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快樂!歡送104學年度畢業生 

畢業快樂!歡送104學年度畢業生 

政大今(5 )日舉辦104學年度畢業典禮,校園處處可見穿著學士服、拿著花束的身影。上午首先登場的是商、外、傳、國、教育學院。校長周行一以愛因斯坦名言「不要只為成功而努力,要為做一個有價值的人而努力。」鼓勵學生,強調「努力把才能用在有興趣的地方一定會成功。」

104學年度畢業生將學士帽拋向空中,慶祝畢業。(圖╱羅紹文攝)
104學年度畢業生將學士帽拋向空中,慶祝畢業。(圖╱羅紹文攝)

各院畢業生在管樂團的演奏中,一一由司儀唱名,並從院長及校長手中接過畢業證書,劃下人生中的里程碑,邁向一段嶄新的旅程。

中場休息由政大交響樂團帶來日劇《篤姬》主題曲,振聲合唱團則以無伴奏方式高歌〈Viva La Vida〉、及結合歌唱與口技的〈對你愛不完〉,以優美的歌聲歡送畢業生。

財信傳媒董事長,企管系校友謝金河憶及大學時光,他直言:「人生最美好的時刻就在大學四年!」他祝福畢業生們能找到自己喜歡的事,投入自己喜歡的工作,並以”Stay hungry, stay foolish.”的態度面對世界。

畢業生致詞代表由英語系王鐿婷擔任,她不僅回憶在政大生活的點滴,也對同窗四年的同學及師長獻上誠摯感激,更對畢業後的自己有更高的期許。

典禮尾聲,由校長傳遞聖火給五院代表,並一同點燃象徵希望的火炬,升起明亮的天燈,期許畢業生的未來一片光明,為上午場的畢業典禮畫下句點。

「坐了很久!」資管四徐振哲表示,畢業典禮是難得的經驗,因此報名參加,但領完證書之後便枯坐許久。會計四僑生,譚的妮和爸媽一同出席畢業典禮,她對黃達夫演講中的”What’s the meaning of life?”印象深刻,但同樣覺得典禮流程太過緩慢,讓她一度懷疑能不能中途離席。

就讀東亞所碩士班的鍾員郡則對畢業典禮感到新鮮,他笑說:「有重回學士班的感覺!」,但他覺得一一授證的方式太過冗長,希望能夠再簡化程序。由於東亞所的上台順序較後面,因此他在典禮前半部便先行離席。

下午場文、理、社、法學院的畢業典禮則於14:20開始,儘管中午開始飄起小雨,卻絲毫不減畢業生們的喜悅之情。

暫時別跟我談未來 政大音樂節多元呈現衝突

暫時別跟我談未來 政大音樂節多元呈現衝突

電子音樂劃破悶熱的夜晚,「音速死馬」在舞台上一邊彈奏電吉他,一邊利用效果器製造出仿若野馬嘶鳴的音效,乍聽衝突、不協調的電子音樂,如利片射入席草地而坐聽眾的耳膜,搭配著白色屏幕上投影出的多媒體視覺設計。首屆政大音樂節3、4日登場,除了電子音樂與樂團演出,還有市集和聲音展覽,要大家「暫時別跟我談未來」。

隨著夜幕漸深,聚集於體育館前的人群越來越多,或站或坐,曾獲第24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的饒舌歌手Miss Ko葛仲珊一出現,人群湧向台前,隨著DJ和饒舌節奏搖擺身體,還有人直接現場熱舞,就算汗如雨下也不減興致。葛仲珊一連帶來「搗蛋」、「打破它」等歌曲,更帶來安可曲張惠妹的「跳進來」,台上和台下一起High到極點,令不少人大呼過癮。

「音速死馬」透過效果器製造聲音獨特的電子音樂。(圖╱許閔淳攝)
「音速死馬」透過效果器製造聲音獨特的電子音樂。(圖╱許閔淳攝)
饒舌歌手葛仲珊賣力演出,令全場氣氛High到高點。(圖╱許閔淳攝)
饒舌歌手葛仲珊賣力演出,令全場氣氛High到高點。(圖╱許閔淳攝)

「我今天就是來紓壓,就是nonsense的紓壓。」法律四張桓溢表示,從網路及朋友口中得知此活動,且有自己喜歡的樂團,便決定來參加。他笑說,發覺政大音樂節都與未來有關,恰好自己準備畢業,特別有感觸。

此外,音樂節還有特別的「silent disco」,只有戴上耳機的民眾才能聽到DJ播放的音樂節奏,形成一群帶著耳機的人自顧自地在各處搖擺的有趣場景。傳院一吳怜音與友人一同參加,她們表示很少有這種只有自己聽得到的DJ秀,覺得十分新鮮。

政大音樂節由修習「娛樂產業與新媒體創意」一課學生籌辦,主題訂為「暫時別跟我談未來」。概念發想人、傳院二施又文表示,很多人一聽到主題會認為有些負面,但其實他們希望政大學生暫時停下腳步,正面積極地關注現在生活周遭的衝突與議題,才能繼續往前。

施又文說,近年政大歷經不少衝突事件,如校歌爭議、228教官撕傳單事件、搖搖哥強制送醫等,他發現政大學生對特定議題的意見往往一面倒,有些聲音在過程中聽不太到,因而產生矛盾與對立,「我希望大家能停下來,聽聽看各種不同的聲音。」因此,他們利用音樂、聲音裝置與市集,傳達音樂節的核心概念「衝突」。

羅馬廣場立著八根柱子,分別代表近來政大與社會上的爭議事件,每根柱子有四個音孔,分別是新聞報導、正反方意見、當事人看法,上頭並沒有標明是哪種意見,故民眾拿耳機插入任意一個音孔,便能隨機聽到不同的聲音,「雜訊處理器」便是基於上述概念發想而成。

音樂節的催生,背後是一群百餘位學生組成的龐大團隊,以及校友的經費支持。課程助教、數位內容碩士學位學程學生王建傑表示,音樂節一開始發想時曾想弄一個會旋轉的四面舞台,甚至在游泳池裡看電影,「現在想想還滿天馬行空的。」

從無到有的過程,同為課程助教的資科四王邦任說,由於音樂節實際上是一堂課,學生、老師、和學校對期都有不同想像,學生想將它辦成一場完整的音樂節,但校方可能將其視為未來虛擬藝術學院的開端,籌辦過程中需要不斷地協調。

為期兩日的政大音樂節,希望和大家一起,暫時別跟我談未來。

政大音樂節主舞台,兩側布條大大寫著「今晚我們都閉上嘴,暫時別跟我談未來」,竟惹來像靈堂的評價。
政大音樂節主舞台,兩側布條大大寫著「今晚我們都閉上嘴,暫時別跟我談未來」。
攤位前掛著白布,讓路過民眾能寫下自己暫時不想談的東西。(圖╱許閔淳攝)
攤位前掛著白布,讓路過民眾能寫下自己暫時不想談的東西。(圖╱許閔淳攝)
「雜訊處理器」挑選八個近日政大與社會上具爭議性的議題,蒐集不同聲音,盼民眾聆聽多元意見。(圖╱許閔淳攝)
「雜訊處理器」挑選八個近日政大與社會上具爭議性的議題,蒐集不同聲音,盼民眾聆聽多元意見。(圖╱許閔淳攝)

舞台像靈堂? 政大音樂節遭施壓拆除布條

政大音樂節主舞台,兩側布條大大寫著「今晚我們都閉上嘴,暫時別跟我談未來」,竟惹來像靈堂的評價。
政大音樂節主舞台,兩側布條大大寫著「今晚我們都閉上嘴,暫時別跟我談未來」,竟惹來像靈堂的評價。

明(3)日登場的「暫時別跟我談未來」政大音樂節正加緊架設舞台,但開幕前夕卻傳出校方接獲民眾電話投訴,表示其主舞台兩側布條看起來很像「靈堂」,因而向音樂節團隊要求撤除,引發學生一片譁然。據悉,稍早指導教授陳儒修已與主任秘書王文杰協調完成,並宣布不會拆除布條,保留至演出結束。

首屆政大音樂節實為修習「娛樂產業與新媒體創意」一課學生所舉辦,該課為傳播學院開設之選修課程,修習學生約達150人,並獲許多校友贊助支持。本次主題訂為「暫時別跟我談未來」,邀請不少獨立樂團演出,體育館前的舞台兩側掛著「今晚我們都閉上嘴,暫時別跟我談未來」布條。

然而,今早陳儒修於策展團隊臉書社團中發布通知,表示因應「外界一些聲音」,打算將舞台兩側布條拆除,並稱「字條事小,破壞整個演出事大。BJ4(不解釋)。」雖未明言原因,但據可靠消息來源指出,是學校接獲民眾電話,認為黑底白字的布條看起來像「靈堂」,因而施加壓力要求拆除。

舞台組負責人之一、傳程三張育珊表示,前幾日廠商便私下反應,曾接獲意見表示舞台很像靈堂,希望策展團隊盡快處理,否則臨時更動舞台很不方便。她認為,由於舞台背幕要做為投影之用,所以留白,要是拆掉兩側布條,整個舞台就沒有任何主視覺和標語,很難接受。

「這場活動因為校友贊助的關係,活動計畫已經東砍西砍,現在連主視覺都要砍。」張育珊無奈地表示,5月初也曾有校友認為「暫時別跟我談未來」略為負面,希望更換較為正面積極的標語,但當時開會討論後仍維持決議。她質疑,整個視覺都有公開,指導老師也同意,為什麼到最後才要拆掉,「現在有很多謠傳,外界是什麼外界?不要只有BJ4來打發我們。」

修課學生傳院二施又文認為,許多校友沒有深入了解這次音樂節概念隱含的意義,以及想表達的內容,僅一味用守舊的態度去否決整個年輕世代,「政大不是30、40年前的那個政大,時代會變,但看來校方都還沒有這樣的準備,類似衝突只會不斷發生。」

然而另有一說指出,因為本周日(5日)即是畢業典禮,校方是顧慮舞台拆除時程與典禮當天動線安全問題,與校友無關,並稱校長周行一昨日才得知舞台搭在體育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