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一選舉/朱晏辰當選十七屆學生會長 野火陣線全壘打

四合一選舉/朱晏辰當選十七屆學生會長 野火陣線全壘打

  四合一選舉結果出爐,正副會長由二號朱晏辰、陳材瀚以739票、得票率61.02%,擊敗一號候選人林富睿、陳材瀚的472票,順利當選,而研究生學會總幹事則由傳播所徐子為連任,獲同意票140票。

  政大野火陣線在選舉中表現亮眼,校務會議學生代表及學生議員全壘打,六席全上。社長、政治二楊子賢以最高票278票當選校代,第二高票也由野火的林妤珊拿下,其餘校務會議代表及學生議員全數當選,然校務會議代表仍不足三席、學生議員也有高達十九席的缺額。

弟十七屆學生會正副會長選舉結果。
弟十七屆學生會正副會長選舉結果。

學生會正副會長

  「我覺得很欣慰,在我跑班、宣傳的過程中我收到了很多學生的建議,其中也覺得自己有所成長,真的很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與幫助。」當選後,朱晏辰希望著手整合學生會各部門,希望一改過去部門各自為政的情況,團結合作才能辦好更多事情。

  此外,他表示會兌現選前承諾,積極改變美食沙漠問題,與更多商家及憩賢樓廠商接觸合作,短期內也會推動勞權、性別等議題,促進討論,未來還會在聖誕節等節慶時規劃活動讓同學參與。

        談及錄音風波,朱晏辰說:「的確在敏感時刻找其他候選人談話很不好,對於造成學生對於選舉的不信任感到很抱歉,錄音檔我覺得也可以公開供大家檢視,但無論如何,對於這次的錯誤,未來我一定會努力改進。」

  一號候選人林富睿則很有風度地恭喜當選人,並期許他們能為政大做些改變。談到選舉過程,林富睿說:「在選舉期間我已經盡己所能,至少當面對我們的理想與堅持時沒有愧對自己,最後也抱持著這樣的信念抵達終點。」

  而下一步的規劃,林富睿及林辰弈都希望繼續參與學生事務,並讓學生會更貼近政大學生,「雖然我們還在思考,但無論在體制內還是體制外,我們都會對公共事務盡我們的心力。」

校務會議代表與學生議員

  校代第一高票的野火陣線社長楊子賢表示:「過去我們體制外的行動,校方通常都不理睬,也因此希望可以進入體制內實踐政見。」三位野火學生議員當選人張玟榕、羅凱翔、鄧世元也表示,期望進入議會後能努力推動「轉型正義」、「性別平等」等政見,並增修像是性別友善廁所的設置及選舉規範等仍不完善的法規。

  最後楊子賢強調,野火除了在體制內努力外,體制外的活動也會繼續推動。而面對未來的展望,楊子賢希望可以促進校代、議會中的合作,「希望可以互相支援彼此關心的議題,形成團結的力量,改變過去保守的立場,如此更能積極的爭取權益。」

  而其他校代當選人有不同目標,勞動權益促進會、政大種子社共同推派的校代當選人朱祐弘將著眼勞權議題,全力爭取成立校內清潔工合作社;校代當選人葉乃爾有學生議員與教務會議召委經驗,課程精實案及退學制度等議題是他關注的焦點。

  現任學生會權益部部長、校代當選人陳玟亘表示,本次當選人多是過去一起努力的夥伴,「期許未來能在校務會議上與他們肩並肩一同爭取權利。」同樣來自權益部的校代當選人潘郁涵也說:「把憤怒化為動力,才有改變的可能。」

研究生學會總幹事

  研究生學會總幹事方面,則由政大學生勞動權益促進會、政大種子社出身的徐子為當選連任,獲得同意票140票(得票率80.5%),但徐子為仍檢討:「面對還有34票的不同意票,我想無論於我個人還是勞權都是一個警戒,要虛心找出問題。」

  他表示,憑藉一股對於學生自治的熱忱,他決定待下來,希望在未來繼續實踐自己的理念,「這次當選的朱晏辰會長與我理念相符,而校代議員也多由異議性社團獲取席位,希望可以改變以前學生會溫和的立場,團結學生的力量,積極向學校、甚至是教育部爭取權益。」

投票率及參選率低迷

 面對本次低迷的投票率與當選不足額的情況,野火陣線社長楊子賢說:「要讓政大學生知道學生是可以在體制內做事情,讓學生有感,並促進大家對於公眾事務的關心與討論。」選委會則表示,他們正研擬促進投票率及參選率的方法,期盼未來能有更多學生能關心學生自治,補選時程也將在近日公布選舉公報。

賄選案關鍵錄音檔未公布 選委會:待討論

賄選案關鍵錄音檔未公布 選委會:待討論

學生會長選舉賄選案今(9)日做出判決,由於有錄音證據,選委會認定檢舉案成立,沒收二號候選人之選舉保證金。然而,兩人見面會談近三小時,錄音檔卻僅有半小時,令外界質疑一號候選人林富睿錄音之動機、時機、及談話內容,而這關鍵錄音檔仍未公開,選委會主委廖仁鐸表示公布與否仍需內部討論,最快明天才有結論。

判決書中提到,朱晏辰於錄音檔中曾說:「所以我們剛剛講到哪裡?就是……我是滿希望你可以先接部長,然後先退選,退後明年我再支持你。」因此選委會認定實有不正利益期約賄選行為,但朱也曾表示,當下並未有此意圖,僅是聊「心路歷程」時提到「曾經」有此想法。

對此,林富睿稍早於臉書競選專頁上澄清,由於朱在談話中提及希望他退選,認定對話有問題,因此半途開始錄音,保存證據,堅持朱確實表達此意圖,而朱雖證實林曾於對話期間藉故離開兩次,但不確定其是否去設定錄音。

據朱晏辰說法,對話前面部分皆為討論政見、分享心路歷程,故認定是簡單聊天。記者詢問朱是否充分表達當下未有要求其退選之意圖,朱則表示事情已過數週,若沒聽錄音檔,也記不得詳細內容為何。雙方各說各話,事件成為一場羅生門,廖仁鐸表示由於錄音檔為證據,能否公布、如何公布有法律疑義,欲請教相關專家,再行討論後才能決定。

此外,有關朱有意透過友人於交表前與林談話一事,判決書指出,林否認曾接到談話邀約,朱則表示,該友人曾對他說「沒約成」,並直接給他林的手機號碼,要他自行聯絡,他也未確認友人是否確實傳達消息。據選委會調查,該友人承認未履行朱的請託。

直至出刊(23:00)前,林富睿手機皆無法接通。

未命名1-01

一號候選人聲明全文。 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nccuvoteforlin/posts/1538824693089629

未命名1-01

選委會處分書全文。圖片來源/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0B26Nt5GTVXtKVEVHWTVBMFpad0E

學生會長選舉驚爆期約賄選 朱:談心路歷程時被偷錄音

學生會長選舉驚爆期約賄選 朱:談心路歷程時被偷錄音

 選前驚傳候選人期約賄選!政大選舉罷免委員會今(6)日發公告,表示正副會長候選人遭到檢舉,選舉延期,而一號候選人隨後承認為其競選團隊檢舉,表示二號候選人朱晏辰4月15日與一號候選人林富睿私下會面,以承諾權益部長職位為條件,換取其退選,有錄音檔為證,選委會已約談朱晏辰,著手調查。

林富睿在競選專頁指出,他應朱晏辰邀請會面,朱希望林富睿退出選舉,承諾當選後讓他擔任權益部長,並支持林明年參選。林富睿表示,朱晏辰行為符合期約賄選要務,且登記參選後還意圖以政治酬庸搓退對手,讓人痛心。他痛批,朱晏辰賄選行為,已嚴重侵害政大學生自治公正性,「從他賄選那刻開始,我掙扎至今,在選舉即將結束前,我發現這是我一路走來對於學生自治的想像做過唯一的折扣,也是最大的折扣。」

 朱晏辰回應,4月13日晚間得知對手欲參選後,幕僚便建議可找對方協商,藉整合兩組候選人,勸退其參選,朱隔日隨即透過友人聯絡林富睿,想與他聊政見與參選心得,林富睿表示沒空,但朱不死心。15日兩人約在風雩樓,但林富睿並未告知朱正在錄音。
 
 朱直至25日友人質問他是否曾與對手見面,談話內容可能違反選罷法?知不知道被錄音?他才恍然大悟。根據一位不願具名的幕僚證實,朱晏辰曾與他討論此事,他認為可與林富睿協商,但可行性不高,提醒朱磋商時須特別小心,最後還是在投票前夕遭對手存證爆料。朱坦言,現在回想起來有被欺騙的感覺。
 
 朱表示,當天談話時他清楚知道交表後不可能退選,所以當下並沒有搓掉對手的意圖,僅在聊參選的心路歷程時,提到曾希望與他商討整合退選的可能性,經林追問,朱才坦承想找他當部長。朱晏辰說:「我自己聽過錄音檔,那段話的確有瑕疵,但當下我知道不能讓他退選,也沒有這個期待和意圖,只是坦然心中想法,完全不知道他在錄音。」
 
 「我自己的發言不夠小心,而且時間點不對,當議長一年了,說完全不清楚選舉法規也說不過去,是我自己太不小心,還犯這種錯。」朱晏辰表示,他願意誠心向政大學生道歉,也會全力配合選委會調查。
 
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nccuvoteforlin/posts/1537984789840286
一號候選人聲明全文。 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nccuvoteforlin/posts/1537984789840286
朱晏辰7日午夜於競選粉專回應。 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makeNCCUbetter/posts/529001613975008
朱晏辰7日午夜於競選粉專回應。 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makeNCCUbetter/posts/529001613975008

 

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NCCUSAEC/posts/1088793284499559
政大選委會投票順延公告全文。 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NCCUSAEC/posts/1088793284499559

四合一選舉/正副會長參選人:朱晏辰、陳材瀚專訪

四合一選舉/正副會長參選人:朱晏辰、陳材瀚專訪
朱晏辰(左)與陳材瀚(右)。 圖/朱晏辰提供
朱晏辰(左)與陳材瀚(右)。 圖/朱晏辰提供

Q:晏辰第二次參選,有什麼想法?材瀚和晏辰搭檔的挑戰是什麼?

A(朱):因為抱持「大學生應該是推動社會與國家的一股力量」的想像,所以大一加入學生會,認為學生會可以讓社會更好,是組織學生去推動事情的團體,但實際參與後覺得學生會不太符合想像。我認為,學生會對沒參與的同學著力點很少,校園事件發生時,學生會沒辦法領導大家一起關心或做些什麼。但歷經課程精實、英語畢業門檻、校歌文化盃、野火226被撕海報等等事件,可看出政大同學對公眾事務的關心度增加,所以我認為此時是再次投入參選的好時機。

A(陳):我也是大一進入學生會,和晏辰同期,一下擔任議員,二上當副議長。任期結束後,我就短暫離開去參加系上活動,這次之所以和晏辰搭檔,是因為看到他的無限熱情。從我認識他開始,就看到他不斷幫學生謀福利,我覺得一個稱職的副手,對議題了解的程度要跟會長不分軒輊,才能發揮稱職的副手角色,因此淡出的這個學期就是我現在要積極彌補的空缺。從決定參選至今,也努力彌補各式議題,廣納各方聲音,希望善用自己公關與活動的經驗來協助晏辰。

Q:你們對政大之夜的想法是什麼?

A:我認為,學生會要做的事情,就是做學生想做的事情,因為我們是由一萬多名學生選出來的代表,我們也收學生會費、拿學生的錢,所以學生希望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

政大之夜往年參加人數有800至1200人,是全政大參加人數最多的活動之一,而且不只這些人想參與,從數字看得出來,很多政大學生的確需要這種娛樂性活動,未來選上之後,我會主動舉辦。許多議員癥結70萬太多,那我們會尋求節省預算的方式,例如過去是外包給公關公司找藝人,現在改成活動部自己接洽,壓低成本,而學生會的機制是三權分立,需要民意的雙重認證,如果議會真的順應他們看到的民意,否決預算,我也會尊重議會做出的決議,看是否要辦。

Q:過去學生會沒有「社團委員會」的組織,你們創立社團委員會的宗旨為何?之後會有什麼具體的作為?

A:現在學生會有系學會暨社團補助,之所以會希望有社團委員會,是想讓社團補助常態化,現行只有期初可以申請,最理想的目標是學期中任何時間都可以交企畫書,進程是每個月固定時間繳交,避免社團可能在期中才想到很好的活動或企劃,但補助時間已過。再者委員會是合議制,較有公信力,不會說權力集中在首長,希望透過委員會舉辦社團茶敘、參與課外組社團例會等等,主動蒐集社團意見。

IMG_6678

Q:過去已曾有許多候選人提過「性別友善廁所」的政見,你們認為要如何在這一屆落實這個政見呢?

A:以學校考量,廁所整修會有時間成本,例如某個廁所整修,那該層樓就有一段時間沒廁所。考量校務基金後,我們知道學校會推大學城計畫,指南校區會有新的大樓,台大的方式是在校內立法,未來新建大樓,廁所要符合性別友善,我們也效法台大,未來設計的建築一定要有。現有的部分是讓大家能認同、使用性別友善廁所,理想的性別友善廁所應該長得類似摩斯漢堡的廁所,印象中是沒有標性別標誌的,不會有人知道你進去之後是使用什麼樣的便器。

Q:有些學生認為,你們的政見多為議題性的「打高空」,比較缺乏有感政策,你們怎麼回應?

A:議題並不能只看「關注度」,也要考量「影響性」,例如廢除英語畢業門檻或課程精實,對全政大都有影響,許多有感政策如飲水機、宿舍熱水問題,可能是存在許久,相對難解決的問題,學生會也每年都在做,未來我們也會一直延續下去,但這種我們就不會特別列在政見裡,我們自己也還是有推出所謂比較有感的政策,例如開放後門讓機車可以騎上山,或讓學生票選憩賢樓進駐廠商等。

四合一選舉/正副會長參選人:林富睿、林辰奕專訪

四合一選舉/正副會長參選人:林富睿、林辰奕專訪

會長候選人林富睿、副會長候選人林辰奕

13119983_1757055994527982_424180835199209282_o

Q:請簡單說明一下參選學生會長的動機?

A:擔任學會權益部部員時,有件事對我啟發很大——安九熄燈事件。在與校方協商時,我才發現學生會可以做更多這種讓學生有感的事情。學生會似乎比較少關注這些生活上的議題,像是這次的熄燈、宿網、熱水等,反而耗費很多人力在蔣公、校歌等議題,相對這些我比較認為是「高空」的事情,我會更關注在改善生活品質上。

Q:對你所認為比較「高空」的議題,如英畢門檻、ETC、蔣公銅像或校歌,有什麼想法嗎?

A:我們當然也會關注這些,但老實說部分學生平常要忙自己的事,像之夜、跳舞等,所以比較不會關注什麼ETC、課程精實等,因此政見裡有「全民部員」這項。由於上學期權益部人手不足,讓我進一步思考,為什麼要區分權益部部員跟學生呢?「全民部員」的構想,譬如我在交流板招工,對這個議題有興趣的學生都可以進來社團一起討論,開放讓大家當權益部部員,讓大家有權利能跟校方開會,擁有發言權。學生可以把權益部當作一個平台,而不用委託社團發聲,來權益部就好了。

a-9

Q:接下來想針對政見做詢問,像是學生會透明化這項政見,可以說明一下嗎?

A:因為我一直覺得大家可能不知道學生會在做什麼,但其實我知道學生權益部很辛苦,譬如我們每周都需要開例會。我認為我們可以整理例會內容,並公開讓學生知道我們的作為,變成一個玻璃櫥窗,不管他們要不要看,我們就是公開的。再來我也會寫會長日誌,希望能更貼近學生,達到學生會和學生站在一起的這個目標。

Q:可以說明一下學生會會費退費這項政見嗎?

A:首先我們要釐清到底為什麼要收學生會費,我認為這像是基金會的概念,如果大家能認同學生會,就不會要求退費。我提退費的這個政見看似矛盾,但我是想透過退費的這個過程,讓學生思考學生會費的意義,如果真的想退費的我可以退給他,但是最後希望能喚起學生思考這件事。

Q:政見中有幾個有趣的概念,其中政大制服日還蠻特別的,為什麼想辦這個呢?

A:我不希望我們學生會總是辦像政大之夜這種活動,學生可能來聽聽音樂吃個東西就走了,沒有真的參與的感覺,所以我想讓學生有參加感,在制服日前一個禮拜可能從家鄉寄制服上來,一早起床能穿制服參與這個活動。

Q:但制服往往被批評具有威權意味,以及個體性或特殊性被一致化的象徵,在一些廢除制服的聲音下,你要怎麼回應將制服帶回大學的反對呢?

A:我非常認同這件事,但不可否認的是我們高中的確穿制服上學,我想緬懷的是上學的記憶這塊,而不是歌頌權威的力量。再來我希望讓這個活動能更輕鬆,所以想配合一些主題周,譬如告白周或青春周等,也可以選出最具特色的制服,可能有些人覺得制服是威權化的象徵,但有些人不覺得,希望藉此在面對制服日這件事情更輕鬆。

a-20

Q:體育友善空間的政見是被什麼激發的呢?對體育館的整修有什麼看法?

A:這大部分是由辰奕構思的,我們希望在棒球場及籃球場中間能做個飲水設備,不然放置水桶也好,不然每次運動時都要走到體育館或是綜院裝水,我們希望學校能正視這個問題,當然我們也在查詢一些水利法之類的。

校方雖然有替代方案像是四維堂之類的,但我覺得那遠遠不夠,所以我想活化校園閒置空間,像是井塘旁邊以及百年後面的停車場等,不只球場,也能開放其他活動,像是種菜等。最後是希望能辦理一個各系隊的場協,雖然系隊很多,但若使用時間能錯開,就能將場地做充分的運用。

Q:最後能說一下對於這次選舉的期待嗎?

A:我們這次是希望能增加投票率,輸贏其實我沒有很在意,而是希望能讓學生注意到這些事情,也希望能有更多非學生自治典型的人的新想法,不是說資深的人不好,而是像辰奕就能看到一些比較不同,但貼近學生的想法。

(文╱阮怡婷、李宜蓁)
(圖╱許閔淳攝)

* 候選人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nccuvoteforlin/