當成跳板,怕學生轉走,所以施壓老師,直言「這根本是把學生囚禁於系內!」斯語一楊先雯認為,若不想成為跳板系,就應該豐富課程內容,限制學生選課自由只是「自欺欺人」,會走的還是留不住。民族系教授趙竹成說:「是否為跳板科系是個人認知的問題,對科系而言重要的是,努力讓進來的學生留下來。」

但民族系助教張文思有不同意見:「根據多年輔導學生的經驗,我發現學生往往搞不清楚畢業門檻以及選課流程。學生往往在缺乏規劃的情況下做出錯誤決定。」她強調,這些規定是為了提供學生正確的方向,避免他們盲目走上錯誤的道路。

就算某些課程確實有先後修習的必要,但王育紘認為不論任何理由,都應該受選課自由保障,若學生因顛倒修習而沒辦法畢業,風險應自行承擔,系辦不應干涉。民族系教授趙竹成也認為「教育單位應當以學生的最大利益為考量」,而且「退選課是學生老師兩者之間協調就好,不需要行政單位太介入。」

然而,選課自由看似是個人問題,卻可能造成行政負擔。張文思說:「多年來往往一不小心就有同學漏修了必修、或者因課務調整而無法畢業,我們得幫這些學生加開額外的替代課程,不僅徒增系辦困擾、學生也勞碌奔波。」徐俊文同樣認為,學生任意退課,可能造成系所開課時無法掌握人數,增加開課負擔和困擾。」

教務處註冊組組長王揚忠認為,各系所需求不同,訂立選課規範時自然有其專業考量,「像是法律系課程數眾多,自然不會有太過嚴格的限制,但民族系每年僅有一門必修課程的情況下,為了學生畢業著想,限制應還屬正當。」

(記者趙煒婷、吳品杰/台北報導)
(圖/趙煒婷攝)

國合處忘了?三薦外生險無法交換

國合處忘了?三薦外生險無法交換

薦外學生若不提醒國合處,有可能錯失提名?10日晚間,金融四陳育琳於政大學生交流版貼出公開信,指自己與兩名同學因未「自行提醒」國際合作事務處幫忙向交換學校提名,差點錯失至秋田國際教養大學(Akit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AIU)的交換機會,批校方不該將提醒責任丟給學生,許多同學亦表示該承辦人員黃清富出包已非第一次。

國合處圖1
國合處外牆的校外締約學校一覽圖。(圖╱胡醴云攝)

申請薦外交換的學生,需經過托福成績、面試、排志願序層層關卡後,方可獲得學校向締約校「推薦」的資格,但有些學校尚須經校方「提名」,才會予以審核。根據國合處〈薦外學生行前須知〉第二點:「如締約學校需事先完成提名程序,請亦於相關時程截止日前告知本處辦理。」如此重要的手續若未完成,學生半年至一年的準備心血都將付諸東流。

陳育琳表示,國合處去年10月27日的「校級交換說明會」上未特別強調此事,她與兩位同學在本月7日交換生行前通知會時,方知應提醒國合處提名,卻已錯過2月29日的最後期限,所幸經國合處向AIU補提名後,仍能前往交換。

「我認為將『提醒提名』的責任交到學生身上,是非常不合理的!」陳育琳批評,即便目前人力短缺,行政上仍有可行的改善方法,如每年各校提名期限早已公布,用Google行事曆即能將學生名單對應期限一一寄出,就算真的要學生提醒,也應在「交換生甄試簡章」、「行前須知」及「家長保證書」中強調,讓學生明瞭義務和重要性。

「學校有很多機會可以跟學生強調要自己跟國合處提醒,但他們都沒有做。」此次申請至土耳其聖班哲大學(Sabanc? Universitesi)交換的阿語四蕭以采亦表示,校方於7日的交換生行前通知會,未對此有更多解釋,只是尋常地逐字唸過。

國合處秘書任怡心回應,由於締約學校高達200多所,不是每間都需提名,且不同學校提名程序與所需文件不一,程序又可能隨時更動,故交由學生提醒還是現行較可行的方式,「一個人不可能隨時看200多所,但給同學看的話只要看自己申請的學校就好。」

然而,薦外事務繁雜,卻多僅由行政秘書黃清富一人包辦。政大薦外人數自民國95年的209人成長至103年的486人,負擔可謂不小,此外他尚須處理學生出國獎學金、Buddy Program,連辦公室資訊設備問題、向廠商溝通的業務也由他扛下。

任怡心坦言,國合處人力確實吃緊,但一直嘗試透過電子化等方式分散業務。然薦外業務增加如此快速,為何不向校方要求多聘人手?任怡心回答,該事務專業性高,業務分工不易,且預期校方會因經費狀況不予批准,故過去未積極向學校申請增加人力。

黃清富也表示,對業務量沒太大感受,每年業務量總是會有高峰低峰,順程序進行不致有太大困擾。而今年首度發生漏提名,任怡心強調,未來會以專案申請增聘一位工讀生,並加強「提名」規定的解釋。

(記者胡醴云╱台北報導)

台大生控校際選課流程疏失 政大:未收到申請

台大生控校際選課流程疏失 政大:未收到申請

台灣大學資訊管理所學生陳中彥9日在個人臉書發文,表示自己上學期(104學年第一學期)到政大跨校選課,政大校方卻在學期結束後一個月才告知未完成選課流程,要他繳交修課證明。陳中彥不滿政大有行政疏失,後果卻由學生承擔。

陳中彥上學期選修資管系教授苑守慈的「服務科學管理與工程」一課。據陳中彥回憶,政大註冊組編審陳明薇曾表示使用台大表單即可,因此他持台大選課單至各處室蓋章,並完成繳費。

然而,政大註冊組在學期結束後一個月,通知陳中彥未完成選課流程,需另繳一份報告書證明修課記錄,附上教師協同證明才能獲得學分,並要求他承認未按政大流程選課。陳中彥強調,自己曾再三向承辦人員確認是否跑完所有流程,學期中也未收到程序有誤的通知,卻在學期後才被告知沒完成選課,讓他相當錯愕。

對此,政大註冊組長王揚忠表示,陳中彥未將校際選課單交回,因此註冊組沒收到他的選課資料。他指出,外校學生來政大選課,需將政大的校際選課單交回註冊組,否則視同未選課,這次是台大校方詢問此事,他們才發現陳中彥至政大選課,因此要求他補辦手續以取得成績。

陳中彥則表示,印象中自己有將單子交回政大註冊組,但無論如何,他都希望校際選課手續能更簡便。他舉例,當時政大需要修課證明,向授課老師求證會方便許多,「老師好找,學生反而難聯絡。他們找了學生,還要學生自己去找老師來證明,我其實不太懂幹嘛搞這麼麻煩。」

目前陳中彥已繳交相關證明,註冊組也完成學分認證。王揚忠提醒有意到政大選課的外校學生,列印跨校選課單並獲各單位核定、繳完學分費後,仍需將校際選課單繳回政大註冊組,才算完成選課。王揚忠並建議,可在流程跑完後登入校際選課系統,確認選課是否成功。

完整校際選課流程,可至政大教務處網站「選課訊息」的「選課流程」查詢。

(記者洪與成╱台北報導)

跨校選課圖1
跨校選課流程圖。(資料來源╱教務處網頁)

捍藝術自主 南藝生抗議併入成大 教部諾暫緩實施

捍藝術自主 南藝生抗議併入成大 教部諾暫緩實施

「藝術創造力需要自由,反對南藝併入成大!」、「系統扼殺藝術,藝術教育不能沒有南方觀點!」今(7)日中午,台南藝術大學100多位學生包車北上,於立法院及教育部前,抗議南藝併入成大的公公併政策,指出藝術教育有其獨特性,不得擅以學校規模、學門互補為由,犧牲南部的藝術教育。

南藝大圖1
抗議與聲援學生隊伍舉著旗幟,自立法院遊行至教育部。(圖/陳品丞攝)
南藝大圖2
南藝大學生於遊行隊伍行進中演奏樂器,同時懸掛著「強暴藝術、藝術已死」,諷刺併校政策。(圖/陳品丞攝)

南藝大造型藝術研究所學生鄭翔宇質疑,南藝目前的課程方針是「全藝術」,和成大合併後是否會受到影響?他說:「當初是錯誤政策,根本不應該成立併校窗口!」

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委員黃國書、鄭麗君等人到場支持,表示委員會已提案要求教育部應暫緩「拼業績式」、「暴衝式」的公公併政策,重新檢討此政策對特色大學、技職教育的傷害。

南藝學生現場表演剛寫好的歌曲,彈奏樂器,諷刺教育部及其政策,獲得滿堂采。但隨後教育部人員出面接受陳情時,南藝學生情緒激昂,怒吼「合作可以,合併不要!」

教育部高教司副司長朱俊彰承諾,沒有對立院專案報告前會暫緩推動,ㄧ定以各校意願為主。立委黃國書要求教育部發布新公文,取代1月12日發布要求設立兩校合併窗口的公文,初獲教育部同意,朝合作與策略聯盟方向研議。

南藝大圖3
黃國書、鄭麗君等多位立委於立法院側聲援抗議學生。(圖/陳品丞攝)

(記者陳品丞/台北報導)
(圖/陳品丞攝)

野火記者會批政大戒嚴 僅學務處出面道歉

野火記者會批政大戒嚴 僅學務處出面道歉

今(4日)中午,政大野火陣線召開記者會,針對226駐警隊及主任教官撕毀其海報事件重申立場,批評事發至今校方仍不願公開道歉。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蔡培慧、台灣史研究所教授李福鐘、百餘位聲援學生齊聚,呼籲校方承認錯誤並落實轉型正義。副學務長蔡炎龍後出面致歉,但僅代表學務處,事件當事人皆未到場。

野火記者會圖1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到現場聲援學生。(圖/黃庭暄攝)

野火社長、政治二楊子賢於記者會中提出三點訴求:一、校長、教官、駐警隊公開道歉。二、撤除蔣介石銅像。三、正視轉型正義,教官撤出校園。他更指出,若無法達到,「政大不配自己稱作人文社會大學!」

野火陣線成員2月26日於中正圖書館蔣介石銅像上,張貼二二八受難者名單及生平簡介,被駐警隊強制撕除,學生隨後轉往可自由張貼海報的風雨走廊,卻再度被主任教官撕毀,學生大感不滿,痛批「侵犯言論自由」、「政大戒嚴」。

「校方對這次爭議的不作為、漠視、容忍,政大言論自由往後退!」法律系教授陳志輝表示,318學運時校方對學生意見的表達採取較寬容的態度,但如今顯然走回頭路。他更指出,法律講究比例原則,儘管當時野火不符張貼規定,但應要求「立即補正」,而非擅自撕除,對此次校方的態度和手段非常不能理解。立委蔡培慧更批評校方不願出面,「究竟想維持什麼利益?甚麼威權?」

台史所教授李福鐘指出,政大的黨校歷史是拋不去的沉重包袱,他尊重歷史,「但傳統與民主精神背道而馳時,校方應該好好思考,是該繼續捍衛,還是有更好的安排?」野火社指導老師、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認為政大對轉型正義的「努力不夠」。

學務處副學務長蔡炎龍隨後來到現場,代表學務處道歉,表示主任教官張惠玲才剛到政大五個月,很多規定還不了解,做出不恰當的行為,已開會數次討論解決方式,並深刻檢討。

野火記者會圖2
政大副學務長蔡炎龍出面回應學生。(圖/黃庭暄攝)

然而,主任教官及駐警隊等事件當事人皆未出面,蔡炎龍此次也僅代表學務處道歉,令許多學生質疑「校方開了那麼久的會,結果只有學務處出來坦?」楊子賢表示無法接受此結果,未來不排除對校方提告。

此外,記者會進行過程兩度被打斷,一名男子要求發言,現場一陣鼓譟;另有一名自稱校友代表的女子大喊:「我們是怎麼樣安定這個國家,讓這個國家豐衣足食?」、「你們已經得到政權,你們是還要怎樣?」但記者會隨即於喧鬧中結束。

野火記者會圖3
學務處於記者會後召開記者會,然關鍵人物主任教官及駐警隊長皆未出現。(圖/黃庭暄攝)
野火記者會圖4
野火記者會吸引不少學生圍觀。(圖/黃庭暄攝)

● 敏感時刻公布海報張貼違規名單 課外組:例行公事

3日下午,學務處課外活動組發布公文,公告「104學年第一學期風雨走廊及海報柱違規海報之單位名單」,點名62個學生社團、系所、行政單位,並停權違規三次的「國際經濟商管學生會(AIESEC)」及「陸仁賈同志文化研究社」張貼海報權利,更因時機敏感引起學生譁然。

公文中指出,根據〈課外活動組公共布告欄管理要點〉及〈國立政治大學風雨走廊海報版管理規定〉,校內單位違反張貼規定,經課外活動組勸導而未改善者,得予以停權及公告名單,違規內容主要為逾期未撤、張貼位置錯誤、覆蓋張貼、未註明張貼日期等。

本次公告提及的張貼位置包含風雨走廊與海報柱,但前者有特別專法規範,其第五條規定:「若違反上述規定,課外組將逕行拆除,予以紀錄公告,並列入社團評鑑評分之考量」,但後者適用〈課外組公共布告欄管理要點〉,當中並無公告違規名單規定。

校內張貼海報違規嚴重,課外組表示經常收到違規通知,他們會發電子郵件或請工讀生通知該海報張貼單位前往處理,屬例行公事,上學期也曾發公文列出海報柱違規單位,然該公文未公告於課外組網站上。

「海報的張貼是否不應嚴格限制,而該從寬認定呢?」政治二曾元濃認為校方突發公文,讓人不免覺得只是為了合理化對野火的取締,因此廣判違法。搖滾音樂社社長、資管二杜彥豪同樣表示,此時間點確實很敏感,引人聯想。

被處分的陸仁賈社社長、應數三王彥婷則於個人臉書上公開澄清,最終處分結果在開學就已經寄信通知,應與撕海報事件無關,只是發佈時間敏感。此外,王彥婷認為官方制定規則以管理社團宣傳管道,有干涉社團自治之虞。她反對將違規記錄列入社團評鑑考量,「因為行政單位、系學會等不受評分規範,社團卻可能受到懲罰,這並不公平。」

(記者高鉦詠、陳品丞╱台北報導)
(圖╱黃庭暄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