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的、是我的 樂活小舖

是你的、是我的 樂活小舖

 

 你知道位於麥側的男士理髮部已經開業於政大超過四十年了嗎?且員生消費合作社以前其實位在樂活小舖,而集英樓一樓曾經是生意極佳的牛排店!政大在指南山下一甲子的歲月,由樂活小舖的店家們共同見證,究竟樂活小舖是如何構成今日規模,其內的商家們又提供了哪些便民服務?讓《學聲》帶你走入樂活歷史,一一認識這群駐守政大多年的老朋友。

 

 樂活,一詞源自LOHAS(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意即以健康及可持續發展的型態過生活。樂活小舖,便是一處提供LOHAS這種生活態度的存在。在這裡可以滿足許多生活大小事,或許你心中有其他選擇,但不可否認的是, 樂活小舖提供了我們最基本的生活需求。無論服務項目、價格或是人情味,我們總能在腦海中找到關於樂活小舖的記憶。

我們習以為常的樂活小舖,在2007年以前是沒有名字的場所。(圖/謝昕宸攝)

幾經輪轉 無名小築成長史

 走過午餐時段熙來攘往的麥側,各式友會、系院在一側擺起攤位,五花八門的字板透露青春氣息;另一側,樂活小舖默默勾勒校園一隅的日常故事,細數著在政大的無數年頭。

 

 樂活小舖佇立於麥側已逾半百,數十年沒有特別名稱,各店舖聚集於此,直到2007年,一旁的學校倉庫改建為現在的學生社團活動場所「樂活館」,樂活小舖才因此得名。樂活小舖和周邊的憩賢樓、巨流政大書城等相同,在2007年交接由總務處管理之前,皆由員生消費合作社(下簡稱合作社)代為管理。

 

 「合作社當時是幫助校區滿足其他(生活)機能,就像二房東一樣,幫忙去收場地費,學校有什麼需求我們就贊助學校。」合作社理事主席彭立忠表示,當時合作社就曾替學校添購運貨用貨車。後因政策改變,國立大學收的學雜費不需再上繳教育部,教育部補助學校的經費則相應減少,而學校為了擴增校務基金,將樂活小舖經營權收回,轉由總務處事務組負責管理。

 

 相較現今格局,樂活小舖中商家歷經數次轉變。約在1990年代,體育用品店及鐘錶眼鏡行位於建築物二樓,一樓則為現已歇業的政大書城(後由巨流政大書城取代)。當時,合作社現址的集英樓一樓為曾受校內師生極大歡迎的牛排店「鬥牛士」。位於樂活小舖一樓、麥側最外處的男士理髮部始終未改變位置,卻曾更替過幾位經營者,2014年,在總務處主持重新招標下,完成最近一次的經營權轉移。

 

 如今,已營業超過二十載的體育用品店與鐘錶眼鏡行搬至一樓,與金盃早餐店並列資訊大樓對面,往地下一樓走,是經營十多年的影印部。至於麥側一面,除了原有男士理髮部,其右側新加入了男女美髮部,二樓原有的九間育成中心培育室,隨著研究暨創新育成總中心的落成而空出, 留下心路洗衣坊。去年六月,國際合作事務處體認到國際生需要,在二樓新設穆斯林祈禱室,為樂活小舖注入新意。

 

歲月認證 樂活老舖憶難忘

 環顧現在的樂活小舖,店家多元並陳,但幾十年來,始終有幾道身影持續守護著政大的師生們。合作社,正看盡了政大數十年來的風雨,而這屹立不搖的建築,在附近居民與政大師生的眼裡, 究竟是何種模樣?

 

荷包保衛戰——員生消費合作社
架上琳瑯滿目的商品,是合作社精挑細選後,提供社員最優惠的選擇。(圖/李承樺攝)

 琳瑯滿目的貨品、富有秩序的條碼聲、時而出現的優惠活動⋯⋯這是合作社的日常。早晨,店員阿姨穿梭於貨架之間,將一項又一項的商品放上架。而後,伴隨著「叮咚」的電動門聲,客人們走進,最後心滿意足地帶著商品離開。日復一日,合作社就默默地守在校園一隅,維持著周遭人們的生活機能。若以一句話形容合作社的功能,彭立忠說:「合作社就是幫忙把關與議價, 並篩選有品質的商品給政大的消費者。」

 

 「合作社的東西很便宜,雖然種類不多,但滿會選貨的。」經常光顧合作社的傳院一黃彥晨說, 在合作社消費的確可以省下許多開銷。對此,彭立忠表示,合作社的利潤就是一成,因為租金低廉、開銷不大,減少的成本就直接反映在價格上,「不去剝削消費者與供應商,大家互信互利,這才是合作的精神。」彭立忠如此說。

 

 彭立忠說,教育部曾經來視察,質疑學校讓合作社承租的價格過於低廉,沒有好好發揮空間的經濟效益。然而,彭立忠認為合作社的宗旨就是照顧學生與教職員的民生需求:「若今天學校租給外面店家,他們為了利潤,商品價格一定會升高,那些差額都被企業賺去,也不會回饋到員工身上,到頭來還是消費者最吃虧。」

 

 但現實狀況往往不那麼理想,現在合作社的營運遇到瓶頸,寒暑假將近四個月的空窗期,合作社依舊全年無休,彭立忠希望師生能更加善用合作社,也建議政大校方能仿照其他學校,將一些行政事務如文書或團訂等交付給合作社,讓其發揮更多功能。

 

 「若合作社營運不善,將是學生的一大損失。」彭立忠表示,在價格取勝的資本主義社會,勞工與原料商被壓榨的現實被廣告行銷隱去,合作的理念應該要不斷被推廣,不能抹滅。此外他也認為學生可能是因為不夠了解合作社,所以來訪的次數低,因此未來除了合作社本身將提供更多元的商品滿足學生需求,也希望新生週等活動能多加推廣合作的理念,達到雙贏的局面。

 

想剪花盆頭得排隊——男士理髮部
理髮部現有六位理髮阿姨,每人都有專屬的工作臺,臺前鏡子上各貼著阿姨的號碼。(圖/李承樺攝)

 走進此處,便可聽見理髮阿姨熱情的招呼,電動剃刀嗡嗡作響混雜清脆俐落的喀擦聲,偶爾配上電視從早到晚放映的台灣古裝電視劇,這是男士理髮部(下稱理髮部)再日常不過的景象。

 

 過去90元的低廉價格,換來一頭乾淨清爽的髮型,是不少政大師生與周遭居民在理髮部的共同回憶。多年以來,理髮阿姨來來去去,室內曾重新裝潢過,價格也漲到110元,但方便又平價的印象始終存在居民心中。長期光顧理髮部的居民侯先生就說:「這裡就是物美價廉又方便,在這裡剃久了也習慣了。」而彭立忠對於理髮部的印象則是千年不變的髮型:「就是很高,然後上端剃平,學校的男生去理都是同樣的髮型,那形狀很像花盆,所以我們都戲稱那叫花盆頭。」他一邊大笑一邊說著。

 

 對於理髮部,侯先生可是有滿滿回憶要說:「現在學生都叫它毀容院,但居民們都覺得很方便, 有時候你給要求她也會配合去做。」他說,自己大概兩個月來理一次髮,有時也會順便修面,最初是給當時的六號阿姨剪髮,後來就習慣了六號的位置,即使二十年來換了好幾個人,這裡卻始終是他的專屬座位。

 

 「現在這個六號待最久,很熟,我坐下她就知道該怎麼理了。」他表示,六號阿姨比較會招呼客人,生意自然也比較好,「其實也不是技術特別好,因為她忙著招呼客人的時候就會不專注,然後失手。」侯先生有點無奈地笑著說。

 

 「孩子小的時候也會帶來這邊剪啦。」一旁的侯夫人回憶著,那時兩個孩子去剪頭髮,照理來說應當要有兩位理髮員,但六號阿姨就會說:「啊那兩個兄弟等一下。」表示這兩個客人她要了, 因為她們按件計酬,多收幾個客人就能抽比較多成,「理髮部的生意也是很搶。」侯夫人說著。

 

 到理髮部剪髮,對侯先生來說已經是種習慣,他分享:「曾經想過去其他地方剪,但還是習慣在這,因為其他店都很遠也比較貴,這裡三五步路就到了。」他偶爾路過的時候就會去看看,要是人太多就會改天再來,有時候一個禮拜、兩個禮拜就拖過去了,但習慣就好。

 

 不過,侯先生也表示:「還是希望設備可以提升,像是顧客在等的時候如果有沙發能坐著休息會更舒服。」他認為畢竟人多時就是需要等待, 若再幫顧客多想一些,生意一定可以更好,「顧客為尊嘛。」

 

溫情傳遞 樂活暖鋪展關懷

愛心工廠洗滌心靈——心路洗衣坊
心路洗衣坊的員工在櫃台負責檢查衣物,也方便第一時間招呼客人。(圖/李承樺攝)

 「歡迎光臨!」剛踏上樂活小舖二樓便能聽見心路洗衣坊的店員大聲招呼,隨即他們又別過頭去認真地忙於自己的工作。

 

 心路洗衣坊是財團法人心路社會福利基金會的庇護職場之一,目的為幫助身心障礙者在受保護的情況下走入職場。在庇護職場中主要會由一位就業服務員(下簡稱就服員)帶領四至五位的身心障礙者一同工作。而目前台北市已設有四家心路洗衣坊,其中一家便位於政大樂活小舖,於2001 年設立。

 

 「他們(身心障礙員工)的工作是負責檢查衣物,檢查過後再送回中央庇護工廠去洗。」就服員陳小姐說,他們一整天的工作內容從客人送來衣物先做排序與檢查衣物破損,後貼上標籤,再由就服員檢查無誤後歸類,待集貨達一定時間後統一送回中央工廠送洗。然工作難免有出錯的時候,「若遇到客人生氣就只能道歉,再看客人反應,真的有當場被罵過,他們都蠻習慣的。」擔任就服員五年的她笑說,這些狀況其實不常發生,就算發生員工也很冷靜,因為他們的資歷大多比她還久,見過的場面比她多。

 

 「我的職位可以說像是店長。」陳小姐說,目前四家心路洗衣坊由四位就服員各自經營,在庇護職場中,身心障礙者之於就服員如同員工之於店長一樣。就服員每一年要接受90小時的課程訓練才具備服務身心障礙者的資格,然而,並非每一位身心障礙者都有機會進入庇護職場工作,「基本上是情緒管理、行為舉止、交通能力等基本能力ok才會來到門市服務。」她表示,通常各方面表現穩定的身心障礙者就會在庇護職場一直待著,若表現好就有機會轉介出去到一般職場。但由於轉介出去需要考量工作成效、環境適應、行為與態度、家屬轉職意願等諸多層面,因此身心障礙者轉介到一般職場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在庇護職場中,每日工時約六到八小時,中午固定休息時間一小時,與一般職場無異。同樣地, 經營心路洗衣坊也會面臨營運的壓力,「大環境景氣不好。」陳小姐無奈地說,許多人為了省錢而減少送洗次數,以及洗衣店之間削價競爭等原因,導致心路洗衣坊在經營上曾有一段時間面臨嚴重虧損。「生意起起落落,去年生意不太好……所以最近在外面發傳單啊!」如同陳小姐所說,近日常常能看見心路洗衣坊的員工穿梭在校園各處發傳單,以期提升洗衣坊的營收,「當然希望業績能穩定成長,能夠打平收支或是盈餘多一些就行。」

 

 陳小姐分析,心路洗衣坊的客戶來源大多是學生、老師與附近住戶,許多學生社團的衣物也會託給他們處理,政大附近的居民羅先生說:「一個月大概來這邊洗衣兩次,主要是襯衫、西褲、外套,很方便。」,同樣也住政大附近的侯小姐也說:「它(心路基金會)的一些孩子踏進社會,可能社會化還有些不足,在那邊也許就能夠獲得、學得一些技能,也還不錯。」許多心路洗衣坊的顧客視方便與支持為首要考量,滿足生活需求也能做愛心。

 

 雖然心路洗衣坊生意在近年來逐漸下滑,但陳小姐說:「這邊工作環境很peace(和平),無論是員工與客人,工作各方面都很單純,以服務他們(身心障礙員工)為主,一切平安就是最好的事情。」她也表示,未來仍會繼續擔任就服員服務他們、服務客人。

 

異地中的家鄉——穆斯林祈禱室

 在2017年6月,樂活小舖增設了一間新的空間— 穆斯林祈禱室。祈禱室是因應政大穆斯林學生的宗教需求所設立,讓穆斯林學生可以利用該地進行禮拜。

于麗娜和丈夫、女兒共同生活在臺灣,祈禱室讓她感覺在這裡受到了歡迎與接納。(圖/鄭宗祐攝)

 「以前對我們來說不太舒適,因為沒有地方可以祈禱。」就讀亞太研究英語碩士學位學程的于麗娜表示,在祈禱室設立之前,穆斯林學生要做禮拜只能找學校無人的空間進行,舉凡空教室、樓梯間甚至是樹蔭下,都可能成為穆斯林學生的禮拜空間,校內欠缺祈禱空間對他們來說造成諸多不便,「地點是個問題,我們有時在緊急逃生門祈禱,因為那裡沒人。」另外,心理二魏熙純也說:「如果是在一般空教室的話,反而會有點擔心打擾到別人。」

 

 「我們學校要成為一個友善的校園,對國際生各個需求上面要有所規劃。」祈禱室的推動者、國合處國際教育組助教張訓明說。當他與穆斯林學生聊天的時候,發現了他們對禮拜空間的需求。張訓明表示,雖然穆斯林學生有這方面的困擾, 但他們沒有直接請求學校要為他們設立一個空間,而是透過詢問的方式來表達需求。張訓明彙整了許多穆斯林的意見之後,展開祈禱室的建設計畫。

 

 打造祈禱室的計畫耗時約半年,在設立期間張訓明找了很多的穆斯林學生和阿拉伯語言學系老師一同來規劃祈禱室的設計。從找尋空間到空間佈置,大家都共同參與,「助教(張訓明)有來問我關於毯子的樣式與大小,他人很好,真的。」魏熙純說。當好不容易找到樂活小舖二樓的空間時,卻又發現環境相當不理想,「原本是創新育成中心的一些廠商,當我們去的時候只剩下一兩家,簡單來說那就是廢墟啦!」張訓明說,許多廠商從樂活小舖撤出,未經整理的閒置空間看起來相當凌亂,因此他拜託總務處協助改善硬體設備問題。

 

 除了將地板重做、油漆重新粉刷、樓梯間重新整理之外,張訓明也幫穆斯林學生採買禮拜要用的地毯,其中最讓穆斯林學生感到窩心的是特別設計的「水槽」。當穆斯林在做禮拜前,必須先做小淨(Wudu),將手、腳以及臉部洗淨才能開始做禮拜。而由於一般水槽及腰,無法讓穆斯林方便洗腳,因此張訓明找廠商與學生一起討論水槽的設計,特別訂做穆斯林淨身專用水槽。「其他學校沒有特別提供淨身的地方,學生就去廁所淨身,但這裡有提供,我覺得這裡比較好。」于麗娜說。

 

 祈禱室的設立,對穆斯林學生來說特別有感,魏熙純說:「當學校開祈禱室的時候我們真的很開心,每次去到祈禱室就想到台灣人對我們的關心就覺得很感動。」于麗娜也表示:「我覺得這代表他們(學校)接受我們,很多國家有伊斯蘭恐懼症,但在台灣我們感覺不一樣,我們感覺你們接受我們原本的樣子。」學校這樣的舉動讓身處異鄉的他們安心許多。

 

 不只是穆斯林學生,張訓明也因為推動祈禱室深受感動與鼓勵,「在祈禱室開幕那一天,穆斯林同學很踴躍來參加,只要沒上課的幾乎都來了, 還找他們在別的學校的同學過來。」學生的熱烈反應,更鼓舞了他。「透過祈禱室這個案子我慢慢了解他們的需求、想法,越認識、越了解、越尊重,就會覺得越能欣賞他們的特質,就越想來協助他們。」他笑說。

 

樂在生活 常伴政大日移星轉

 樂活小舖中的店家多半經營超過十載,以大學商圈來看,來客量有限,營業日數也無法與在外開業相比,「扣掉假日、寒暑假,其實一年只有經營不到200天。」總務處事務組組長林幸宜坦言, 在校園經營並不容易。「這些店家是比較實用型的,跟我們生活切切相關,雖然不是說很亮眼, 但是跟生活很相近。」林幸宜表示,目前全校師生對樂活小舖的接受度頗高,現有模式將繼續延續。走過政大大半歷史,樂活小舖不只為政大師生、社區民眾提供各式生活機能,更是不少政大人獨有的共同記憶。

 

特別企劃:還有那些店

影印部

「很溫馨,有家的感覺,比起外面影印店更貼近學生。」   ——中文一 李振弘

在進駐政大之初其實座落樂活小舖二樓,原先的影印設備不像現在進步, 機台數量相對較少。影印部主要客群為政大師生,長期與學校老師配合印製自編講義,然近年校外影印店林立,削價競爭趨勢對該部衝擊頗大。影印部素來以「親切的服務」著稱,傳院一陳亮妘分享,自己曾經要寄送三十幾張大海報,「在影印部占用了櫃檯好久,櫃台阿姨卻仍慈眉善目地等我用好,讓我覺得安心與受照顧。」

金盃美而美

「有比較多套餐選擇,每次考試前都會去吃,真的會考很好。」  ——風管一 丁若晴

金盃早餐店其實三年前曾駐店在憩賢樓一樓,後來因租約到期而搬離,留下樂活小舖一家分店,當時撤出憩賢樓的消息傳出,不少學生可是十分不捨呢!金盃主要販售西式早點,有超過十種的套餐組合,在校外的早餐店人滿為患時,這裡低廉的套餐價格是另一項選擇。

鐘錶眼鏡行

「老闆服務很周到,我上次要去買墨鏡,他會很耐心的跟你介紹眼鏡的款式。」  ——政治一 李欣城

以樂活小舖的店家而言,鐘錶眼鏡行在政大的年資次居男士理髮部,但有趣的是,由於理髮部的經營權不斷轉移, 相較眼鏡行的老闆在政大一待就超過二十年,穩居政大店舖老闆年資寶座。目前店面多由店員看管,或許因為習慣在政大的生活,眼鏡行老闆不時會來店面巡視、整理。另外,許多同學也異口同聲地表示鐘錶眼鏡行所販售的商品比外界便宜,足見學生愛戴。

體育用品店

「我知道體育用品店的老闆有養一隻狗,他還跟我聊這隻狗的故事。」  ——傳院二 陳宣懿

原在政大外開店的體育用品店,後來搬進樂活小鋪二樓,再因書城搬至集英樓,體育用品店才移至一樓。「其實以前政大附近也有兩三家(體育用品店),後來都倒了。」老闆李先生表示,該店主要客群來自政大學生,當記者好奇詢問外來客比例,李先生瀟灑表示,「沒有仔細算過,我連帳都沒有在做了。」傳院一倪玄恩分享:「有些基本鞋款比外面便宜近一千元。」因售價比外面低廉,成為學生的購買體育用品的首選之處。

男女美髮部

「之前陪室友去,覺得美髮部的阿姨剪髮很仔細。」  ——傳院一 倪玄恩

從麥側面對樂活小舖,右手邊較小間的店舖即是男女美髮部,這兩家店雖屬同性質,但經營者不同,服務客群也有性別差異。網路上對於理髮、美髮部的評價兩極,多數學生對於美髮部有著先入為主的印象。然有曾至美髮部消費的學生表示,其實它並不像學生傳言中的這麼可怕,剪髮技術確實有一定專業,造型也令他相當滿意,對於客人的要求,會無數次的確認,以確保成果符合客人期待。

 

記者/彭勝緯、陳貞蓁、周經倫

編輯/周慈萱、楊姝姍、詹蕣瑗

(本文刊於《政大學聲》第2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